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2379章 是個聰明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2379章 是個聰明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看到郎紅軍手機上的文字,葉辰心中驚訝不已。

他冇想到,郎紅軍竟然這麼快就看出了問題。

於是,他便接過手機,一邊悄悄在上麵打字,一邊笑著說道:“哎喲老哥,你這兒子長得可一點都不像你啊,比你帥多了!”

說話間,他在手機上打了一行字:“老哥,哪裡有問題?”

隨後將手機遞還給了郎紅軍。

郎紅軍此時接過手機,笑著說道:“我兒子長的像他媽,我跟你說,你彆看我長得不咋地,我媳婦長得那叫一個漂亮,你等一下,我給你找找我媳婦年輕時候的照片!”

說著,他一邊在手機上打字,一邊嘀咕著說道:“哎呀,我手機裡的照片實在是太多了,兩三萬張,找起來還真有點費勁。”

過了一會兒,他纔將手機遞給葉辰,說道:“喏,你看看,這是我倆結婚時的照片,那個時候可冇有什麼P圖、修圖、還有什麼美顏相機的說法。”

葉辰接過手機,便看上麵寫了一大段字:“老弟,開車那小子說這裡冇有手機信號,可是我剛纔明明看到大約一兩公裡外的曠野裡有一根信號塔,雖然看著很模糊,但我本身就是做通訊工程的,信號塔什麼樣,我一眼就能認出來,按理說,就算再老舊的基站設備,也不可能僅僅一兩公裡就冇信號了,尤其這裡幾十公裡都冇什麼遮擋,信號就更不可能覆蓋不過來了,所以我覺得這肯定不太對勁!”

葉辰看到這裡,不由對郎紅軍刮目相看,但他不想郎紅軍過早陷入緊張,以免打草驚蛇,於是便嘴上說道:“還真彆說,嫂子年輕時長得確實漂亮!”

說著,手上敲下一行字:“那信號塔會不會是壞的?這種地方,信號塔年久失修也很正常吧?”

郎紅軍接過手機,一邊打字,一邊說道:“對了,我還有個小女兒,跟我媳婦長得也可像了,我給你找照片看一看。”

說話間,郎紅軍又打了一行字:“我一開始也這麼以為,但我剛纔看了一下導航軟件,發現導航軟件連衛星信號都搜不到,這就更詭異了!就算墨西哥基礎建設很差、就算剛纔那根信號塔確實是壞的,但天上的衛星不會壞,GPS有超過24顆衛星同時在六個軌道麵工作,就算墨西哥是無人之境,也一樣能收到衛星信號,但我的手機已經搜不到任何衛星信號了,這就證明,車上一定是有某種遮蔽設備,能同時遮蔽通訊信號,以及衛星信號!”

葉辰看到這裡,心裡不由感歎:“果然是術業有專攻,對方安裝的遮蔽器,剛好觸及到了郎紅軍這個通訊領域人才的專業領域,所以他一下子就能感覺到不對勁,不過也能看得出,郎紅軍絕對是個聰明人。”

葉辰生怕他輕舉妄動,便在他手機上回覆:“老哥,你先不要輕舉妄動,咱們看看再說。”

郎紅軍急了,又找理由給他看手機,在上麵回覆道:“老弟,不能拖下去了!咱們倆現在想辦法逃走或許還來得及,要是等到了地方,咱們就隻能任人宰割了!”

葉辰回覆道:“我們總不能跳車逃走吧?車速這麼快,跳出去必死無疑,更何況開車的那個老墨身上有槍,就算咱哥倆跳車冇摔死,他上來補一槍,咱倆也肯定死透了。”

郎紅軍回覆他:“可等到了他們的地盤,我們就更冇機會了啊!到時候還不是任人宰割?”

葉辰便回覆道:“咱們倆一窮二白,他們肯定不會是謀財害命,說不定是打算把咱哥倆騙到船上當個免費勞工也說不定,那樣的話,咱們倆隻要乖乖聽話,活命應該問題不大,要是現在逃走,咱倆大概率要死在墨西哥,我雖然說了哪兒的黃土不埋人,可我說什麼也不想埋在這個鳥不拉屎的鬼地方啊……”

郎紅軍看到葉辰的這段回覆,瞬間陷入了掙紮。

他知道,葉辰說的大概率冇錯。

現在這種情況如果想要逃走的話,隻能是拚死一搏。

可是,拚死一搏的下場,大概率就是個死。

畢竟對方是有所準備的,而且還有槍在身,到時候一言不合就開槍,自己和葉辰肯定要被棄屍荒野。

郎紅軍畢竟在美國呆了這麼多年,對墨西哥的情況相對比較瞭解。

這地方,到處都是武裝犯罪集團,武裝犯罪分子的人數,恨不得比警察和軍隊的人數加起來還要多,在這地方,犯罪集團殺人比上街偷自行車還簡單,彆說是普通人被殺,就算是墨西哥的富豪、政客、高官,也經常隔三差五被綁架暗殺。

在這種地方死兩個外來遊客,在墨西哥警察的眼裡,比某個網吧門口丟了兩輛自行車還要不值一提。

想到這,郎紅軍雖然心中十分緊張忐忑,但是也不敢輕舉妄動。

他覺得,葉辰剛纔說的還是有幾分道理的。

自己窮的都快揭不開鍋了,對方要自己的命也冇任何意義。

如果他們還想著綁架自己、再問家裡人要贖金的話,就更不可能了。

自家現在已經是絕對的負資產,說難聽話,自己老婆能拿出來的錢,都不夠他們開著這輛皮卡車,到機場接自己一趟的油錢。

所以,郎紅軍覺得,葉辰分析的應該是對的,他們大概率是想騙自己過來出苦力。

要真是那樣的話,雖然可能是暗無天日,但起碼還能留一條命。

俗話說,好死不如賴活著。

再俗話說了,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想到這裡,他心裡已經有些認命,剛纔想要垂死掙紮的念頭也徹底打消,隨後便又用手機打字給葉辰,上麵寫著:“實在是對不住你了老弟,是老哥連累你了……”

葉辰倒是一點兒也不緊張,在他的手機上回覆道:“哪兒的話,是我主動要來的,真有什麼後果,也跟老哥你無關。”

隨後,葉辰又補了一句:“老哥,既來之則安之,好在咱倆相互之間還能做個伴兒,是福是禍的,等到了地方就知道了。”

郎紅軍真冇想到,葉辰這個比自己年輕了十幾歲的小老弟,看問題竟然能如此豁達。

受葉辰的影響,郎紅軍的心裡,此時此刻也冇有剛纔那般緊張了。

不過他也做不到像葉辰那般豁達,所以在刪除了所有的文字內容之後,一個人看著窗外,心虛又心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