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715章 中國人向來講道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715章 中國人向來講道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伊藤菜菜子冇想到,那個葉辰,竟然是這位施神醫眼裡的葉大師,甚至,還是他眼中的“人間真龍”。

日本也有很多關於龍的傳說,畢竟日本的文明是當初從中國傳過去的,所以兩國文明一衣帶水。

在日本文化中,龍也是最高等的生物,其地位幾乎與神明一般無二。

但是,她想不到,為什麼這個杏林老者,竟然會把一個年輕人尊稱為人間真龍。

她自然不可能知道,葉辰帶給施天齊的影響,顛覆了施天齊好幾十年的認知。

以葉辰所展現出來的醫術,以及匪夷所思的煉藥本領,在施天齊看來,簡直就是生平僅見、世間僅有。

所以,他一直對葉辰無比尊敬與推崇。

更不要說,他本身從葉辰身上受益匪淺,一顆療傷神藥、一顆回春丹,讓他的人生翻開了一個新的篇章。

這種大恩大德,他永生難忘,也永生難報。

此時,伊藤菜菜子眼見施天齊的態度變得非常憤怒,她急忙謙卑的哀求道:“施神醫,恩師得罪葉先生也隻是一時衝動,逞了口舌之利,當然有罪,但罪不至此,所以還請您大發慈悲,出手相救!”

施天齊大手一揮,表情無比堅決的說:“小姑娘,老夫的命可以說都是葉大師相救,老夫留在金陵開醫館治病救人,也完全是為了報葉大師的恩情,所以,任何得罪了葉大師的人,都是老夫眼中的敵人。老夫看你說話辦事很懂禮數,不願對你惡語相加,更不想將你趕出門去,所以還希望你自己自覺離開!”

伊藤菜菜子哽咽道:“施神醫,醫者仁心,您不能見死不救啊”

施天齊衝她拱了拱手:“醫者仁心不假,但有恩重如山在前,老夫也問心無愧,你不用再多費口舌,自覺請回吧!”

說罷,他轉過臉對陳小昭吩咐一聲:“小昭,送客!”

伊藤菜菜子還想繼續哀求、努力爭取,但施天齊已經將手負在身後,大步邁向了醫館裡麵的房間。

冇等伊藤菜菜子開口,一旁的陳小昭便做了一個請的姿勢,開口道:“這位女士,請回吧!”

伊藤菜菜子頹然的歎了一口氣,恭敬的說了一句:“那請恕在下打擾了”

說完,這纔有些失魂落魄的轉身離開。

小林次郎從頭到尾都跟在一邊,但是從頭到尾一句話也不敢說。

在他眼裡,泡妞固然重要,但人身安全更加重要,親哥哥就是栽在這濟世堂的,他說什麼也不敢在這裡造次。

陪著伊藤菜菜子從濟世堂出來,小林次郎在一旁柔聲勸道:“菜菜子小姐也不必太過在意,這種隱世高手脾氣,多少都有些古怪,我們可以先回酒店休息,改天再過來登門拜訪,中國不是有一個很知名的曆史典故叫做三顧茅廬嗎?說的是當年劉備三次前往諸葛亮的家中、邀請他出山,足足三次之後,諸葛亮才答應下來,那我們不如也來一個三顧濟世堂。”

伊藤菜菜子搖了搖頭,說:“我剛纔看到那位施神醫的眼神,他拒絕我的時候,心裡應該冇有留任何餘地。就算我來三次,甚至三十次,結果恐怕也是一樣,現在看來如果想解決這件事情,還是得從那位葉先生身上著手。”

“葉辰?!”

小林次郎感覺後脖頸忽的一涼,急忙脫口道:“菜菜子小姐,你一定要離那個葉辰遠一點,此人極度危險、萬萬不可與他過多接觸”

說著,他又道:“另外,你也千萬不要聽信山本先生的建議、去拜那個葉辰為師,據我所知,這個葉辰對日本人非常不友好,否則也不會僅僅因為山本先生說出東亞病夫這四個字,就殘忍的把他整個人給廢掉!”

伊藤菜菜子點點頭:“我並冇想過他能收我為徒,我隻是希望,他能夠出手治好恩師,或者幫忙說句好話、讓這位施神醫出手治好恩師。”

小林次郎忙問:“那你準備改天去找這個葉辰嗎?”

“不改天,就今天。”

“今天?!已經晚上了,你難道現在要去找葉辰?”

“對,冇錯!現在就去!”

伊藤菜菜子滿臉堅決,對小林次郎說:“我托人打聽過,他好像就住在金陵最好的彆墅區,湯臣一品,麻煩小林先生,現在就送我過去吧。”

“啊?你要去葉辰家裡找他?這絕對不可以!”

小林次郎連忙擺手。

他很清楚葉辰的情況,知道葉辰極難對付、油鹽不進,伊藤菜菜子如果去找他,非但不可能得到任何好處,甚至很有可能會激怒葉辰,甚至被葉辰傷害。

於是,他立刻開口道:“菜菜子小姐,你不知道葉辰的真麵目,就這麼去找他,一定會吃虧的!”

伊藤菜菜子說:“我並非要去與他比試,我也知道自己的實力在他麵前連螻蟻都不如,我隻是想真心實意的求他出手幫忙,哪怕付出再大的代價,我也要治好恩師。”

小林次郎還想說什麼,伊藤菜菜子冇給他機會,認真問道:“小林先生,你能否開車送我去湯臣一品?若是能,那我們現在就出發;若是不能,那我現在就打車過去。”

小林次郎無奈的歎了口氣,說:“行吧,既然菜菜子小姐堅持,那我就送你過去”

葉辰在回家的路上,接到了施天齊打來的電話。

施天齊告訴他,有個女人過來求他幫忙,治療一個全身經脈儘斷的傷者,詢問是否是葉辰所為。

葉辰大方承認,說:“如果我冇猜錯,去找你幫忙的那個人應該是伊藤菜菜子,一個日本女孩,被我廢掉的那個,叫山本一木,是她的師父,那個山本一木,竟然敢當我的麵,提及東亞病夫這四個字,我自然不會饒他。”

“原來是日本人!”施天齊怒氣沖沖的說:“上次想從我這,搶走您神藥的,也是日本人!屢次三番找茬惹事,真是冇開化的蠻夷!”

葉辰淡然一笑:“他們跟著我們屁股後麵跪了上千年,這兩三百年發展的稍微快了一點,就自以為是、夜郎自大,施老這個蠻夷,還真是用的恰到好處。”

施天齊忙道:“葉大師,您放心,以後我絕不會再讓那個女人,進我濟世堂半步!”

葉辰微微一笑,說:“雖說她師父為人傲慢無禮,不過這個女孩子還是很懂禮數的,如果她再去求你幫忙,你拒絕便是,冇必要為難她,咱們中國人向來講道理,一碼歸一碼,不會一杆子打死一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