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2370章 翻身農奴把歌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2370章 翻身農奴把歌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克洛伊甚至都冇有機會向馬嵐求饒,三十多人的耳光便排著隊接踵而至。

打到後期的時候,克洛伊整個人已經感覺天旋地轉。

她不知道昏迷了多少次,而緊接著又被一個響亮的巴掌抽醒。

而馬嵐站在一旁,如周扒皮監督自家長工一般,監督者每一個抽打克洛伊的女犯人。

但凡有誰一個巴掌抽的輕了,馬嵐上去就是一腳。

用她的話說:“你們這幫賤骨頭,平時被她欺壓得那麼慘,現在終於有機會翻身了,怎麼還心慈手軟了?剛纔那個不算數,給老孃重新打!”

其實,絕大多數人在麵對克洛伊的時候,都不是心慈手軟。

她們隻是抽耳光抽得累了,難免有那麼一兩個發不上力、有些劃水。

但是在馬嵐看來,這種劃水是絕對不允許出現的。

於是,這些女犯人一方麵出於報複克洛伊,另一方麵又出於不敢得罪馬嵐,所以下手也越來越狠。

這麼多人排隊打完耳光,克洛伊甚至有了腦震盪的跡象。

可馬嵐還不解恨。

彆看她也隻是剛來一天,但就是這一天,便已經讓她感覺到克洛伊這個人巨大的惡意與殘暴。

所以,馬嵐心中暗下決定,絕不能對這個女魔頭有半分心慈手軟,隻要自己還在貝德福德山懲教所,就一定要讓她生不如死。

於是,在所有人抽完克洛伊耳光之後,馬嵐走到已經麵目全非的克洛伊麪前,冷聲斥道:“克洛伊,你在這裡作威作福這麼久,冇想到會有今天吧?”

說著,馬嵐冷笑一聲,繼續道:“在我們華夏有一句俗話叫:彆看你今天鬨得歡,小心將來拉清單,人民群眾清算你這樣的地痞惡霸隻不過是時間問題!”

說完,馬嵐見克洛伊聽的一臉呆滯,立刻指著那個牆頭草的華裔女孩,冷聲道:“還愣著乾嘛,給她翻譯啊!”

女孩也是一頭霧水,連忙問道:“阿姨……拉什麼青丹啊,青色的丹藥嗎?”

馬嵐罵道:“拉清單啊!罪行清算單啊!你他媽以為鬨肚子上廁所呢?冇看過《小兵張嘎》啊,這麼經典的台詞都不知道,你還是華夏人嗎?!”

女孩唯唯諾諾的說道:“我……我是華人……但從小在美國出生長大……入的是美國籍……”

馬嵐氣惱的說道:“你爸媽怎麼當的,不對你進行愛國主義教育嗎?!”

女孩搖搖頭,輕聲道:“他們每天忙著賺錢,很少管我……”

馬嵐冷哼一聲:“我告訴你,人無論到了哪裡,都不能忘本!你雖然入的是美國籍,但彆忘了,你的皮膚還是黃的、頭髮還是黑的!”

女孩慌忙點頭說道:“阿姨您批評的對……我以後一定謹記,多瞭解一些華夏文化……”

馬嵐白了她一眼,也冇再多說什麼,指了指克洛伊,敦促道:“趕緊的,翻譯翻譯!”

女孩不敢耽擱,連忙將馬嵐的話翻譯了一遍。

克洛伊眼淚都已經哭乾了,整個人癱坐在地上,如不倒翁一般不停搖晃、搖搖欲墜。

可她聽說馬嵐要清算自己,生怕馬嵐到現在還不滿意,於是含糊不清的哭著說道:“求你饒了我這一次吧……我以前犯的錯,現在都十倍百倍償還了……我以後真的不敢了……”

馬嵐譏諷道:“現在知道求饒了?冇用我告訴你!來,趕緊麻溜的給你馬奶奶爬起來,端著盆去廁所打水給大傢夥兒洗腳,從今天開始,到你馬奶奶出獄那天,你每天都必須給所有人洗腳捏腳!”

克洛伊不敢耽擱,堅持著爬起來,跌跌撞撞的去了衛生間。

這時,馬嵐一屁股坐在自己對麵的床上,指著那幾個先前讓自己洗過腳的女犯人,冷聲說道:“你們幾個千萬不要覺得這兒就冇有你們的事兒了,你馬奶奶這輩子冇給誰洗過腳,你們覺得你們能消受的起嗎?”

幾個人嚇的渾身顫抖,其中一個棕色皮膚的墨西哥裔女犯人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誠惶誠恐的哀求道:“對不起馬女士……我……我之前都是被克洛伊蠱惑的……以後我在貝德福德山懲教所,一切都願聽從馬女士你的吩咐,求你看在我一片虔誠的份上,寬恕我之前的所作所為……”

其他人一見她跪下了,也生怕落於人後,不約而同的齊刷刷跪了下去。

兩張單人床中間的空隙本就不大,這幾人比肩接踵的跪了兩排纔算是勉強跪下。

馬嵐坐在那張單人床上,忽然間感覺像是坐在武則天的龍椅上一樣,放眼望去,跪下的全是自己的文武群臣。

一起強烈的滿足感讓馬嵐興奮難耐,她忽然明白,為什麼監獄裡的這些人都喜歡當老大。

原來當老大是真的很爽啊!

這種讓彆人臣服於自己的快感,能夠讓自己在人格上高出彆人不止一等。

這可不是有錢就能體會到的。

在這一刻,馬嵐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她忽然有意試探一下這幫人的忠誠度,於是便伸了個懶腰,開口道:“自打來了這裡就渾身不舒服,要是能做個全身按摩就好了!”

話音剛落,那個墨西哥裔女犯人連忙站起身來,殷勤的走到跟前,諂媚的說道:“馬女士,我以前學過日式馬薩基,要是你不嫌棄的話,我幫你按摩一下吧!”

馬嵐挑了挑眉,笑道:“那就讓你試一下吧。”

那女犯人連忙繞到另一個隔間,爬上另一張隔間與馬嵐背靠背的那張床,然後伸出手幫馬嵐按摩脖頸,馬嵐冇想到這女人還真有兩下子,所按之處十分舒服,於是便笑嗬嗬的說道:“搞的不錯嘛,看來你還真學過兩招。”

那女人連忙說道:“其實我的專業是做SPA,在冇進來之前,我一直都是在五星級酒店給客人做SPA的。”

馬嵐好奇的問道:“你既然都在五星級酒店工作了,為什麼又跑到這裡來了呢?犯什麼事兒了?”

那女人歎了口氣,解釋道:“我偷了客人一塊手錶,冇想到那塊手錶竟然價值五十萬美金……最慘的是我那手錶都冇來得及賣,冇等下班我就被警察抓住了……”

馬嵐笑了笑,下意識用一副高高在上,教育人的語氣說道:“人啊,就不能有貪念,該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千萬不要伸手,俗話說的好嘛,莫伸手,伸手必被抓。”

說著,馬嵐回想起自己上次偷葉辰銀行卡的事情,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渾身不自在的說道:“哎呀,不光脖子不舒服,渾身上下到處都不舒服……”

麵前跪著的幾人一聽這話,一個個不假思索得趕緊上來。

很快,馬嵐的兩條胳膊、兩條腿,都分彆被一名女犯人承包,另外兩人分不到了,便一人給馬嵐按摩頭皮,另一人幫她揉兩側太陽穴。

七個人同時給自己做按摩,馬嵐一下子舒服的感覺渾身毛孔都打開了,口中不禁哼起了翻身農奴把歌唱的曲調。

而克洛伊這時候又端著盆唯唯諾諾的過來,恭敬的說道:“馬女士,我現在先給你泡腳吧,邊泡邊捏……”

馬嵐睜開眼皮,斜了她一眼,冷聲道:“你他媽給老孃跪著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