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王東柳傾城 > 第511章 敲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王東柳傾城 第511章 敲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怕他們不怕我?是我王東不配了,還是你李老闆眼光高了?”

王東半眯著眼睛,嘴角卻是揚起一個弧度,滿臉笑吟吟的盯著李相赫。

聲音明明冇有半點冷漠語氣,卻讓李相赫額頭上汗珠都冒了出來,如坐鍼氈,多待在這裡一秒都是煎熬。

他慌張的擦了擦冷汗,想要解釋,卻發現舌頭莫名的跟打結了一樣說不出話。

王東可是把他剛剛說的話一清二楚的都聽到了,這時候解釋能有什麼鳥用?人王大師是會安安靜靜聽你講道理的人?

“咳咳,景總,你說兩句。”

李相赫目光哀求的看向了景萬霖,心裡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這殺神在門外偷聽,他就不當這個出頭鳥了。

現在好了,槍打出頭鳥,被王東笑吟吟的盯著,比把他架在火架上烤還要難受。

他哪知道以王東的實力根本不屑偷聽,隻不過是路過的時候耳朵動了動就聽到了。

景萬霖瞅著李相赫那一臉衰樣,心裡覺得好笑,你這老東西也有翻了船的一天。

“王先生,我跟這位李老闆不熟,他讓我說兩句,我也不知道說什麼,就提前祝王先生新年快樂吧。”

景萬霖一本正經的開口。

李相赫頓時眼珠子都瞪圓了,景萬霖前麵跟郝大爽劃清了接線,郝大爽的下場是被王東打得半死。

現在這貨又迫不及待的跟他劃清界限,豈不是意味著他李老闆要步郝大爽的後塵?

可人家郝大爽下場再慘,好歹有郝家做靠山,骨頭是斷了幾根,小命好歹是保住了。

他李相赫後台有誰?他的後台就是他自己,光棍一個,王東今天就是活劈了他今天也冇人會幫他說句公道話。

“景總,我們兩家合作十幾年,你我更是情同手足,你怎麼能如此不近人情,快幫我說兩句好話吧……”

李相赫汗如雨下,臉色都發白了,這時候如果有地洞的話,他恨不得趕緊鑽進去,祈求王東千萬彆發現他。

“哦,你我情同手足?有這事嗎?不太記得了。”景萬霖努力回想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跟你不熟,彆來沾邊!

你李相赫不是趕著跟我撇清關係嗎?那就撇清關係好了,現在王大師在這裡,我不落井下石就不錯了,還想讓我幫你求情?你多大的臉呐你?

李相赫頓時麵如死灰,頹然的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他覺得自己這次算是栽了,在劫難逃。

趙忠龍悻悻的捏了捏裝進口袋裡的那粒鼻屎,他忽然覺得這玩意不噁心了,此時此刻,這粒鼻屎就像是他的護身符一樣。

反正跟嚇得滿頭是汗的李相赫比起來,他覺得自己現在這狀況似乎還算不錯。

現場不少老總都暗暗慶幸,幸好冇像李相赫和趙忠龍這兩個**一樣。

他們雖然也怕郝家和牧家會報複牽連到他們身上,但那兩大家族真要報複,一百分的力氣有九十九分都是使在王東和景萬霖的身上,隻剩下一分的力氣會用在他們這些人身上。

他們這裡有這麼多人,這一分力平均分擔一下,大家頂多也就出點血,不至於到傷筋動骨的地步,隻要跟王東和景家劃清楚界限,就冇他們什麼事了。

現在好了,李相赫和趙忠龍這倆腦子裡不知道是長了瘤子還是灌了潲水的蠢貨,得罪了王東,那下場能好纔怪了。

眾人不由得心中默默為這兩人默哀起來,同時挪了挪屁股,儘量在距離上離這兩衰神遠一點,免得沾了晦氣。

李相赫環視了一圈,滿堂賓客,除了趙忠龍這個倒黴蛋之外,冇一人敢幫他說話。

而剛剛跟自己建立革命友誼的趙忠龍,現在似乎有了鼻屎這免死金牌,已經不在跟他同一陣地了

李相赫突然悲從中來,滿臉苦澀:

“王先生,我剛剛隻是…隻是一時嘴賤……”

“一時嘴賤,就讓我去給調戲我姐姐的畜生賠禮道歉?”

王東依舊咧嘴笑著,他越是笑,李相赫心裡越是發寒,已經不僅是腦門上冒汗了,身上都已經被嚇得濕透了。

這傢夥剛剛揍郝俊和逼得牧霆玉下跪的時候,就是這麼笑的。

噗通!

李相赫心理防線崩潰,兩個膝蓋直接重重跪在了地上,掄起巴掌直接往自己臉上狠狠抽了起來。

“王先生,我真是一時嘴賤,我是被豬油蒙了心,纔會說出那種蠢話。”

“叔叔王先生饒我一條小命,讓我做牛做馬做什麼都可以!”

“王先生,求求你了……”

大嘴巴子啪啪抽在自己臉上,王東不開口,他就不敢停下來。

“哎,李老闆,你這是乾什麼?我又冇說要把你怎麼樣,隻是跟你開個玩笑而已,冇想到你這麼不驚訝,趕緊起來吧,我王東從不對自己人下手。”

王東擺擺手。

李相赫卻不敢起來,帶著哭腔道:“王先生,我真的知道錯了,我剛剛不該……”

“行了行了,羅裡吧嗦的,趕緊起來。”

見王東有些不耐煩了,李相赫確定他不會對自己下手之後,這才悻悻站了起來。

剛剛還風風光光的李老闆,此時此刻,臉已經腫得像半個豬頭了。

景萬霖心中暗暗吃驚,王東什麼都冇有做,隻是說了幾句話,就做到了殺雞儆猴的效果。

這份禦人的火候,比他景萬霖高了不知道多少倍。

當然能達到這個效果也跟實力有關,假如他景萬霖有宗師的實力的話,在場也冇人敢逆著他來。

“各位老闆,大家都是生意上的夥伴,不必拘謹。”

王東示意李相赫坐下後,笑嗬嗬的朝著眾人開口。

不必拘謹?

你這殺神在這裡,不拘謹纔怪了。

眾人表麵客套著,心裡則是打定主意,絕不能惹這衰神,誰惹誰倒黴。

“其實我這次過來,隻有一句話要告訴大家,大家都是生意人,就談生意上的事。”

“做我王東的朋友,我絕不會虧待大家,更不會對自己的朋友下手。”

“但倘若是,誰敢吃裡扒外,背地裡搞小動作,破壞我們的友誼,那麼我絕不姑息!”

“至於下場會如何,大家都是生意人,我想大家心裡都有桿秤,你們說對吧?李老闆,趙老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