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714章 麵容俊朗又器宇不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714章 麵容俊朗又器宇不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小林次郎駕駛著豪華的奔馳轎車,載著靜若處子的伊藤菜菜子,一齊出了醫院。

把車開出醫院大門,伊藤菜菜子便迫不及待的追問道:“小林先生,您說的那位神醫究竟是誰?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嗎?”

小林次郎點點頭:“菜菜子小姐,不瞞你說,這位神醫姓施,名叫施天齊,是整箇中國赫赫有名的杏林高手,前段時間,就是他治好了高位截癱這種醫學史上被判定為不可能治癒的重大損傷。”

伊藤菜菜子一直以來身體都非常健康,所以她也從來冇有關注過醫學界的事情,對施天齊的事情一無所知。

不過,現在聽到小林次郎這麼說,她心裡一下子湧上了巨大的期待。

於是,她急忙追問:“小林先生,請問在哪裡能找到這位神醫?”

小林次郎感慨一聲:“這神醫在本地有一個藥堂,名為濟世堂,不過,這老神醫的脾氣古怪得很,而且似乎對日本人有所偏見,所以想請他治療山本先生,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伊藤菜菜子追問道:“難道錢也不能解決這個問題嗎?”

小林次郎搖搖頭:“錢如果能解決的話,我大哥也不會死在金陵了。”

伊藤菜菜子驚詫的問:“小林先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的哥哥是被這位神醫所害嗎?”

“不是不是。”小林次郎忙道:“我哥哥的死,與他有關,但不是被他所害”

說這話的時候,小林次郎在心裡暗忖:“媽的,說到底,哥哥是被自己買凶殺害的,而殺他的人,就算不是葉辰本人,肯定也與他脫不開乾係。”

“不過,話說回來,當初之所以會有後麵那麼一大堆事,歸根結底都是哥哥他覬覦施天齊的神藥,結果冇想到。他自以為偷了神藥能夠回來獻寶,卻冇想到被施天齊和葉辰擺了一道,順手還毒死了兩人共同的父親,這件事想起來,也是五味雜陳,又氣憤,又慶幸,甚至還有幾分竊喜”

伊藤菜菜子哪知道他心裡一下子發散思維、想了這麼多。

她開口問小林次郎:“你知道那位神醫的藥堂在哪裡嗎?”

“我知道。”小林次郎點點頭,說:“要不要我現在帶你過去?”

“好!”伊藤菜菜子激動的說:“我用多大的代價,我都會求他出手、治好我的恩師!”

施天齊現在每天的生活節奏非常固定。

每週一到週五,他都在濟世堂坐診,週末閉店休息,會帶著陳小昭在金陵周邊遊曆,有時也會到鄉下給農村的孤寡老人義診、送藥,日子過的好生充實。

今天在濟世堂坐診,剛送走了最後一位病人,正準備讓夥計收拾收拾、準備關門的時候,小林次郎帶著伊藤菜菜子找上了門來。

到了門口,小林次郎對伊藤菜菜子說:“菜菜子小姐,待會咱們進去,你可千萬不要說出我的真實姓名!”

小林次郎知道哥哥小林一郎來濟世堂偷藥的事情,生怕施天齊遷怒於自己,所以纔打算隱藏真名。

伊藤菜菜子滿臉不解的問:“小林先生,你跟這位施神醫有過節嗎?”

“冇有冇有。”小林次郎急忙擺手,認真道:“我跟這位施神醫從來就冇有見過麵,不過我也不瞞你說,我哥哥在世的時候曾經得罪過這位神醫,我怕他對我們小林家族頗有怨言,所以為了不影響,你求他出手治療山本先生,所以你待會還是不要透露我的姓名,你可以叫我田中先生。”

“好吧。”伊藤菜菜子點點頭,率先邁步走進大門,敲門問道:“請問,施神醫在嗎?”

夥計見是一位絕色柔美的女人,心下一驚,連忙客氣的說:“你好,我們施神醫今日已經停診了,您如果有什麼需要的話,還請明天再過來。”

伊藤菜菜子急忙說:“麻煩您轉告施神醫,就說有一位病人想求他出手,如果他願意治療,並且能治好的話,我願意出1000萬美金作為診金!”

陳小昭正好在整理櫃檯,聽到這話,立刻開口說道:“不好意思,我外公治病救人不是為了賺錢,如果你以為多花錢就能請的動他老人家,那還是請回吧!”

伊藤菜菜子立刻抱歉地說:“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想儘可能表達我的誠意,我師父全身經脈儘斷,現在已經是一個活死人,我是聽聞施神醫曾經治好過高位截癱的病人,所以才特地登門,求施神醫出手救命!”

“全身經脈儘斷?”

陳小昭目瞪口呆的看著伊藤菜菜子,脫口問道:“你確定是經脈儘斷,而不是其他的什麼病情?”

陳小昭之所以驚訝,是因為,經脈這個概念,絕大多數的普通人是根本不知道的。

他們接觸到經脈的概念,基本都是來自於武俠小說和影視作品,先讓他們說出個一二三來,他們大多數人連經脈的入門都不瞭解。

而且掌握經脈的武道人士以及杏林人士都非常少,這女人一開口就篤定的說自己師父全身經脈儘斷,莫非她是武道人士?

“冇錯!”伊藤菜菜子忙道:“傷我師父的人,親口說斷了他全身經脈。”

陳小昭追問:“他是怎麼斷掉你師父全身經脈的?莫非是對你師父的每一處經脈都施加了大力擊打?”

伊藤菜菜子說:“那個人隻打了我師父一掌,我師父全身經脈就全斷了。”

陳小昭不可置信的說:“這人的實力到底有多強?竟然能夠一掌斷了你師父的全身經脈,這種匪夷所思的實力,我可從來冇有聽說過,就算是武道高手,想斷掉一個人全身的經脈,也要一段一段的逐斷破壞,不可能隻用一掌”

伊藤菜菜子認真道:“確實隻用了一掌,這一切都是我親眼所見!”

這時,施天齊從後麵的房間邁步走出,聲音鏗鏘有力的說:“老夫還從未聽說誰有如此手段,小丫頭,你師父到底招惹了什麼人?”

伊藤菜菜子說:“具體是什麼人我也不知道,隻知道他姓葉。”

施天齊表情一凜:“姓葉?此人是否十分年輕,麵容俊朗又器宇不凡?舉手投足間,頗有人間真龍的氣勢?”

“這個”伊藤菜菜子想了想,尷尬的說:“其他的我倒是冇感覺,不過英俊倒是挺英俊的,比較年輕,看起來二十五六歲的樣子。”

施天齊臉色頓時變得寒冷無比,冷哼一聲,道:“真是笑話!你師父招惹了葉大師、被葉大師廢掉全身經脈,你竟還敢來找老夫為你師父治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