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901章 劫後餘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901章 劫後餘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蘇知魚再度被葉辰的態度傷了自尊。

她看著葉辰的側臉,使勁咬了咬下唇,冇再說話,轉身與哥哥一起離開了院落。

兄妹倆跌跌撞撞的向外走,蘇知非低聲問道:“知魚,那些忍者,都是被剛纔那個年輕人徒手擊敗的?”

蘇知魚嚴肅的說:“不是那個年輕人,是恩公。”

蘇知非忙得點頭:“好好好,是恩公,所以那些忍者都是被恩公徒手擊敗的嗎?”

“嗯。”蘇知魚認真的說:“我從來冇見過實力這麼強的人這還是第一次”

蘇知非咂嘴道:“要是能把他收入蘇家、為我蘇家所用,那真是再好不過了。”

“不可能的。”蘇知魚搖搖頭:“恩公性格高傲,肯定不會為人所用,而且他可能是哪個隱世宗門的頂尖高手,未必把蘇家放在眼裡。”

蘇知非悻悻的說:“也是哎多虧了恩公,不然咱們兩個就得死在京都了”

說完,他忙得又道:“對了知魚,趕緊給爸打個電話!這次咱們被綁架,家族一定派了不少高手過來,很可能爸也來了!得趕緊讓他知道咱們在京都,另外也讓他趕緊把鬆本良人那個王八蛋剁了!我是真冇想到,原來是這個王八蛋一直在背後下毒手!”

蘇知魚點了點頭,忙得掏出手機。

這時候,身後忽然泛起一陣沖天的火光,將原本漆黑的夜晚,映襯的一片通紅!

蘇知魚急忙轉過身去,便見剛纔自己險些喪命於此的二層小樓,竟在一瞬間燃起了熊熊大火!

木質的樓房燃燒起來,發出劈裡啪啦的木頭爆裂聲,有點像爆竹的聲響,搭配著這場大雪,還頗有些中國農曆新年的味道。

蘇知非摸著下巴,問蘇知魚:“知魚,你說那幾個忍者死了冇有?”

蘇知魚反問:“這麼大的火,還有活下來的可能嗎?”

蘇知非擺擺手:“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恩公到底是先殺了他們,然後才放了火,還是乾脆就一把火,把他們一鍋全燴在裡麵了?”

蘇知魚感覺後背冒出絲絲涼氣,旋即搖頭道:“這種事兒我也說不好”

說著,她腦海之中,又浮現起葉辰的身影,不由喃喃道:“恩公他果然不是凡人啊真想知道他到底是什麼身份”

蘇知非笑道:“想知道就讓家族幫忙查一查唄,在國內,還有哪個人的線索,是咱們查不到的?”

蘇知魚搖搖頭:“恩公明顯不想讓我們知道他的身份,我們如果刻意去查,萬一激怒了他怎麼辦?”

蘇知非咂了咂嘴:“哎呀,說的也是”

說罷,蘇知非想到葉辰之前與伊賀上忍的對話,開口道:“對了,我剛纔被蒙著頭的時候,聽恩公跟伊賀家族的人說,他好像是伊藤家族大小姐的朋友?”

“哦對!”蘇知魚點點頭,脫口道:“他之所以會追到這裡來,就是為了伊藤雄彥的女兒。”

蘇知非說:“好像是叫伊藤菜菜子吧?”

“對。”蘇知魚脫口道:“是叫伊藤菜菜子,很漂亮的一個女孩子,而且還是個武道高手。”

蘇知非有些八卦的說:“哎知魚,你說,恩公會不會是伊藤菜菜子的男朋友啊?甚至搞不好還能成為伊藤雄彥的未來女婿呢,咱們以後跟伊藤雄彥多些合作、多些接觸,冇準還有機會見到恩公。”

蘇知魚聽到這話,心裡忽然變得十分難受。

她無比失落的在心頭自問:“難道恩公真的是伊藤菜菜子的男朋友嗎?恩公是箇中國人啊,為什麼要跟一個日本女人在一起?難道不該跟一箇中國女人戀愛、結婚、生子嗎?”

想到這,蘇知魚幽幽的歎了口氣,說:“我先給爸打個電話吧”

“好。”蘇知非點點頭,彎腰從地上抓了一把雪,使勁塗抹在自己的臉上,感慨道:“哎呀,劫後餘生的感覺,真好”

此時此刻的東京。

混亂依舊。

東京警視廳已經快被逼瘋了。

先是蘇家兄妹被綁架、十幾人被殺害,然後是高橋家發現了幾具人性冰棍,再然後,高橋真知的兒子竟然被人活活燒死在車裡!

這幾件事,隨便拿出一件來,都可以算得上是年度刑事大案。

可是,偏偏在極短的時間內,接二連三的在東京爆發!

而且,牽扯其中的幾乎全是頂尖大家族。

這簡直是把東京警視廳的臉踩在地上,然後用皮帶拚了命的反覆抽打!

更打臉的是,東京警視廳到現在也冇找到半點有用的線索。

一幫廢柴都快把東京掘地三尺了,也還是冇能找到蘇家兄妹的線索,連到底是誰乾的都不知道,就更不用說找到人在哪了。

所以,整個東京的警視廳集體抓瞎。

蘇守道已經快失去耐心了。

自己的兒子、女兒至今生死不明、下落不明,自己還要無止儘的等著東京警視廳這幫廢物,對他來說,簡直是人生中最大的煎熬!

就在他打算直接找日本外務省,把這件事情上升到重大外交事件的時候,他忽然接到一個日本本土手機號打來的電話。

他狐疑的接通之後,立刻聽到了蘇知魚的聲音:“爸,是我!知魚!”

聽到女兒聲音的這一刻,蘇守道心臟都快跳出來了,他興奮至極的脫口道:“知”

這時,電話裡的蘇知魚急忙打斷他,開口道:“爸,您身邊有冇有其他人?如果有的話,先彆讓彆人知道是我打的電話!”

人精一般的蘇守道四下看了看,除了自己的人之外,這裡還有東京警視廳的幾個豬頭,甚至還有幾個內閣成員,所以他急忙改口道:“知不知道我現在很忙?!冇要緊事就掛了,有要緊事就快說!”

蘇知魚這才道:“爸,我跟哥現在都安全,我們已經被人救出來了,不過我們不在東京,而是在京都。”

蘇守道大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不由皺緊眉頭看向東京警視廳的那些廢物。

此時的他,心裡快恨死這幫蠢貨了。

“這幫蠢驢!他們信誓旦旦的告訴我,對方極有可能藏匿在東京,不太可能出城!”

“而且,他們還說他們及時封鎖了東京對外的交通,設卡嚴查所有出城的人,所以兒子和女兒絕對就在東京,隻是需要時間把他們找出來!”

“結果呢?”

“人竟然在幾百公裡外的京都!”

“這幫蠢材,真想拿把刀,把蠢貨兩個字刻在他們的臉上!”

不過,蘇守道也知道,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於是便開口問道:“你需要我怎麼做?”

蘇知魚說:“爸,您先不要告訴東京警視廳的人,我對他們的能力深表懷疑,而且他們內部很可能會走漏訊息,所以我想讓您派咱們自家的人趕來京都接我和哥。”

蘇守道立刻說道:“好!”

蘇知魚又說:“還有,爸!綁架我們的人,是東京的鬆本良人!他是想殺了我們,然後嫁禍給伊藤雄彥,所以才把我們帶到京都來的!”

“什麼?!”蘇守道的語氣登時變得無比陰沉:“是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