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2361章 女魔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2361章 女魔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馬嵐完全理解錯了在美國監獄裡的生存邏輯。

在這裡,如果你真是無辜的,那其他犯人一定會往死裡欺負你;

但如果你是重刑犯,而且還是有背景的重刑犯,那這裡的其他犯人,不說一定把你當祖宗供起來,起碼也知道你不是好惹的,所以儘可能離你遠一些。

如果馬嵐承認自己是毒販,這幫人一定會對她敬而遠之。

畢竟,在美國,毒販是亡命徒的代名詞,而且毒販從來不會單獨行動,背後都有一個心狠手辣、武裝到牙齒的組織。

可是,馬嵐生怕彆人真誤會她是毒販,所以一緊張就把實話抖了出來。

這一下就等於親手把自己在這監室的地位,按到了地板上。

這也是為什麼,紅髮女人一聽她說的這番話,不假思索的就打她耳光。

而這紅髮女人抽了馬嵐一巴掌還不滿足,她大步衝上前來,死盯著馬嵐,認真道:“告訴你,在我的地盤,如果你想少受罪的話,就乖乖讓你的家人給你的賬戶裡多存些錢,我有很多要買的東西,不過賬戶裡的錢不夠,這是你表現的機會,如果你家人給你存的錢足夠多,你在這裡就能少受點罪。”

說罷,她想起什麼,抓住馬嵐的衣領,繼續說道:“哦對了,友情提醒一下,負責這個監區的獄警傑西卡·布朗斯通,私下裡販賣香菸,她賣的美國精神牌香菸,一包要四十美金,一條起售,不過她的香菸不能通過你在監獄裡的賬戶購買,需要你通知外麵的家人,把現金交到她手裡,她纔會把香菸帶進來。”

馬嵐滿臉緊張的說道:“我……我不抽菸啊……”

那紅髮女人冷笑一聲,又是一巴掌抽在馬嵐臉上,怒罵道:“蠢貨,你不抽我抽!從明天開始,你每天要讓傑西卡·布朗斯通給我一條美國精神牌的香菸,記住,是三包!我和我的這些小姐妹們,最近都有些菸草短缺,你最好識相一點,否則的話,我一定要你好看!”

馬嵐頓時哭喪著臉說道:“我剛被關進來,還冇機會跟家裡人聯絡,我去哪給你弄一條香菸啊!”

“那我不管!”紅髮女人冷冷道:“總之明天晚上之前,我要是見不到一條美國精神,那我就打死你!”

說著,她又警告道:“哦對了,忘了告訴你,如果你敢去找獄警告狀,我會把磨尖的牙刷柄插進你的喉嚨,不信我們就走著瞧!”

馬嵐頓時嚇得哇哇大哭。

這時,一個年輕的華裔女人走上前來,低聲說道:“阿姨,這個紅頭髮的名叫克洛伊,貝德福德山懲教所已經待了五年了,在這裡是出了名的獄霸,不光咱們這個監室有她不少跟班,其他監室也有許多人是跟她混的,你最好不要招惹她,否則下場會很慘的。”

馬嵐見到同胞,頓時哭著說道:“她這人也太不講道理了,憑什麼抽我倆大嘴巴子啊……我招誰惹誰了我……我委屈死了我……”

紅髮女人克洛伊聽馬嵐哭的心煩,一把抓住馬嵐的頭髮,另一隻手又抽了她一個耳光,同時冷聲道:“再讓我聽見你哭,我就把你的嘴撕爛!”

馬嵐是真冇想到,美國的女子監獄裡麵竟然如此黑暗,剛進來還冇幾分鐘,就被連抽了三個大嗶兜,整個人都被抽懵了不說,臉也很快便腫脹起來,疼的鑽心。

那個克洛伊見馬嵐的臉腫成豬頭,輕蔑的笑道:“你記住,今天隻是稍微給你一點教訓,明天如果我見不到煙的話,後果自負!”

說著,她對身後一個女人吩咐道:“珍妮,你去接一盆水過來!”

被叫做珍妮的女人立刻跑到衛生間,很快便端著滿滿一盆水走了回來。

克洛伊看著馬嵐,冷聲說道:“不好意思,今天你隻能睡地板了。”

說著,便衝那珍妮使了個眼色。

珍妮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戲謔的看著馬嵐,徑直將一盆水全部潑在了她的床上。

這下,不隻是剛領的被褥被水澆透,就連枕頭、床墊也都冇法用了。

馬嵐不敢說話,更不敢反抗,隻能唯唯諾諾的看著自己不斷滴水的床,心中又恨又悔。

恨的自然是這個克洛伊欺人太甚,悔的,是自己好好的牌打的稀巴爛。

她在心中哽咽暗想:“我真是悔死了啊悔死了……要不是我被梅玉珍和宗秋華那兩個王八蛋忽悠,我現在已經飛回金陵了!再把葉辰送我的項鍊賣掉,我現在日子過得不要太愜意……怎麼會淪落到在美國蹲監獄!而且還要受這些獄霸欺辱……”

這時,克洛伊看著馬嵐,冷笑道:“聽說你們華夏人都特彆喜歡足部按摩,正好我這兩天腳底板不舒服,你去弄一盆熱水,給我好好捏捏腳!”

馬嵐下意識的說道:“我……我不會啊……”

“不會?”克洛伊冷笑一聲,從馬嵐剛領的個人物品裡拿過一支牙膏,直接打開蓋,將牙膏對準馬嵐的嘴巴,便一口氣擠進去一大半,擠得馬嵐滿嘴都是。

馬嵐一邊試圖閃躲,一邊試圖將牙膏吐出來,但克洛伊卻對著身邊的珍妮招了招手,珍妮立刻叫來另外兩人,嫻熟的將馬嵐按在濕漉漉的單人床上,然後兩個人死死壓住她的肩膀、讓她動彈不得,另外一人則死死捂住她的嘴,讓她滿嘴牙膏想吐也吐不出來。

這種整人的手段,克洛伊和她的手下早就已經輕車熟路,馬嵐被死死捂住嘴,隻能勉強靠鼻子呼吸,但由於滿嘴都是牙膏,味道辛辣,很快便嗆的她住不住要咳嗽,可是這一咳嗽不要緊,一部分牙膏混合著口水從鼻孔裡噴了出來,灼燒著整個上呼吸道,讓她整個人痛苦無比。

這時,克洛伊殘酷的笑了笑,厲聲道:“識相的就把嘴裡的牙膏給我吞下去,否則的話,我就要去廁所裡弄點東西餵你吃進去了!”

馬嵐一聽這話,頓時嚇得魂飛魄散,顧不得這牙膏的辛辣生澀,隻能咬著牙一點點將口中的牙膏吞進肚裡。

吃了大半支牙膏的馬嵐,整個食道連同胃部都如火燒一般灼熱疼痛,眼淚更是止都止不住。

她心中不由哀嚎:“這個紅毛女鬼子,怎麼比張桂芬還要壞得多!簡直就是個女魔頭!你他媽的給老孃等著,以後你要落在老孃手裡,你看老孃怎麼十倍、百倍的折磨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