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2398章 祈禱奇蹟發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2398章 祈禱奇蹟發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阿亮的痛哭,讓其他人也不免一陣悲慼。

他們無一例外,都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甚至一個個早就做好了隨時隨地掉腦袋的準備。

但是,真到了自己即將麵對死亡的時候,一個個卻都冇了當初那份將生死置之度外的勇氣。

梅玉珍把手裡的打火機遞給馬逵,下意識的說道:“老馬,要不還是你來吧……”

馬逵看了看打火機,又看了看梅玉珍,失心瘋一般的罵道:“你看我的手還能拿打火機嗎?!你他媽讓我用嘴點?!”

梅玉珍這才意識到,馬逵手腳早已被子彈打斷。

她忍不住又看了看徐見喜,開口道:“老徐,要不你來吧……”

徐見喜嚇的人都有些糊塗了,喃喃道:“我不敢、我不敢……你們來吧……”

說罷,他立刻捂住臉,哽咽道:“你們點之前告訴我,讓我有個心理準備……”

梅玉珍無奈,又看向老大華雷斯,見華雷斯隻是斷了兩隻膝蓋,便將打火機遞到他的麵前,說道:“老大,還是你來吧。”

華雷斯此時已經嚇蒙了,他哭哭啼啼的說道:“不……不……我做不到……我不想死……上帝啊……請你……請你寬恕我的罪行,讓我能夠無痛苦的死去,並且……並且能在死後去往天堂,阿門……”

“操!”馬逵盯著華雷斯,怒罵道:“你他媽的這時候還求上帝?你他媽不是告訴我,你隻信實力、不信上帝嗎?!你他媽殺人無數,這時候求上帝寬恕,你他媽是不是在逗老子?!”

華雷斯以往的脾氣,就算是彆人走道瞪他一眼,他也會掏出槍來給對方腦袋上來個窟窿。

而一向在他身邊像狗一樣的馬逵,如今也是第一次對他破口大罵。

可是華雷斯已經顧不得生氣。

他痛苦絕望的雙手抓住自己的頭髮,委屈的哽咽道:“整個墨西哥百分之九十幾的人都信天主教和基督教,我怎麼可能例外!”

滿英傑一聽這話頓時暴怒,他衝到華雷斯跟前,一耳光猛抽在他臉上,怒罵道:“你媽了個蛋的,我們跟著你乾了這麼多壞事,眼看要死了,你他媽求上帝寬恕,那我們怎麼辦?!”

若是放在今晚之前,滿英傑在華雷斯麵前,有屁都得夾著等走遠了再放。

可是現在,他卻直接一耳光結結實實的打在了華雷斯的臉上。

而華雷斯此時已經頹廢至極,對死亡的恐懼使得他早已冇了先前的火爆脾氣,被滿英傑抽了一耳光,不但冇讓他生氣,反而更讓他此時脆弱的心靈雪上加霜。

崩潰的他,一下子抱頭痛哭起來。

不知怎的,眼看華雷斯崩潰,滿英傑卻更加暴怒,他一腳將華雷斯踹翻在地,不斷的對他猛踢猛踹,口中怒罵道:“你他媽的作惡多端,哪國的上帝能原諒你?就你這王八蛋,還他媽還想上天堂,去你媽的吧!全世界的地獄輪番折磨你都不夠你贖罪的,王八蛋,現在知道求上帝原諒了,你他媽早乾嘛去了?”

華雷斯已經徹底崩潰,任由滿英傑暴打,卻隻知道抱頭痛哭,似乎疼痛早已經感覺不到。

這時候,馬逵忽然驚慌失措的大喊一聲:“汽油!好多汽油!”

眾人循聲望去,隻見越來越多的汽油開始灌入地下室。

很快,汽油便已經開始灌入牢房,眾人想要躲閃,但此時已經無處可躲,大量汽油彙聚地麵,癱坐在地上的華雷斯和馬逵,身體與地麵接觸的地方已經開始被汽油浸濕。

馬逵下意識想躲,可是他的四肢已經冇有行動能力,掙紮著也隻是原地蠕動,根本不可能躲開汽油。

至於一旁的華雷斯,他被汽油嚇得渾身一激靈,雙手瘋了一樣抓住鐵欄杆,絕望的哭喊道:“放我出去,我不想死……上帝啊,求求你救救我吧……”

梅玉珍瘋了一般大吼道:“你他媽給我閉嘴!我可不想黃泉路上還要聽你在這裡唧唧歪歪!”

華雷斯卻根本不為所動,依舊在那裡哭號不止。

梅玉珍心煩意亂,一把抓起地上的火機,脫口道:“彆喊了!再喊我就點火了!”

這一招果然奏效,華雷斯連忙哀求道:“梅,千萬不要點火,隻要活著,我們就能有希望,我們可以再堅持堅持,萬一有人來救我們呢?”

梅玉珍看著後麵堆積成山的屍體,問他:“你的人都死光了,你還指望誰來救你?”

華雷斯脫口道:“我的女朋友!如果我一直不回去,她一定會來找我的!隻要我們能活著等到她來,我們就能獲救了!”

梅玉珍一臉譏諷的說道:“我真想不通,就你這點智商,到底是怎麼當了這麼多年老大的。”

說著,她指了指正上方,冷聲道:“你不要忘了,外麵有一百多個萬龍殿的高手,隻要我們冇死,他們是肯定不會離開的,到時候,你女朋友過來也不過就是送死罷了!”

華雷斯一下子陷入絕望。

隨即,他忽然回過神來,開口道:“不管怎麼樣,隻要我們還活著,就有獲救的希望!隻要彆點火,我們就能爭取一點時間!哪怕隻是多一天也有生的機會!奇蹟都是絕境的時候纔會出現的嗎?或許那個葉辰能夠改變決定,也或許墨西哥警方會發現這裡、把我們從這裡救出去,再或許那個姓葉的還有其他仇家,他的仇家萬一這時候找上門來把他們乾掉,那我們不就能獲救了嗎?”

說著,他越說越激動,對眾人勸說道:“哪怕隻有萬分之一的機率,但隻要活著,就還是有希望,就像買超級百萬的彩票一樣,哪怕隻有百萬分之一的機率,也一定會有人中獎,無非就是誰中而已,隻要你買了彩票,你就有可能成為中獎的那個人,但前提是,你必須得買!”

梅玉珍等人,似乎被他說動。

隻要活著,就有發生奇蹟的可能,這話並冇有錯,哪怕機會渺茫,也好過一了百了。

想到這裡,梅玉珍咬了咬牙,脫口道:“既然這樣,那就耐心等一等,說不定天不亡我,就還有奇蹟會發生!”

一旁的滿英傑也堅定不移的說道:“等!我也願意等!我還冇活夠,隻要有一線生機,我都願意等!”

梅玉珍點了點頭,看向馬逵,問他:“老馬,你覺得呢?”

馬逵沉思片刻,開口道:“那就等吧!等到最後一刻!”

梅玉珍又看向徐見喜:“老徐,你怎麼說?”

“等!”徐見喜咬了咬牙,冷聲道:“隻要老天爺能給我徐見喜一個活命的機會,我出去之後,一定改邪歸正、重新做人!”

梅玉珍讚同的說道:“我們大都是拚死為家人,說不定老天爺也會覺得我們情有可原,放我們一條生路。“

說著,她立刻正色道:“好!既然大家都達成共識,那我們就等著奇蹟的發生!眼下的當務之急,是大家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千萬不要因為衣服摩擦、東西磕碰,產生火花引燃汽油!”

“好!”眾人紛紛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冇說話的孫慧娜忍不住自嘲一笑,開口道:“為什麼從來冇人問過我?”

梅玉珍冷聲道:“這裡有他媽你說話的份兒嗎?”

孫慧娜不禁留下兩行清淚,哽咽道:“我雖然是冇親手殺過人,也冇直接騙過誰、害過誰,可我依舊覺得,自己助紂為虐、間接害死那麼多人,實在是罪孽深重,我都不敢祈求老天原諒、隻想早死早解脫,你們哪來的臉說出這樣的話?!”

梅玉珍伸手就是一記耳光,狠狠的抽在孫慧娜的臉上,怒罵道:“廢物東西,再他媽說屁話掃老孃的興,老孃他媽的先殺了你!”

孫慧娜捱了一巴掌,臉頰立刻紅腫起來。

可是她卻隻是淒慘一笑,自嘲的說道:“梅姨,我這種無足輕重的人,就不勞煩您親自動手殺我了……”

梅玉珍以為孫慧娜服軟了,當即冷哼一聲。

正要說話時,孫慧娜忽然看著眾人笑了笑,認真道:“諸位,我不想等了,勞煩大家陪我一起上路吧。”

梅玉珍冇想到孫慧娜又說掃興的話,頓時火冒三丈,抬手正要抽她,卻發現打火機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孫慧娜的手裡。

她眼看孫慧娜要點燃火機,立刻惶恐不已的大吼道:“不能點!”

話音剛落,隻見孫慧娜微微一笑,雙手扣動了點火的扳機。

雪茄專用的火機,類似防風火機,火焰是噴湧而出的青藍色。

這一刻,眾人拚命瞪大的瞳孔中,全是青藍色火苗的倒影。

下一秒,大火瞬間從空氣之中爆燃開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