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965章 我真是葉家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965章 我真是葉家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965章我真是葉家人!

此時此刻,市郊的廢棄倉庫。

原本還不敢暴露自己身份的葉長敏,眼下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

她見吳東海一直不相信自己,於是急忙脫口說道:“吳先生,我真的是燕京葉家的長女,至於您剛纔提到葉辰是在福利院長大,這一點我也不否認,這主要是因為葉辰的情況十分特殊,他父親當年是燕京大名鼎鼎的葉長纓,這個您應該有所耳聞吧?”

吳東海心裡咯噔一下。

他心中暗忖:“葉長纓?!這可是我年輕時的偶像啊!當年的葉長纓,憑一己之力,讓葉家屹立全國之巔,甚至橫刀立馬、甚至壓住了歐美老牌家族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囂張氣焰,那個男人,當年在國內的商界,簡直就是神一樣的存在!隻可惜,葉長纓當年英年早逝,否則前途無可限量”

想到這,他皺眉看向葉長敏,開口問道:“你說葉辰是葉長纓的兒子?!有什麼證據?!”

葉長敏脫口道:“您難道不覺得他們父子二人長得很像嗎?兩人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這哪還需要什麼證據”

吳東海冷聲道:“你說的簡直就是廢話!我根本就不知道葉長纓長什麼模樣!”

葉長纓去世的時候是十八年前,那時候,國內的互聯網纔剛剛起步,平時想獲取什麼資訊,一般就靠電視和報紙。

但是,像葉家這種家族,電視和報紙一般不會直接報道,所以,關於這些大家族的事情,基本就靠上流社會的口口相傳。

當時吳東海又在蘇杭,所以根本就冇機會見到葉長纓,隻是聽說了葉長纓的諸多事蹟。

所以,他哪裡知道,葉辰跟葉長纓長得到底像不像。

葉長敏隻好說道:“您剛纔也看了我的身份證,我叫葉長敏,燕京人,‘葉’字是我的姓,至於中間的‘長’字,是我的字輩,我有兩個哥哥、兩個弟弟,大哥葉長空、二哥葉長纓、三弟葉長纓、四弟葉長俊,還有個妹妹叫葉長秀,這些都是千真萬確的!我真是葉家人啊!”

吳東海皺了皺眉。

葉長纓他早就如雷貫耳,葉長空他也早有耳聞。

他心中不由嘀咕起來:“這個女人說的,難道是真的?!如果是,那我豈不是闖下了彌天大禍?!萬一葉家到時候追究下來,吳家怕是就得家破人亡了!”

眼看吳東海表情陰晴不定,而且難掩緊張的情緒,一旁的蕭海龍有些驚住了。

他低聲問蕭常乾:“爸,你說葉辰那個吊絲,該不會真是葉家的人吧?”

蕭常乾皺著眉頭,認真說道:“這個我也不知道,乍一聽感覺不可能,但仔細想想,好像也不像是假的,不然這個女人又是從哪冒出來的呢?她就算不是葉辰的姑姑,起碼也跟葉辰有一定的關聯!”

蕭海龍連連點頭:“有道理!”

馬嵐此時也有些雲裡霧裡。

她本來對葉長敏說的這一切都嗤之以鼻,但聽葉長敏說的越多,她就覺得好像越真實。

她心中也不由暗忖:“媽呀,難道我那個女婿,真的是頂尖大家族淪落在外的少爺?!這如果是真的,那我以後豈不是要飛黃騰達了?!”

馬嵐心裡頓時興奮起來。

可是,片刻之後,她心裡的那份興奮,便立刻被滿滿的絕望所替代。

她看著周遭這些用心險惡的人,心中哀嚎不已:“哎呀我這個命怎麼這麼苦啊,好不容易女婿有大本事了,我卻被這幫王八蛋給綁了,萬一他們真把我送進黑磚窯,我以後可怎麼辦啊?葉辰回來救我嗎?!”

想到這,馬嵐心裡忽然意識到,自己以前對葉辰太差了。

她想到自己以前對葉辰頤指氣使、呼來喝去,甚至各種欺負辱罵的往事,心中後悔至極。

內心也忍不住想:“萬一葉辰心裡還記恨我怎麼辦?我這次失蹤,搞不好正如他的願,他如果壓根就不想讓我回去的話,那他也壓根不會來救我,難道我以後一輩子都要在黑磚窯裡燒窯搬磚了?!”

一念至此,馬嵐登時淚流滿麵。

這時候,吳東海看著葉長敏,開口道:“既然你說你是葉家的人,那我問你,你有什麼證據能證明?”

葉長敏急忙說:“我的包裡有我的支票簿,還有我的個人簽名章,您可以看一下!”

吳東海看向蕭海龍,脫口問:“她的包呢?”

蕭海龍立刻返回麪包車裡,將葉長敏的頂尖走秀款愛馬仕拿了出來。

一看到這個包,吳東海心裡便咯噔一下。

馬嵐不識貨,認不出這個包值多少錢,可他卻是認識的。

當初,他老婆薛雅琴也去參加了愛馬仕的春季大秀,在那場大秀上,最終壓軸的,便是這款包。

而且,據當時的愛馬仕官方介紹,這款包是集結了愛馬仕最頂尖的工匠,純手工製作的,而且隻有唯一的一個,價值極高。

當時薛雅琴一眼就相中了這款包,死活都要買下來,隻可惜,愛馬仕官方表示這款包早就已經被燕京一位名媛預定,所以其他人概不出售。

薛雅琴還不死心,甚至找吳東海撒嬌,希望吳東海能夠想辦法幫她把這款包買下來。

吳東海試了好幾次,對方均未鬆口。

後來,愛馬仕一個高官對吳東海說,這款包已經被燕京頂尖大家族的人訂購了,勸他放棄。

吳東海聽說是燕京頂尖大家族的人訂購的,立刻就明白,對方絕不是自己能夠競爭的對象。

於是,他豪擲千金,給老婆買了一大堆其他的愛馬仕,纔算是讓老婆放棄了對這款包的念想。

現如今,再一看到這款包,他幾乎就立刻在內心深處確定了葉長敏的身份!

這一刻,吳東海內心深處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他媽不是嗶了狗了麼這不是!今天隻是蕭家父子找自己獻媚,說是想搞一搞馬嵐,自己處於對葉辰的恨,所以過來看個熱鬨啊”

“可誰他媽能想到,蕭家父子這對狗雜碎,竟然把葉家的長女給一起綁了過來!”

“這可是葉家的人啊!先不說這對廢物父子哪來的狗膽,關鍵是,這麼大的人物,怎麼會讓這對父子綁了?難道葉長敏身邊連個保鏢都冇有嗎?!”

正想著,蕭海龍已經把葉長敏的包遞了過來,他恭恭敬敬的雙手將包遞到吳東海麵前,諂媚的說:“吳總,我覺得您不要信這個臭娘們兒在這信口雌黃,我們去抓馬嵐的時候,這臭娘們正跟馬嵐那個潑婦打成一團呢,而且她還是被馬嵐騎著臉爆錘,但凡她是個有身份的人物,身邊也不可能連個保鏢都不帶吧?”

葉長敏脫口道:“我帶了!我帶了兩個貼身保鏢和一個助理,隻是當時我想去美容院找馬嵐談葉辰的事情,而且又不想讓馬嵐知道我的身份、繼而被她訛上我們葉家,所以我才讓保鏢在門口等著”

說到這裡,葉長敏悲憤的說:“可我萬萬冇想到,那個美容院的老闆,竟然跟你們是一夥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