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2349章 關照一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2349章 關照一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馬嵐在詹姆斯·懷特的陪同下前往醫院的時候,葉辰正在趕來紐約的路上。

詹姆斯·懷特把情況及時彙報給了費建中,費建中又在第一時間,把情況反饋給了葉辰。

按照詹姆斯·懷特的說法,他最多能為馬嵐申請一到兩天的醫院治療,但是在醫院治療結束之後,馬嵐就必須參加預開庭。

距開庭的時候,法官會根據案件的大概情況,針對馬嵐是否能夠被保釋作出裁決。

如果可以被保釋的話,那麼法官會給出一個保釋金的金額,隻要錢到位,人就能夠暫時恢複自由。

可是,據詹姆斯·懷特說,馬嵐這次案子所涉及的違禁品數量實在太多,所以保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也就意味著遇開庭之後,馬嵐就會被收進看守所裡暫時羈押。

和國內差不多的是,美國也有jail和prison這兩種機構,雖然翻譯起來都有監獄的意思,但前者其實更類似於華夏的看守所,用來暫時羈押罪狀較輕,或者還未判決的嫌疑犯,而後者纔是真正意義的監獄,用來監禁那些已經被判刑的罪犯。

馬嵐要被羈押的,便是前者。

為了不讓葉辰太過擔心,費建中也向他承諾,說自己可以通過特殊渠道悄悄的先把馬嵐從裡麵撈出來。

甚至如果葉辰需要的話,他可以直接把馬嵐送回華夏,而且這邊的事情他也可以完全擺平。

不過葉辰謝絕了他的好意。

一方麵是葉辰不希望自己的老婆,覺得自己的能力過大。

另一方麵,他也希望馬嵐進去好好長長記性。

上次進看守所,馬嵐記住了,不能隨便偷彆人的東西,尤其是不能隨便偷彆人的銀行卡,但是那次進看守所的經曆也僅僅給了他這一個教訓,並冇有讓馬嵐意識到這個世界的險惡,更冇有讓馬嵐徹底斷了自己的貪心和貪念。

葉辰雖然不知道,馬嵐這次具體是怎麼上的當,但以他對自己這個丈母孃的瞭解,他非常清楚對方一定是許諾了馬嵐某種意義上的好處,所以纔會讓馬嵐如此放鬆警惕。

所以在葉辰看來,讓馬嵐受點教訓,絕對是天經地義的。

不過葉辰也很清楚,馬嵐這次犯的錯,和上次偷自己銀行卡、試圖把自己銀行卡裡所有的錢都轉走比起來,還是稍微要輕一些。

所以,他受教訓歸受教訓,但絕對不能在裡麵受太大的罪。

在美國治安本來就不好,看守所裡關的估計都是殺人放火、等待宣判的嫌疑犯,這種情況下以馬嵐囂張的口齒和柔弱的身板,在裡麵搞不好是要鬨出人命的。

於是,他便打電話給萬破軍,開口便道:“破軍,我丈母孃出了點事情,再過一兩天可能會進紐約的看守所,你先想辦法提前安排幾個女戰士進去,到時候在裡麵也能關照一下。”

萬破軍知道葉辰的丈母孃是個什麼貨色,所以他一聽這話,便立刻問道:“葉先生,您是希望屬下往好了關照,還是往壞了關照?如果是我壞了關照的話,那我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

“彆!”葉辰趕緊打斷他的話,認真道:“當然是往好了關照了,你想到哪兒去了?”

萬破軍連忙道歉:“對不起,葉先生,是屬下想錯了……您放心,屬下現在就安排人提前進去,絕對確保您丈母孃進去之後,不會受到一丁點兒欺負。”

葉辰囑咐道:“如果她進去之後有人欺負她的話,也千萬彆讓你的戰士們太早乾預,要是乾預的太早,就顯得有些假了,不合邏輯,可以先讓她吃點虧,再以同胞的理由出手乾預。”

萬破軍不假思索的說道:“葉先生,您儘管放心,屬下會安排好的。”

葉辰又道:“還有一件事情。”

萬破軍恭敬道:“葉先生您請說。”

葉辰認真道:“你幫我調查一下普羅維登斯,一個名叫陳麗萍的華人,差不多五十多歲的樣子,這個人用的應該是假身份,但是她居然用這個假身份,在普羅維登斯生活過,就一定會留下線索,所以我需要你儘快幫我查出這個人目前的下落。”

說著,葉辰又囑咐道:“還有,他們這個團夥在紐約這邊應該也有一個對接人,你想辦法調查一下機場的監控,然後看看跟我丈母孃街頭的到底是什麼人,想辦法把她的下落也查出來,最好是能直接把人抓住。”

“冇問題!”萬破軍毫不猶豫的說道:“葉先生放心,一切交給屬下去辦!”

葉辰心裡很清楚,那個陳麗萍肯定會想辦法監控馬嵐的一舉一動,馬嵐現在被抓,在她那邊就已經是斷了聯絡,那她一定會有所警覺,意識到馬嵐已經出事,這種情況下他們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從原本生活的地方撤離。

所以,現在想去普羅維登斯找陳麗萍,可能性已經不大了,隻能讓萬龍殿的人沿著她留下的蛛絲馬跡,把她找出來。

至於馬嵐在紐約這邊的對接人,不管馬嵐出不出事,她都會第一時間逃離案發現場,所以想立刻把人抓到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的。

所以這件事情整體也急不得,隻能是一邊想辦法抓人,一邊保證馬嵐在裡麵彆出大事就可以了。

等到萬龍殿那邊把所有的線索都露出來,然後一個個將這些罪魁禍首捉拿歸案,馬嵐的嫌疑自然就能夠洗脫,到那個時候,她也就能重獲自由了。

……

此時此刻。

一輛福特皮卡,正飛快的駛離普羅維登斯、朝著西雅圖的方向疾馳。

車上坐著的便是陳麗萍以及她那四個所謂的家人。

開車的,是扮演陳麗萍兒子的滿英傑。

而陳麗萍,此時就坐在副駕駛上,一臉惱火的罵道:“這個馬嵐運氣也太他媽衰了吧,我以為她就算出事,肯定也得是到了港島之後再出事兒,他媽的我真冇想到,她這個蠢貨竟然連美國都冇出就出事兒了!”

滿英傑尷尬的說道:“梅姨,說實話,我一直覺得這個馬嵐不靠譜,倒不是說她會黑吃黑,我就覺得這娘們兒實在是太他媽飄了,像她這麼愛得瑟的人,身上就有一種天然的磁場。”

陳麗萍冷著臉問道:“什麼天然的磁場?”

滿英傑脫口道:“就是那種容易出事兒的磁場!打個比方,一萬人走在街上,天上掉下一塊板兒磚,砸中其他9999人的概率是50%,剩下得50%概率就是砸中她。”

陳麗萍厲聲喝道:“我他媽用你在這馬後炮?你他媽早乾什麼了?馬嵐上次過來吃飯,她走了之後你怎麼不說?噢,你他媽現在又知道了,等你哪天走路上被車撞死的時候,我他媽還說我早知道你要被車撞死呢,到時候能讓你活過來嗎?說這些屁話有什麼意義?”

滿英傑見陳麗萍怒火中燒,連忙縮了縮脖子:“對不起啊梅姨……我……我不是故意的……”

陳麗萍看都懶得看他,掏出自己的手機,將卡抽出來,隨後將手機順手丟到了窗外。

隨後,陳麗萍開口對滿英傑說道:“再往前開20公裡,然後就轉嚮往南走。”

滿英傑詫異的問道:“梅姨,不是要去西雅圖避避風頭嗎?往南做什麼啊?”

陳麗萍冷冷道:“我要去一趟墨西哥,馬嵐這件事情黃了,周姐她兒子那件事兒,絕對不能再出任何紕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