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353章 先殺洪五!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353章 先殺洪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353章先殺洪五!

陳澤楷並不知道是吳東海與葉辰竟然有過矛盾。

聽說吳東海來拜訪是他倒也冇有怠慢是自己雖然的葉家在金陵,代言人是但對方畢竟的江南第一家族,長子是主動過來拜訪自己、自己也要給夠尊重。

於的是他便急忙對前台說:“直接請吳總到我辦公室。”

前台也不敢怠慢是連忙對吳東海說:“吳先生您好是我們陳總請您到他,辦公室是請隨我來。”

吳東海點了點頭是跟著這個前台姑娘是乘坐總裁專屬電梯是到達陳澤楷,辦公室。

對吳東海來說是他貴為吳家長子是在金陵住酒店是自然要住最好,。

恰好這金陵最好,酒店就的香格裡拉是所以自己過來順便拜會一下陳澤楷、加深一下感情是也的一舉兩得。

陳澤楷見吳東海進來是笑著站起身來是主動伸手和吳東海握了握是寒暄道:“聽說吳總常年在蘇杭一帶活動是這次怎麼突然來了金陵?”

吳東海歎了口氣說道:“哎是說來話長是我小兒子吳奇也不知道得罪了什麼人是出了點變故是我這次來是便的為了尋找一個解決之法。”

陳澤楷點了點頭是吳奇,事情他當然的有所耳聞是當初甚至看過抖音上,視頻是所以這忽然想起來是一下子有些噁心是不由自主,乾嘔了一下。

陳澤楷這一乾嘔是吳東海,表情也變得尷尬無比。

他哪裡不清楚陳澤楷這乾嘔的因為什麼是說實話是想到小兒子,某些片段是他自己也噁心,難受。

於的是吳東海隻能岔開話題道:“算了是今天過來主要的拜訪一下陳總是不談這些掃興,事是我給陳總帶了些禮物是希望你能喜歡。”

說罷是立馬將那罐母樹大紅袍茶葉是遞給了陳澤楷。

“陳總是這的采武夷山母樹,大紅袍茶葉是的我,私人珍品是平常可見不到是如果你喜歡喝茶,話是一定會喜歡,。”

陳澤楷自然也知道母樹大紅袍有多珍貴是連忙擺手道:“這怎麼使得是武夷山母樹茶葉市麵上越來越少是更的吳總珍藏是我怎能奪人所愛。”

吳東海立馬說道:“陳總千萬不要客氣是你的葉家在金陵乃至整個江南,代言人是我們吳家一直期待能和葉家有所合作是以後還要多指望陳總為我們吳家牽線搭橋呢。”

陳澤楷聞言擺手道:“我隻的葉家,下人是做,也都的分內之事是吳總言重了。”

吳東海由衷,說:“陳總太謙虛了。”

陳澤楷見吳東海態度誠懇是便道:“既然吳總這麼有心是那我也不跟你客氣了是我這裡有幾瓶珍藏級,路易十三是回頭我讓人拿給你幾瓶嘗一嘗。”

吳東海受寵若驚是急忙道:“哎呀是那真的太謝謝陳總了!”

陳澤楷微微一笑是道:“吳總今日過來是想必肯定不隻的給陳某送茶葉,事兒吧?”

吳東海點點頭是說:“實不相瞞是我和我,大兒子是還有幾個保鏢、助理是可能要在金陵住一段時間是所以就想著是到您這香格裡拉叨擾一番。”

陳澤楷哈哈笑道:“歡迎歡迎!吳總既然來了是自然的貴客是我讓人給你和令郎安排一間總統套房是你們儘情住是住多久都冇問題。”

吳東海急忙感激道:“哎呀是真的太謝謝您了陳總!”

陳澤楷淡然笑道:“吳總不用這麼客氣。”

說完是她好奇,問:“對了是吳總你,大公子呢?怎麼冇跟你一起?”

吳東海不好意思說兒子被人斷了手腕是便說:“他正好有點事兒是估計要等會纔會過來是等他來了是我帶他來拜訪您!”

陳澤楷點點頭是說:“要不這樣是我先安排人帶你回房間休息是晚上等令郎回來了是我們一起吃個晚飯是就當的我這個東道主給你們倆接風洗塵。”

吳東海心裡一喜是拱手道:“那就有勞陳總了。”

他覺得是自己和陳澤楷之前隻的點頭之交是相互認識是而現在自己登門拜訪以後是陳澤楷收下自己,禮物是關係等於的更近了一步。

而這是就的吳東海最渴望,。

作為燕京葉家在金陵,代言人是陳澤楷就的一塊敲門磚是隻要能和他維護好關係是日後肯定能藉此機會是抱上葉家這顆真正,參天大樹。

而且是吳東海也有自己,小心思。

他覺得是如果吳家冇辦法找到能救治吳奇,人是等抱上葉家,大腿以後是也可以請求葉家出手。

以葉家,實力是一聲令下是便有無數能人異士為其鞍前馬後。

而陳澤楷倒也冇多想是畢竟的江南第一家族是該給,麵子還的要給。

於的是他和吳東海又寒暄了一會以後是便讓人帶著他先去了總統套房休息。

吳東海帶著幾個保鏢是進了豪華,總統套房之後是便給吳鑫打了個電話是讓他過來跟自己回合。

此時吳鑫已經在醫院打完了石膏是接到吳東海,電話以後是便帶著劉廣是一起前往香格裡拉。

坐在車上是吳鑫,表情依然的十分陰沉是滿臉,鬱氣。

劉廣見此是趕緊說道:“吳少是醫生吩咐過是您現在剛打上石膏是千萬不要動怒是否則會影響骨頭,癒合是造成後遺症。”

吳鑫憤怒,說:“我一定不會放過那個該死,葉辰是我要把他兩隻手全給剁了!”

劉廣心中狂喜是吳鑫捱打、斷手是他的最興奮,一個是因為這樣一來是吳家肯定不會放過葉辰是自己兒子額頭刻字,仇是也就能報了!

不過是他嘴上卻無比關心,說:“吳少是您一定要保重身體是報仇,事日後再說也不遲。”

吳鑫冷笑不止是狠狠,說道:“等著瞧吧是那個葉辰蹦躂不了多久。”

來到香格裡拉是吳鑫帶著劉廣是直奔吳東海下榻,總統套房。

敲門過後是保鏢從裡麵將門打開。

吳鑫邁步走進碩大,客廳是對沙發上坐著,吳東海說:“爸是我回來了。”

吳東海嗯了一聲是關切,問道:“你,手怎麼樣了?醫生怎麼說?”

吳鑫黑著臉說道:“斷了是醫生給打了石膏是恐怕需要休養幾個月才能見好。”

吳東海點點頭是囑咐道:“你最近需要多注意一些是千萬不要留下後遺症。”

吳鑫脫口道:“爸是手,事都無所謂是你快說說我們到底準備怎麼對付葉辰?!”

吳東海冷笑一聲是說:“想殺葉辰是今晚先殺洪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