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927章 蘇守道的夢魘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927章 蘇守道的夢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927章蘇守道的夢魘

電梯門打開的時候,蘇守道一馬當先。

而葉辰見電梯來了,正打算示意讓身邊的伊藤菜菜子先進,這時候,蘇守道已經邁步走了出來。

走出電梯門的那一刻,蘇守道直接與葉辰四目相對。

這一刻,蘇守道眉頭下意識的微微皺起,一種熟悉又陌生的氣息,讓他心頭冇由來的一陣緊張。

而葉辰,雖然不認識眼前這個男人,但看到對方眼神帶著十足的戒備與詫異,也不免多看了對方一眼。

對麵的男人,年紀五十出頭,長相普通、身材普通,穿著倒是很華貴,眉宇間有幾分戾氣,一看便是心狠手辣的主兒。

一個照麵,不過就是電光火石之間。

葉辰身邊還有伊藤菜菜子,所以也就冇有過於關注這個男人,擦肩而過之後,便與菜菜子一起進了電梯。

電梯門關閉的時候,蘇守道忽然停住腳步,回頭往電梯方向看了看,有些出神。

一旁的趙一鳴開口問他:“老爺,您怎麼了?”

蘇守道咂了咂嘴:“奇怪剛纔進電梯那小子,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趙一鳴好奇的問:“您在日本也有熟人?”

蘇守道說:“熟人是有不少,但這麼年輕的還真冇有,剛纔那小子,也就二十六七的樣子吧?跟知非差不多大,或者比知非大個一兩歲。”

趙一鳴點點頭:“倒是跟大公子差不多的歲數您認識他?”

“不認識。”

蘇守道咬了咬嘴唇,黑著臉說道:“不過他倒是長得與我一位故人頗有幾分相似!”

“故人?”趙一鳴好奇的問:“老爺,您這位故人是誰啊?”

蘇守道表情很是陰冷的問:“你有冇有聽彆人說起過葉長纓?”

趙一鳴年紀並不大。

今年還不到四十歲。

葉辰的父親葉長纓去世的時候,他還在國外讀大學,根本就不知道那時候燕京發生的事情。

所以,他忍不住問:“老爺,您說的葉長纓,是葉家的人嗎?”

“冇錯。”

蘇守道不由想起當年葉長纓的英姿。

當年的葉長纓,真乃是名動京城的超級貴公子。

英俊瀟灑、風流倜儻,更重要的是,個人能力極強,在整個燕京絕對是出類拔萃的頭一份。

當年,蘇守道在葉長纓的麵前,可以說根本就黯淡無光。

燕京的名媛千金,擠破頭想嫁的就是葉長纓,一個個恨不得為了葉長纓尋死覓活。

蘇守道的老婆杜海清,也就是蘇知非、蘇知魚的母親,當年也愛葉長纓愛的死去活來。

當年,蘇守道傾儘所有,對杜海清展開瘋狂追求,但是杜海清完全不屑一顧,一心隻想嫁葉長纓。

哪怕葉長纓已經有了未婚妻,杜海清還是一副隨時願為葉長纓赴死的決心。

即便蘇守道為了她,費儘心思搞出轟動燕京的盛大求婚現場,杜海清還是冇有答應。

當著無數人的麵,杜海清隻對蘇守道說了兩句話。

第一句話是:對不起,我不能嫁給你。

第二句話是:因為長纓畢竟還冇有結婚!

因為葉長纓有了未婚妻,但還冇有結婚,所以杜海清依舊覺得有一線希望、依舊不願放棄。

自己向一個女人求婚,但那個女人卻當眾說她還在等著另一個人,這種奇恥大辱,蘇守道到現在還記得一清二楚。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他恨葉長纓恨得深入骨髓。

而後,葉長纓在燕京大婚。

那一晚,杜海清哭儘了所有眼淚,閉門一個月足不出戶。

蘇守道每天帶著鮮花到杜家求見,一直堅持了三十九天,用了三十九束玫瑰花,才終於叩開了杜海清的心門。

暴瘦將近二十斤的杜海清走出房間、走出家門,對門外捧著花的蘇守道說了一句話。

她問蘇守道,如果她可能一輩子也忘不掉葉長纓,蘇守道還願不願意娶她。

蘇守道咬著牙答應了。

而後,杜海清與蘇守道閃電訂婚,一個月之後,閃電結婚。

剛結婚的時候,蘇守道每個晚上都睡的忐忑不安、提心吊膽。

他生怕自己枕邊的老婆,忽然在夢中叫一聲葉長纓的名字。

擔心很快就成了現實。

結婚冇幾日,蘇守道便每天都能在半夢半醒之間,聽到杜海清口中嗚咽不清的喊著葉長纓的名字。

那段時間,蘇守道幾乎崩潰。

後來,大兒子蘇知非降生。

杜海清才終於把重心,從葉長纓身上,轉移到了兒子的身上。

從那時起,蘇守道終於能睡踏實了。

兒子半夜響亮的啼哭聲,對他來說甚至都成了最美妙的催眠曲。

他可以在兒子震天的哭聲中安然入眠,卻不能聽老婆在睡夢中,以極低的聲音呢喃出葉長纓的名字,因為葉長纓這三個字,就是他的夢魘!

一想到往日種種屈辱,蘇守道心裡便覺得異常憤怒。

即便事情已經過去二十多年,即便葉長纓早已故去,他還是咽不下這口氣。

趙一鳴眼見他表情陰冷、雙拳緊握、牙關輕顫,心中驚訝無比。

他在蘇守道身邊效力多年,知道蘇守道這個樣子,一般都是憤怒到了極致。

聽說鬆本良人纔是綁架蘇知非、蘇知魚的幕後黑手時,他的表現也與現在一般無二。

趙一鳴不由得在心中暗忖:“這個葉長纓,到底做了什麼,會讓老爺如此動怒?”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問:“老爺,剛纔那個男人,很像那個葉長纓嗎?”

“像。”蘇守道點了點頭,說:“不過他的氣質略低調了一點,也可能是穿著的有些隨意吧,當年的葉長纓可以說是氣派十足,走路帶風,神奇的很!”

趙一鳴又問:“剛纔那個小子,該不會是葉長纓的後代吧?”

“不太可能。”蘇守道冷聲說:“葉長纓的後代早就失蹤了,而且是生死未卜,葉家人自己都找不到,估計是早就死在外麵了。”

說著,蘇守道陰森的笑了笑,嘲諷道:“當年葉長纓到處樹敵,得罪了叱吒歐美的羅斯柴爾德家族,在國內也因為鋒芒太盛被各種針對,想殺他的人實在太多了。”

說到這裡,蘇守道點燃一支香菸,淡淡道:“剛纔那小子雖然跟他挺像,但我看他大概率是個日本人,可能隻是單純的有點像而已。”

趙一鳴輕輕點了點頭,問他:“老爺,咱們接下來去哪?回酒店還是?”

“不回酒店了。”蘇守道冷聲說:“東京警視廳這幫人,要是抓不住若離他們,肯定會想辦法來為難噁心我,我還是早早離開東京比較好!”

說罷,蘇守道吩咐他:“酒店的房間扔在那不用管了,咱們直接開車北上,去日本本州最北麵的青森縣,過去泡兩天溫泉、放鬆放鬆再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