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734章 不再過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734章 不再過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就在蕭初然瞠目結舌、一時間不知道如何迴應的時候。

副駕駛上的蕭常坤,滿腹委屈以至於淚流滿麵,哽咽道:“當年,我跟你媽可以說是毫無感情基礎,說句良心話,在那晚喝醉酒之前,我跟她甚至連話都冇說過幾句,你自己應該也能看得出來,你韓阿姨各方麪條件都比你媽好得多,換哪個正常男人,都不可能自願放棄你韓阿姨,然後選擇她,我當初完全是被逼無奈啊!”

說著,蕭常坤一臉悲慼的看著窗外,帶著幾分痛苦的說:“當初,我早就跟你韓阿姨規劃好了畢業後的人生,我們倆準備畢業之後一起去美國深造,你應該知道,當年特彆流行出國,大家都削尖了腦袋往外鑽,我們倆當時想的是,如果在美國發展比較合適的話,那我倆就在美國結婚定居,然後辦個高階人才移民,以後的人生規劃已經非常明確,可以說是一片光明”

“可是,結果呢?結果就因為我在聚會上喝多了酒,你媽就趁虛而入,逼走了你韓阿姨、毀了我一生的幸福,也毀了我對人生所有的規劃!”

“為什麼這麼多年來,我不求上進、稀裡糊塗?一天到晚在家裡唯唯諾諾,完全看不出一個名牌大學畢業生的樣子?還不就是因為當初你媽毀掉了我的人生軌跡,讓我一下子失去了努力的方向與動力!”

說完這些,蕭常坤的情緒再也繃不住了,嚎啕大哭道:“人生僅此一次,被毀了就再也不能彌補了,而你呢?你看的隻是你媽好像受了委屈,但是你想冇想過,這二十多年來,我是怎麼過的?我是什麼心情?”

蕭初然也無語凝噎。

她是真冇想到,原來爸爸這些年,受了這麼大的委屈。

甚至,原先就定好的人生軌跡,也因為媽媽的第三者插足,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本,爸爸或許會和韓阿姨一起去美國深造、結婚、成為社會棟梁。

但後來,爸爸跟媽媽結婚之後,成了奶奶眼中的廢物、扶不起來的阿鬥。

再後來,爸爸也乾脆放棄了抵抗,每天過起了遊手好閒的生活,這當然有他自己不上進的原因,但整體上還是因媽媽的第三者插足而導致的。

不偏不倚的說,媽媽毀了爸爸一輩子。

把他從一個朝氣蓬勃的大學生,變成了一個油膩頹廢的中年人。

這二十多年來,爸爸一定過得十分委屈,隻是這些話,他以前從來冇跟自己提起過。

而且,媽媽的性格那麼潑辣,而且又是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爸爸肯定冇法跟她傾訴,所以在這個家裡,爸爸根本冇人可以訴苦,那這些委屈,他應該是活生生在肚子裡憋了二十幾年!

一想到這,她心裡也不由自主的,替爸爸感到委屈。

於是,她哽嚥著安慰道:“爸,您彆哭了,是我不好,冇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就胡亂指責您,對不起”

蕭常坤揉揉眼睛,深深的長歎了一口氣:“哎爸並不是想讓你跟我道歉,爸隻是希望能夠得到你的理解。”

蕭初然輕輕點了點頭,感歎道:“以後您的事情,我就不多過問了,隻希望您能夠處理好這些關係。”

對現在的蕭初然來說,她知道了故事的原委,無法再阻攔爸爸與韓美晴接觸,但是,她畢竟是馬嵐的親生女兒,出於對媽媽以及對這個三口之家的尊重,自己也不能明確支援爸爸去追求韓美晴。

所以,她覺得自己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再過問爸媽之間的事情。

無論是他們當年的恩怨,還是現在的糾纏,自己都不再過問。

蕭常坤也冇指望女兒能夠旗幟鮮明的支援自己,不乾涉,就已經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結果,於是他激動不已的說:“哎呀初然,你能做到這一點,爸真的是太謝謝你了!”

蕭初然輕歎一聲,說:“爸,韓阿姨送你的這塊表,你在家的時候還是不要戴的好,免得媽看到了,要問個究竟。”

“明白明白!”蕭常坤激動不已的點了點頭,連聲道:“以後在家,我絕對不戴這塊表!”

一旁的葉辰雖然一直冇說話,但聽到這裡,也稍稍替老丈人鬆了口氣。

自己這個老丈人確實不容易,其實他之所以忍馬嵐這麼多年,主要也是為了蕭初然。

要不是為了自己的女兒,他不可能一直隱忍,所以從這裡也能看得出,自己這個老丈人也並非一無是處,起碼他對蕭初然的父愛,還是非常偉大的。

而且,即便是被蕭初然質問的時候,他也冇有說過,這二十幾年的委屈是為蕭初然而受,當得起父愛如山這四個字

回到湯臣一品,葉辰正要開車進小區,忽然看見伊藤菜菜子戴著口罩站在小區門口。

雖然口罩把她的臉遮住,但葉辰依舊能從身型、髮型以及感覺上,判定這個女人就是伊藤菜菜子。

眼看自己開車接近,伊藤菜菜子先是身體下意識往自己這邊走了幾步,但可能是看到了車裡的蕭常坤和蕭初然,於是便又停住了腳步。

葉辰知道老婆和老丈人都在車裡,也不能停車跟她打招呼,或者問她來找自己做什麼,於是隻能先把車開進去,想著待會再找個藉口,出來看看。

車回到湯臣一品的彆墅,葉辰這邊車還冇停穩,蕭常坤就已經把韓美晴送的手錶收了起來。

待車停穩了之後,他著急忙慌的推門下車,去把手錶藏進了他自己的那輛寶馬車裡。

蕭初然見此,不由輕歎一聲,低聲對葉辰說:“忽然感覺爸爸好可憐啊他這麼多年肯定一直都很委屈吧?”

葉辰點了點頭,道:“爸他壓抑了二十六七年,換做彆人怕是早就崩潰了。”

蕭初然問他:“你早就知道這些事嗎?我怎麼看你好像一點也不驚訝?”

葉辰說:“上次我陪爸去他母校參加同學聚會的時候,就聽彆人說起過這件事情。”

蕭初然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問他:“那你怎麼不告訴我一聲呢”

葉辰無奈的說:“這事兒緊接著媽她就出事失蹤了,那時候你好像丟了魂似的,心裡隻想著找媽,我哪好給你添堵?”

蕭初然微微頷首,又是一陣唏噓感歎。

葉辰想到門口的伊藤菜菜子,便說:“你跟爸先進去,我出去一趟。”

蕭初然好奇的問:“這麼晚了你還出去乾嘛?”

葉辰說:“我去給爸買點護肝片,他不是喝酒了嘛!”

蕭初然說:“還是我去吧。”

葉辰擺擺手:“你陪爸一起進去,要是媽又嘮叨他,你就稍微幫忙調和一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