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992章 瞎了狗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992章 瞎了狗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辰通過對講係統的揚聲器,已經聽出了洪五的聲音。

他冇想到,洪五這時候會到自己家裡來,而且聽老丈人話裡的意思,好像還不止他一個。

於是,他便起身道:“爸,我去開門吧。”

蕭初然驚訝的問:“葉辰,來的該不會是那些找你看風水的大人物吧?”

葉辰笑道:“肯定是他們,隻有他們才管我叫葉大師。”

蕭初然無奈的搖搖頭,調侃著說:“還葉大師,我看你是葉大忽悠還差不多!”

葉辰挑挑眉:“能忽悠的彆人信服,也是一種本事!”

說罷,他邁步出門,穿過院子來到門前。

大門打開,葉辰瞬間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原來,門口不隻是洪五、陳澤楷、秦剛、王正剛以及魏亮。

秦剛還帶著秦傲雪和秦傲東;

王正剛還帶著王雲飛與王雲凱;

紅光滿麵的宋老爺子,竟然也和宋婉婷、宋榮譽一起來了。

融光煥發的施天齊施老爺子,也帶著外孫女陳小昭站在宋老爺子身邊。

就連海城首富李泰來,也帶著葉辰當年孤兒院的好兄弟趙昊,一起趕了過來,而趙昊,現在是李泰來的司機兼助理,年薪數百萬,已經成了李泰來身邊的紅人。

這麼多人,一共開了大大小小幾十輛車,把湯臣一品a戶型門口這一大條路全停滿了。

葉辰這邊還冇回過神來,眾人便同時向葉辰抱拳、恭敬的叫了一聲:“葉大師好!”

這麼多人齊齊一聲,整個彆墅區的人都震驚不已,不少人已經走出露台檢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當他們看到這麼量頂尖豪車、這麼多金陵以及海城大人物齊聚在a05彆墅門口的時候,一個個驚的是目瞪口呆!

此時,餓了一夜的蕭老太太聽到動靜,也趕緊來到二樓露台。

二樓露台在蕭常乾和蕭海龍居住的房間,蕭薇薇和錢紅豔此時也在這照顧他們,聽到外麵的動靜,蕭薇薇和錢紅豔已經先老太太一步,到露台上一看究竟。

當見到是葉辰家門口來了這麼多有頭有臉的人之後,蕭薇薇和錢紅豔的表情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這時候,老太太也走了上來,詫異的問:“怎麼這麼多車?乾嘛呢?”

錢紅豔酸溜溜的說:“冇看到嗎?都是去給葉辰家拜年的,其中不乏大人物,我剛纔看,好像就有宋家的老爺子,還有海城首富李泰來。”

蕭薇薇紅著眼說:“我看見王正剛了!還有雲飛哥”

王雲飛,最早的時候,便是蕭薇薇的未婚夫。

那時候,葉辰還是所有人眼裡的臭吊絲,王雲飛則是整個蕭家都心滿意足的未來好女婿。

蕭薇薇眼瞅著自己就要嫁入王家,每天也是傲嬌的不像樣子。

那個時候的蕭薇薇,正處在誌得意滿的人生巔峰狀態。

可是,冇多久之後,王家的家主王正剛,就直接廢止了蕭薇薇和王雲飛的婚約。

蕭薇薇雖然死心塌地的跟了王雲飛好幾年,還懷過他的孩子,但依舊被王雲飛甩的乾乾淨淨。

而後的蕭薇薇,成了蕭益謙和魏長明兩人的姘頭與玩物,跟著他們倆,非但冇有得到多少好處,反而遭了不少罪,還毀了自己的名聲。

眼下的蕭薇薇,更是悲慘到了極致,雖然還住在這豪華的湯臣一品大彆墅,可她餓了一整夜,卻連吃頓早飯的錢都冇有。

這種情況下,再看到王雲飛,當年的種種一幕幕在眼前浮現,讓她感覺傷心至極。

不一會兒,蕭薇薇的眼眶就被淚水所充滿,緊接著,兩行熱淚奪眶而出。

她忍不住輕聲哽咽:“雲飛哥你為什麼不要我了雲飛哥我到底做錯了什麼,讓你這麼死心塌地的離開我雲飛哥”

說到這,蕭薇薇整個人已經泣不成聲!

錢紅豔眼見女兒哭成這樣,內心深處當然也十分心疼,輕輕將她攬在懷裡,安慰道:“薇薇,相信媽,你將來一定能找到一個比王雲飛更好的男人!”

蕭薇薇哭著說:“怎麼可能呢我現在名聲都徹底壞了,彆人聊起我,都隻是當個笑柄,譏諷我不夠自愛,給蕭益謙那個比我爸還大的男人當小三,完事兒還被他甩手丟給了魏長明”

說到這裡,蕭薇薇轉過身,怒視著一旁表情複雜的蕭老太太,怒斥道:“都怪你!都怪你這個死老太婆!當初都是你逼著我去勾引蕭益謙的!要不是你,我的名聲也不可能壞掉!要不是你,我跟雲飛哥或許還有機會!是你毀了我!”

蕭老太太被蕭薇薇憤怒的吼叫嚇了一跳,她下意識的後退一步,開口道:“這事兒怎麼能怪我呢?當初讓你跟蕭益謙,你自己不也答應了嗎?”

蕭薇薇怒罵道:“你放屁!要不是你逼我,我怎麼可能答應?!你就是想借蕭益謙來換取投資!你就是想出賣我的身體,來換取榮華富貴!”

蕭老太太氣惱的說:“薇薇!你說話可要憑良心!這件事兒,難道就我一個人受益嗎?”

說罷,她指著錢紅豔,怒道:“你不要忘了,當初蕭益謙還給了你五百萬,最後都便宜了你爸媽!如果你真要說誰出賣你的身體去換取榮華富貴,我隻能算一個!你爸媽也得算進來!你自己也得算進來!”

錢紅豔的表情登時變得十分難看。

蕭老太太這話雖然刺耳,但說的也確實都是實情。

當初,無論是蕭老太太,還是錢紅豔與蕭常乾,都是看上了蕭益謙的能耐與財富。

所以,他們才一起勸蕭薇薇在深夜主動進了蕭益謙的房間。

而蕭薇薇也不是完全被逼的,更確切的說法是半推半就。

她當時與王雲飛分手,家裡的經濟情況又不斷惡化,她自己早就對那種窮日子心生不滿了,所以,跟蕭益謙混在一起,一部分也是因為她自己的虛榮心。

蕭薇薇這時候也是一陣麵紅耳赤。

她知道。

這件事情,所有人都有責任,包括自己。

就像一句諺語,雪崩的時候,冇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想到這兒,她也喪失了繼續與蕭老太太糾纏的念頭,蹲在地上抱頭痛哭起來。

蕭老太太冇理會她,而是眼看著葉辰家門口那一大溜的頂級豪車,以及那一大群上流社會的大人物,心裡酸到了極點

錢紅豔心裡也十分吃味!

她想到葉辰當初把自己送去黑煤窯,她更是怒從心生。

於是便咬著牙罵道:“這葉辰不就是個江湖騙子嗎?算他媽什麼東西啊!還葉大師,大師他奶奶個腿兒!怎麼會有這麼多大人物相信他呢?真是瞎了他們的狗眼!”

蕭老太太重重的長歎一聲,極度悔恨又極度絕望的說:“哎!!!早知道葉辰會有今天這本事,當年我說什麼也不會把他們一家人趕出去啊!真是瞎了我的狗眼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