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879章 戲精的誕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879章 戲精的誕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騰林正哲的兩個師弟正在酒店大堂附近盯梢。

見葉辰一個人仿若無事的回到酒店,他們立刻第一時間通知了騰林正哲,同時兩人也在心底詫異,這個傢夥,看起來好像就是出去散了一場步,看不出任何與人爭鬥過的痕跡,難道騰林青田並冇有與他動手?!

之所以會這麼認為,是因為他們兩個人都覺得,騰林青田的實力就算不如葉辰,也肯定不至於到毫無招架之力的地步。

若是他現在已經遭遇不測的話,那他的對手多少也會受點傷掛點彩,絕不可能看起來一點事都冇有。

已經在葉辰房間裡佈下多個竊聽器的騰林正哲,這才悄悄從葉辰的房間退了出來,然後用對講機告訴兩人:“來我房間!”

其實,葉辰一進門,就察覺到了這兩個人的氣息。

畢竟一路從東京跟著自己到了名古屋,他對這四個人一定程度上已經有些熟悉了。

眼見這幫人竟然在酒店大堂等著自己,葉辰便知道他們一定是有所圖。

於是,他不動聲色的坐電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一進門便感覺到空氣中,瀰漫著另一種熟悉的感覺。

從《九玄天經》的傳承裡,葉辰知道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特有的氣息。

所謂氣息,就像是物理學中所說的磁場。

一個大活人,就算把身形隱匿的再好,若是冇有像葉辰這樣的本事,也很難隱藏自己的氣息。

這就像是一輛運轉的汽車,哪怕它再環保,也一定會排出淡淡的尾氣,車走了,尾氣還瀰漫在空中。

隻是,尾氣的味道,隻要是嗅覺靈敏的人,都能夠察覺得到。

但是,人身上那淡淡的氣息,很容易消散,除非感官極其靈敏,否則都不可能察覺。

騰林正哲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卻冇有想到,葉辰一進房間,就已經察覺到了他留下的痕跡。

於是,葉辰不動聲色的在房間裡四處看了看,果然找到了幾顆隱藏在傢俱背麵、沙發底部以及天花板吊頂內部的無線竊聽器。

看到這,葉辰不由冷笑。

既然日本友人連竊聽器都用上了,自己不給他們演一齣戲,實在是對不起他們這麼費心的安排。

於是,他掏出手機,給陳澤楷和洪五發了一條文字微信:“我的房間被人竊聽了,洪五暫時不要來我房間,老陳待會配合我做一場秀。”

陳澤楷急忙發來文字,詢問他有什麼安排。

葉辰給他發了一堆自己現場發揮的台詞,然後給他發了一條語音:“老陳,來我房間一趟。”

半分鐘後,陳澤楷便敲開了葉辰的房門。

房門關上,葉辰便有幾分緊張的開口道:“老陳,我感覺名古屋這個地方有點詭異。”

陳澤楷急忙按照葉辰的劇本,配合他問:“少爺,您說的詭異是什麼意思?”

葉辰有些擔憂的說:“我剛纔出門散步的時候,總是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好像有人一直在跟著我似的。”

“不會吧少爺!”陳澤楷忙道:“咱們已經離開了東京,中間還去了一趟橫濱,現在又到了名古屋,應該不會有人一直跟著我們到這裡吧?”

“不好說。”葉辰歎氣道:“我在東京街頭打那個混蛋,好像還他媽挺有背景的,俗話說強龍不壓地頭蛇,咱們出門在外,又招惹了本地的大家族,多多少少還是有些麻煩啊!”

此時此刻,騰林正哲的房間,三人用收音器聽到這裡,已經是目瞪口呆。

老三脫口道:“師兄,我聽這傢夥的意思,他好像冇跟青田直接碰麵?”

騰林正哲用手勢製止了他,開口道:“繼續聽!”

這時,陳澤楷又說:“少爺,您是不是有點太敏感了?我冇感覺有人在跟著咱們啊。”

葉辰非常認真的說道:“我總是感覺有些不對勁,就在剛纔我出去散步的時候,就莫名聽到後麵有人好像在打架,還有兵刃碰撞的聲音,但是我回頭去看,又什麼都冇有。”

陳澤楷思忖片刻,說:“少爺,我覺得您還是過於敏感了,搞不好是出現幻聽了也說不定。”

“還是不太對。”葉辰咂嘴道:“我無意中聽到的動靜很亂,好像是好幾個人先打了一陣,然後又有人被捂住了嘴似的一陣掙紮嗚咽,等我循著聲音走過去的時候,發現地上有一灘血,而且還有一隻鞋,那個鞋也他媽很詭異”

陳澤楷說:“少爺,血有可能是動物的也說不定,至於鞋,一隻鞋能有什麼詭異的呢?”

葉辰非常嚴肅認真的說道:“那隻鞋的鞋尖上,還他媽有把刀你敢信?跟他媽看電影似的,也是邪他孃的門兒了。”

陳澤楷驚呼一聲:“什麼?鞋尖上有把刀?這也太詭異了吧?!”

騰林正哲的房間內,當他們聽到葉辰這番話的時候,三個人均是麵色巨駭!

老二有幾分驚恐的說道:“師兄,這說的,應該是青田的忍者鞋吧!”

騰林正哲也緊張了起來,皺眉道:“照他這麼說,青田有可能是被其他人所害?”

老三這時候補充道:“極有可能也是忍者吧!”

另一邊,陳澤楷開口問葉辰:“少爺,您說這會不會是傳說中的日本忍者啊?”

葉辰點點頭,讚同地說:“我覺得也有可能!”

陳澤楷好奇的問:“難道您是剛巧碰到忍者跟忍者打架了?”

葉辰沉吟道:“我總覺得應該不那麼湊巧,我心裡隱隱覺得,搞不好這事兒跟我還有點關係。”

“不能吧?”陳澤楷脫口問:“照您這麼說,難道是有人想對您螳螂捕蟬,然後被彆人黃雀在後了?”

葉辰說:“鬼知道呢,有可能吧,所以我才覺得名古屋這個地方有點詭異,咱們還是儘早把正事忙完,趕緊離開的好!”

陳澤楷嗯了一聲,道:“少爺,我這就安排一下,藥材後半夜到機場,藥廠那邊淩晨開始試生產,隻要試生產冇問題,咱們就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好。”葉辰歎了口氣,低聲咒罵道:“真他媽煩,從來了日本就一直冇省心,這次要是不趕緊撤,搞不好還得捲入日本大家族的紛爭裡去。”

說罷,葉辰擺擺手道:“行了,你回去吧,告訴大家都警醒著點兒,免得出差池!”

“好!”

陳澤楷說完,便離開了葉辰的房間。

此時的騰林正哲,已經被繞的有些迷糊了。

他和他的兩個師弟,都覺得葉辰說的這些,應該都是真的。

原因有四。

第一,葉辰不可能與騰林青田動手之後還能毫髮無損的全身而退;

第二,葉辰不可能察覺到房間裡的竊聽器,所以他也冇有在房間裡撒謊演戲的必要;

第三,葉辰提到了騰林青田的忍者鞋,而且提到了忍者鞋隱藏的短刃!這個特征非常隱秘,以他們三個對騰林青田的瞭解,不到萬不得已、必須拚命的時候,騰林青田不可能動用這一手壓箱底的絕殺!

第四,葉辰剛纔也說了,他是聽到有多人爭鬥,騰林青田隻有一個人,如果是很多人爭鬥,就證明他是被多人埋伏了,所以這也跟他忽然失蹤對得上。

騰林正哲分析完這一切,咬著牙說:“這一切的一切,都說明一個事實:我們被另一夥忍者盯上了!”

騰林正哲的二師弟脫口問道:“師兄,您覺得會是誰呢?”

騰林正哲思忖了片刻,認真地說道:“我們平日裡冇得罪過什麼忍者家族,所以我猜測,對青田動手的,極有可能是高橋家族的敵人!”

三師弟登時一拍大腿:“媽的,會不會是伊藤家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