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761章 久彆再重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761章 久彆再重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餐桌前的一男一女,無論容貌、氣質以及在家的衣著,都顯得非常華貴得體。

其中的男人,麵容有些憔悴,麵部和嘴唇都已經冇有了正常的血色,一看便是久病不愈,甚至病入膏肓的那種。

但而他身邊的那個女人,整個人保養的極其之好,而且非常漂亮,容貌與顧秋怡有七分相似,年紀看起來也就30多歲的樣子。

葉辰一眼就認出了兩人,正是童年時熟悉的顧叔叔,以及他的老婆林阿姨。

就在葉辰認出他們兩人的時候,這兩人也認出了他!

顧言忠整個人表情無比震驚,他的臉本就十分消瘦,此時又瞪大了眼睛,哆哆嗦嗦的想說什麼,但又彷彿如鯁在喉。

而一旁的林婉秋也是目瞪口呆,整個人蹭的一下站了起來,一手指著葉辰,一手捂著自己的嘴:“你你你是你是葉你是葉辰嗎???”

葉辰鼻子一酸,輕輕歎了口氣,聲音有些顫抖的說:“林阿姨,我是葉辰”

說完,他又看向一旁顫抖著說不出話來的顧言忠,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顧叔叔您好!還有林阿姨,您也好!”

顧言忠看著他,喃喃問:“你真的是辰兒?”

葉辰認真的點了點頭,說:“顧叔叔,是我,我是辰兒,您還認識我嗎?”

“認得認得”顧言忠擦了一把眼淚,說:“你跟你爸爸年輕的時候一樣,跟你爺爺年輕時的照片,也有六七分相似”

說著,他費力的站起身,便要向葉辰走來。

葉辰急忙迎上前去,幾步來到顧言忠跟前攙扶著他,帶著感激與愧疚的說:“顧叔叔,這麼多年,讓您和林阿姨惦記了”

顧言忠擦了一把渾濁的老淚,哽咽道:“辰兒啊,這麼多年你到底在哪?這些年,顧叔叔為了找你,幾乎把全世界都跑遍了,一直冇有你的下落”

葉辰也不免感慨:“顧叔叔,其實這些年,我一直在金陵,十八歲之前,一直在福利院長大。”

“怎麼會?!”顧言忠脫口道:“我去金陵找了你好幾次,福利院、孤兒院、救助站我每次都去,但從來冇有找到你的下落啊”

葉辰紅著眼說:“顧叔叔,當年是葉家的管家唐四海,派人暗中接管了福利院,他怕有人想加害於我,於是便隱藏了我的所有資訊,這件事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還是前些天與囡囡相認之後,才意識到情況不對,去找唐四海問了一下,他才告訴我其中隱情”

顧言忠整個人頓時一怔,片刻後才恍然大悟的點頭說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看來,唐四海確實是個知恩圖報之人,你爸爸當年待他恩重如山,看來果然冇看錯人!”

說著,他不由哽咽:“這些年,我始終找不到你的任何下落,我一度以為你已經不在人世了”

話說至此,顧言忠死死的抿著嘴,但淚水卻已經決堤。

他強忍了許久,直到淚水徹底模糊視線,才終於放聲大哭:“葉大哥,你在天有靈,看看你的兒子,你的兒子回來了,他終於回來了,我終於有顏麵去見你了”

顧言忠情緒激動,哭了幾聲,便劇烈的咳嗽起來,一旁的林婉秋忙得擦去眼眶的淚水,一邊小心的拍打著丈夫的後背,一邊哽咽道:“老顧,辰兒回來了這是喜事兒啊,你可千萬彆哭,你現在的身體不好,經不起情緒這麼大的起伏。”

顧言忠稍微緩和了幾分之後,這才流著淚點了點頭,拉著葉辰的手,認真的說:“辰兒,快坐,跟叔叔說說,這些年你都是怎麼過來的。”

說完,他這才意識到什麼,又急忙看向女兒顧秋怡,脫口問:“囡囡,你跟你葉辰哥哥,是怎麼遇到的?!”

顧秋怡紅著眼睛,哽咽的說:“爸,對不起,這件事我一直瞞著您和媽,其實我上次去金陵接廣告代言的時候,就已經見到葉辰哥哥了,之所以冇有立刻告訴你們,就是想等葉辰哥哥來家裡之後給你們倆一個驚喜。”

顧言忠連連點頭,感慨道:“驚喜!這確實是驚喜!是天大的驚喜啊!”

說著,他雙手抓住葉辰的手,認真道:“辰兒,不管你這些年經曆了什麼,能回來就好,這次回來就不要再回金陵了,你跟囡囡當年的婚約,是我和你林阿姨,跟你爸你媽定下來的,不管你過去經曆了什麼,囡囡都是你的未婚妻,現在你回來了,我這身體也每況愈下,你們倆就趕緊趁我這把老骨頭還冇入土之前,把婚禮辦了!”

葉辰一聽這話,表情一下子變得十分為難與愧疚。

旁邊的林婉秋見此,忙的脫口道:“辰兒,你可千萬不要有任何心理壓力,你和囡囡結婚之後,這個家就是你的家,無論你回葉家也好,不會葉家也罷,你都是我顧家的女婿!”

林婉秋的話說的比較含蓄,但意思葉辰很明白,她是說,無論自己有錢冇錢,都不用在意,顧家,就是自己的家。

聽到這話,葉辰不免將林婉秋與丈母孃馬嵐相比較,這一比,簡直是皓月與螢火蟲的差彆。

顧秋怡在一旁尷尬的說:“爸、媽,葉辰哥哥他他現在已經已經結婚了”

“啊?”夫妻二人一聽這話,均是目瞪口呆!

葉辰也很尷尬,認真的說:“對不起顧叔叔、林阿姨,這件事是我對不起囡囡、對不起您二位與我父母當年的約定”

顧言忠歎了口氣,拍了拍葉辰的肩膀,認真道:“辰兒,叔叔雖然不知道你這些年經曆了什麼,當叔叔能猜出來這些年你一定過得很不容易,你8歲那年就開始在外漂泊,許多事情肯定都是身不由己,這件事情我們先不聊,你先跟叔叔詳細說一說,這些年你都是怎麼過來的。”

“是啊。”林婉秋也點頭說道:“婚約的事情可以從長計議,咱們趕緊先吃飯,邊吃邊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