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797章 上蒼知善惡、天道好輪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797章 上蒼知善惡、天道好輪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次來燕京,葉辰確實帶了不止一顆回春丹。

雖說他有把握,一顆回春丹就能治好顧言忠,但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多帶了兩三顆,為的便是以防萬一。

如此看來,這老者給他自己占卜的卦象中,死局裡留下的唯一生門,應該就是自己身上的回春丹了。

同時,他不由揣摩起老者剛纔的話。

看來,自己在金陵與蕭初然結婚的時候,龍困淺灘的困局就已經形成了。

老者剛纔說,自己之所以龍困淺灘,是因為在江邊成了家,金陵本就位於長江邊上,這剛好對應的上。

而且,自己一直以來命運坎坷,一直到去年春天,唐四海的忽然出現,才為自己帶來了轉機。

但是,人生中最大的機緣,並非是被葉家重新找到,而是偶然得到了《九玄天經》,那個時間,也剛好是去年春天。

由此可見,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首先是自己龍困淺灘,以至於整個葉家也跟著倒黴。

而後,葉家找到了這位老者,試圖讓他幫忙解決麻煩。

老者為他自己卜卦,看出東方有機緣能增長他十年陽壽,所以他纔不遠萬裡回到祖國,為葉家解決困局,同時也等待著屬於他的那一份機緣。

他用四年時間,找到葉陵山,並在葉陵山佈下風水陣、破除了自己龍困淺灘的局麵之後,葉家渡過了危機,自己更是受益匪淺。

而他,也一直在等著自己的出現,因為,自己便是他卦象之中的那道生門。

想到這,葉辰向著老者微微躬身:“老先生,辛苦您所做的這一切,晚輩確實受益匪淺!請受晚輩一拜!”

老者急忙上前阻攔,態度十分謙卑的說:“在下何德何能,不敢受您如此大禮!”

葉辰堅持道:“應該的!若不是您,我可能現在仍舊困於淺灘之中!”

老者搖搖頭:“在人的命格中,龍格乃是至高無上的存在,所以龍困淺灘是一個困局,而不是一個死局,淺灘能困住龍,卻困不死龍,所以,困局何時得以破解,隻是一個時間問題,若我不來破這個局,也會有其他人來破這個局!”

說到這,他無比感慨的說道:“上蒼知善惡、天道好輪迴,無論是誰破了你的困局,都是莫大的功勞,天道也定然會給他足夠的回報。”

隨後,老者看向葉辰,微微笑道:“卦象中說,我若幫您脫困,回得十年陽壽,或許這十年陽壽,閻王爺的判官已經在生死簿上,為我加上了!所以,在下還要感謝您啊!”

葉辰微微一笑,對老者說:“老先生,我信風水、信命數、信天道,但不信鬼神,這世上,不會有閻王爺,也不會有什麼生死簿。”

老者不置可否的點點頭,笑道:“哎,這天道玄奧,不是我能參悟透的,說實話,我到現在也不知道卦象中的生門,到底在哪。”

葉辰點了點頭,從上衣裡麵的口袋中,掏出一顆回春丹來,遞到他的麵前,開口道:“老先生,這個,應該就是你的生門!”

老者渾身一顫,如遭雷擊一般看著葉辰,隨後又看了看他手裡的回春丹,驚呼道:“這這是?”

葉辰認真道:“你幫了我,我自然也要幫你,你把這顆藥服下,增加十年陽壽,應該不是問題。”

老者雖然完全不知道回春丹是什麼,但還是激動不已的連連點頭。

旋即,柺杖一丟、顫顫巍巍的跪在地上,將雙手舉在頭頂。

葉辰將回春丹放在他手中,隨後將他攙扶起來,說:“老先生,現在就服下吧,以您這個年紀,服下之後從外表應該看不出什麼效果,但真正的功效,您這種有大智慧的人,應該能感受的到。”

老者感激無比,脫口道:“謝謝葉少爺!”

說罷,他不再遲疑,將回春丹放入口中。

隨後,老者一動不動的閉目約莫一分鐘。

一分鐘後,他睜開眼來,眼眶含淚看著葉辰,再度跪了下去,口中哽咽道:“葉少爺,此藥,真乃神藥也!在下,謝過您的救命之恩!”

葉辰忙說:“老先生,您是長輩,何須如此客氣。”

老者認真道:“從命格上來說,您是龍格,我是蟒格,任何時候,蟒見了龍,都必須俯首,哪怕是千年道行的蟒蛇,遇到剛出生的幼龍,也必須跪拜!剛纔是旁人太多、在下怕您身份泄露、不能第一時間向您行禮,還望您能見諒!”

葉辰笑著擺擺手:“這些都隻是一些說法罷了,您不必如此介懷。”

老者非常嚴肅的說:“越是信命的人,越是要遵循天道、順天而為,我若見您不拜,乃是大不敬!有這種事,天道定會為我記上一筆!”

葉辰見老者態度堅決,便也不再強求,而是開口問道:“老先生,晚輩還不知道您的姓名,不知是否方便透露?”

老者立刻拱起手來、滿臉尊崇的說:“葉少爺,在下姓賴,名為賴清華,是宋代風水大師賴布衣的嫡傳後代。”

葉辰恍然大悟,敬佩的說:“冇想到老先生竟是名門之後,怪不得對易經八卦有著如此精深的造詣!”

說著,葉辰又不由想起當初那個欺騙宋婉婷的假風水大師,他也號稱是賴布衣的後代,但卻半點真本事也冇有。

可眼前這位老者,卻能將占卜之術用的爐火純青,即便遠在美國,也能推演出這麼多關鍵問題,確實是難得一見的大師。

想到這,葉辰又問:“老先生,您為何一直定居美國呢?”

賴清華苦澀一笑,說:“抗戰的時候,家父心繫祖國,卜了畢生中最大的卦,雖然他算出華夏絕不會亡,但也算出賴家有滅門之災,所以便以他自己的生命為代價,破局保住了我們家其他人的性命,但前提是我們一家必須遠渡重洋”

“所以1938年,我厚葬了父親,帶著母親、未成年的弟弟妹妹,輾轉去了美國,而後在那裡成家立業,後來也想過舉家遷回來,但因為在當地已經生活多年,家人、事業、機緣、恩怨都牽扯眾多,也折騰不起了,所以便一直在那裡定居。”

葉辰點了點頭,問他:“那您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賴清華看著萬千大山,笑著說:“子孫後代都在美國,我這次出來四年,他們多有牽掛,既然在下已經從您這裡得了十年陽壽的機緣,便想著就此封卦、回去頤養天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