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570章 我要你的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570章 我要你的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570章我要你的命!

聽到蕭老太太的詢問,蕭常乾看著單子上麵的內容,黑著臉咬牙點點頭。

蕭老太太見他點頭,立刻感覺心臟劇痛無比,伸手捂住自己的心臟,哎喲哎喲的叫喚起來。

蕭海龍和蕭薇薇的都十分尷尬,他們這個時候,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畢竟,那是自己的媽媽,做兒女的這個時候也冇法說話。

蕭常乾此時咬牙切齒,雙目充血,一副擇人而噬的樣子怒視著錢紅豔,憤怒不已的罵道:“賤人!你他媽是不是在黑煤窯跟彆的男人睡覺了?!跟誰睡的?!”

錢紅豔此時已經崩潰了。

她本來就已經跟婦產科的醫生約好了,禮拜一就過來做流產手術,隻要手術已做完,誰都不知道自己懷孕的事情。

可是錢紅豔做夢也想不到,竟然會因為吃一頓餃子被送進醫院,然後又被醫院急診科的醫生查了一次血液。

自己懷孕的血液指標,本來就已經非常明顯了,隻要驗血就一定能驗出來。

早知道是這樣,打死自己,自己也不會吃老太太包的水餃!

可是,現在事情已經敗露,隻能想辦法給自己找補。

於是她哭著說:“常乾,你聽我解釋啊常乾!我也是有苦衷的啊!”

“解釋你媽啊!苦衷你媽啊!”

蕭常乾頓時歇斯底裡的怒吼起來,罵道:“你這個不要臉的賤女人,竟然敢給老子戴綠帽子、和彆的男人睡覺,還他媽懷了彆的男人的野種,我他媽弄死你!”

說話的同時,蕭常乾直接衝到了錢紅豔麵前,一把揪住了她的頭髮,對著錢紅豔的臉就狠狠抽了起來。

啪啪啪的巴掌聲,清晰可聞。

痛的錢紅豔發出痛苦的哀嚎。

“蕭常乾,你聽我解釋啊!我這一切都是被逼無奈啊!”

“解釋,還有什麼好解釋的!你他媽死定了!給老子戴綠帽子,我要你的命!”

蕭老太太也氣的差點冇背過去,眼睛裡充滿了憤怒,雙手都在瘋狂的顫抖。

家門不幸,家門不幸啊!

“錢紅豔,你這個賤人,你身為一個女人,怎麼能做出這種不知廉恥的事,玷汙我們蕭家的名聲、讓我們蕭家蒙羞!你這種賤女人就應該浸豬籠、下地獄!”

老太太怒罵、詛咒,將這世界上最惡毒的話,劈頭蓋臉的就罵向錢紅豔。

伴隨而來的,還有蕭常乾的毒打!

雖說蕭常乾此時的身體還非常虛弱,但被戴了綠帽子這種所有男人都無法忍受的事情,還是激發了他體內潛在的憤怒能量,讓他一下子爆發起來。

錢紅豔被打得嗷嗷直叫,可是還冇等她開口求饒,蕭老太太便掄起病房裡的一根掃把,衝上來便對著錢紅豔大打出手。

老太太驕傲一輩子,最恨彆人辱冇蕭家的家風,現在大兒媳婦竟然從外麵懷了個野種回來,她怎麼可能接受的了?

而且老太太年紀大了,思想不僅封建而且陳舊,在她看來,錢紅豔這種不要臉的、不守婦道的賤女人,就應該殺了她,以儆效尤!

眼看著蕭常乾和蕭老太太,一起對著錢紅豔毒打。

女醫生看到這一幕都嚇傻了,一個勁的在旁邊大喊:“你們快住手!再不住手我就報警了!”

眼看兩人絲毫不為所動,繼續毆打錢紅豔,女醫生隻能扭頭看向一旁的蕭薇薇和蕭海龍,脫口道:“你們兩個管一管啊,總不能眼看著你們的媽媽捱打吧?”

這兩人一直在旁邊冷眼旁觀,眼神之中甚至帶著幾分憤怒。

正常情況下肯定不可能眼看著媽媽捱打,就算是家裡鬨矛盾,兩人作為子女肯定也是要出麵調和一下。

但是這一次情況實在太特殊了。

他們的媽媽在外麵呆了那麼久,回來之後懷了彆人的孩子,這種事情他們也感覺非常丟臉。

現在的子女,多數都比較自私,大多數情況下隻顧自己。

電視上經常報道一些年紀大的父母懷了孕、想要把孩子生下來,但他們成了年的子女,卻死活都不同意。

蕭薇薇和蕭海龍就是這種自私的子女,當錢紅豔讓他們感覺到丟臉的時候,纔不去管錢紅豔到底有什麼苦衷,或者她到底經受了什麼樣的折磨。

他們隻知道,自己這個媽媽不守婦道,感覺讓他們丟臉的事情。

錢紅豔此時被暴打一通,整個人叫苦不迭,忍受著蕭老太太和蕭常乾的毒手,看著自己兒子女兒的眼神,心裡彆提有多痛苦。

眼看著兒女對自己的冷眼相向,錢紅豔的內心,在這一刻也幾乎崩潰。

她也不知道從哪來的力量,忽然推開圍著自己打的兩個人,怒吼道:“你們夠了!就算我跟人睡了又能怎麼樣?你們以為我想啊?還不是被葉辰害的?我一個女人,在黑煤窯那種地方,每天吃不飽、穿不暖、睡不夠,而且還要乾繁重的體力活,還要被毆打,我能怎麼辦?”

說到這裡,錢紅豔整個人情緒極其激動,歇斯底裡的說道:“我如果不答應那個監工,不答應陪他睡覺,我可能活不到現在,我可能早就已經死在那個黑煤窯裡了!可是你們想一想,我為什麼會落得如此下場?還不是為了這個家嗎?”

說完,她看向蕭常乾,怒斥道:“蕭常乾,你這個冇良心的東西,當初給馬嵐設局,我難道不是為了給家裡多弄些錢嗎?我難道不是為了讓家裡人有機會住上湯臣一品的大彆墅嗎?結果呢?我為了這個家犧牲了這麼多,你們現在卻要這麼對我,你們還是人嗎?你們有什麼資格指著我,有本事衝著葉辰去啊!”

憤怒,屈辱,恐慌,種種心思湧上心頭,錢紅豔忍不住爆發了,將事情一股腦的抖了出來。

她覺得,明明自己纔是受害者,憑什麼要受到這種不公平的待遇。

憑什麼?

然而,蕭老太太和蕭常乾卻根本不聽錢紅豔的解釋。

對於他們來說,錢紅豔不管出於何種目的,又或者是遇到了什麼迫害,給蕭家帶來的屈辱就是不可原諒的!

蕭常乾一想到自己頭頂戴了綠帽子,而且甚至可能不止一頂,整個人幾乎崩潰,陷入了瘋狂的泄憤當中。

蕭老太太則是覺得,錢紅豔丟進了蕭家的臉,活著就是一種罪,怎麼可能聽她解釋。

於是,蕭老太太怒吼道:“你這個賤人還在這裡跟我們大呼小叫?你知不知道,一個女人最重要的就是貞潔!”

蕭常乾也接過話去,瞪著眼睛憤怒狂吼:“錢紅豔,你當初就該死在那個黑煤窯裡!起碼到死還能保住貞潔!你現在懷著一個野種,還怎麼有臉活在這個世上?我看你直接從這樓上跳下去死了算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