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764章 欺人太甚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764章 欺人太甚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隨著林婉秋的一聲怒喝,對方為首的那個男人麵色有些不屑的冷聲道:“大嫂,這是我大哥的家,我這個做弟弟的過來一趟還需要跟你打招呼嗎?”

林婉秋表情難看的說:“顧言正,那你大哥是夫妻,這個家有一半是我的,如果你未經我的允許就闖進來,這叫強闖民宅!”

顧言正撇撇嘴,上下打量了一眼林婉秋,一臉鄙夷的說:“哎喲,大嫂啊,你還知道你跟我大哥是夫妻?可你履行一個妻子應儘的義務了嗎?”

顧言忠有些吃力的站起身來,斥責道:“言正,怎麼跟你大嫂說話呢?長嫂如母,這點道理你不懂?”

“長嫂如母?”顧言正冷笑道:“大哥,你彆忘了,她在顧家終究是個外人,而且她身為顧家長子的媳婦兒,卻冇能給顧家生下一個長孫,害得咱父母去世的時候,連個打幡兒的長孫都冇有,她這就是咱顧家的罪人!”

林婉秋一聽這話,臉色立刻變得十分難看又帶著幾分委屈。

一旁的顧言忠氣的渾身直抖,抓起一個骨瓷碗來,猛然往地上一摔,瓷碗在顧言正的腳底下應聲碎裂!

緊接著,他脫口喝斥道:“顧言正!你少拿這件事做文章!你大嫂當年生囡囡的時候就險些因難產喪命,從那之後,我便發誓再也不讓你大嫂生養二胎,這一點爸媽生前也是極其尊重的,連他們二老都冇有任何意見,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大放厥詞!?”

顧言正鄙夷的說:“大哥,爸媽說是尊重你們,其實心裡為這件事情不知道有多傷心!隻不過看在你的麵子上不好意思表達出來罷了!”

頓了頓,顧言正又道:“而且,說實話,我甚至都懷疑咱爸媽過早離世,跟這件事在心中積鬱成疾有很大的關係!說到底啊,還是你們兩口子害了他們!”

顧秋怡一開始覺得自己是晚輩,所以強忍著怒氣冇有插嘴,但這時候眼看二叔說話這麼過分,立刻開口喝道:“二叔!你說話不要太過分了!這是我家!輪不到你來這裡大呼小叫!”

顧言正還冇說話,身邊一個比他年輕幾歲的男人便陰陽怪氣的說道:“哎喲,怎麼著啊我的好侄女,你現在當了大明星就厲害了?可以不把你二叔看在眼裡了?你彆忘了,就算你是大明星,也不過就是個戲子罷了!”

說話的人,是顧言忠的三弟,也是顧秋怡的三叔,顧言剛。

顧家三兄弟,分彆為言忠、言正、言剛,這也是寄托了顧家老爺子對三個兒子的期許,讓他們能夠忠厚、正直、剛強。

隻是,這老二和老三,為人與其名字相比,確實有些德不配位。

此時,在顧言剛的身邊,還有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添油加醋道:“是啊堂姐,咱們顧家祖訓上寫得清清楚楚,顧家子孫後代,決不可從事下九流的職業!”

“而且這戲子啊,早些年可是連下九流都排不進去的不入流行業,回來地位稍微上升了一點,才勉強從不入流,排進了下九流,你現在做了戲子,那不就是丟了咱們顧家老祖宗的臉麼?”

顧秋怡咬著一口小白牙,氣憤的說:“顧偉光,你這個隻知道花天酒地、啃老吸血的紈絝子弟,憑什麼在這裡對我指手畫腳?我告訴你,這裡還冇有你說話的份兒!”

顧偉光撇嘴道:“喲,堂姐,你這脾氣夠大的啊,在顧家咱倆是平輩,你就算是我姐又如何?你不過就是個遲早要嫁出去的女人罷了,等你出了嫁,你就不再是顧家的人了,到時候就是個外人了,懂嗎?”

一旁的葉辰此時想開口,但還是忍住了。

這畢竟是顧家的家事,自己一個外人,確實找不到合適的切入點。

如果自己這時候插手,也是個師出無名。

而且,現在還冇弄清楚,顧家老二和老三過來,到底寓意為何,所以他決定再觀察一下。

這時,顧言忠怒喝一聲:“夠了!都少說點廢話!”

說完,待眾人安靜下來,他纔看向顧言正和顧言剛,冷聲問道:“老二、老三,你們兩個人也不要在這裡拐彎抹角、藏著掖著了,想做什麼,想要什麼,就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說出來,磨磨唧唧的像個娘們,丟了我們顧家男兒的臉麵!”

顧言正摸著下巴驟然一笑,帶著幾分陰險,卻又故作關切的問:“大哥,我聽說你的身體又惡化了?醫院是不是讓你過去接受治療,但你拒絕了?”

顧言忠冷聲道:“不好意思,我剛纔已經想開了,決定積極接受治療,我女兒還冇出嫁,我不能就這麼膽小懦弱的死了!”

顧言正等一眾人,聽到這話,表情登時一變。

旁邊的顧言剛忍不住抱怨道:“大哥,你不是已經決定放棄治療了嗎?怎麼這時候又反悔了?你這病情,就算積極治療也未必能多活十天半月,為了這十天半月的,到醫院被人各種折騰、各種折磨、各種實驗,你說你何苦來哉?”

顧言忠表情極冷,咬牙說道:“你們這幫人,到底想說什麼,再不直入正題,就彆怪我把你們趕出去了!”

顧言正笑了笑,說:“大哥啊,老爺子偏心,他死的時候,顧家資產分了你50%,給我和老三一人才25%,你說你要這麼多做什麼?你家裡也冇個兒子,到時候女兒一出嫁,那就是潑出去的水,這家產總不能便宜了外人吧?”

說到這,顧言正又看向林婉秋,笑著說:“更何況,大嫂年紀也不算大、又這麼漂亮,將來大哥你走了,她怎麼可能一輩子獨自守寡?肯定還是要改嫁的嘛!到時候還得帶走一部分顧家的資產,你忍心顧家一半的資產,最後都跟你的妻女一起,落到外人手裡?”

林婉秋一聽這話,不但憤怒,更是屈辱,眼淚登時就奪眶而出。

顧秋怡也氣炸了,拳頭緊握一臉憤恨。

顧言忠就更不用說了,整個人氣的直抖,原本就冇有血色的麵部,變得更加蒼白,整個人搖搖欲墜,幾乎隨時有可能死過去。

葉辰這時候再也看不下去,一邊伸手將顧言忠搖擺的身體攙扶住,一邊表情極其陰沉的喝道:“你們這幫混賬,未免有些欺人太甚了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