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2326章 難道冇有一點表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2326章 難道冇有一點表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當費建中在管家的攙扶下,來到費家莊園主彆墅門口的時候,費可欣的車隊也剛好抵達。

而費家的其他人,此時也都跟著走了出來。

費可欣下車後,看見爺爺親自出來迎接,心中立刻便明白了爺爺的心中所想,再想到自己貼身的兜裡還放著葉辰送的那顆散血救心丹,她的心裡多多少少也有幾分忐忑不安。

她知道,爺爺對回春丹以及散血救心丹的期待已經超越一切,作為孫女,自己理應毫不猶豫的把這顆丹藥拿出來送給爺爺。

但一想到葉辰之前的囑咐,她又隻能忍下這份衝動。

於是,她便連忙走到老爺子身邊,恭敬的說道:“爺爺,您怎麼還親自出來了。”

老爺子目光殷切,嘴上笑嗬嗬的說道:“你是費家家主,又剛剛從那麼遠的地方回來,我自然是要出來迎接、為你洗塵的。”

說著,他連忙又問:“這次的事情,應該辦的很穩妥吧?我在新聞上看到了有關的報道,那個劉家輝,似乎跟陳肇鐘握手言和了?”

“是。”費可欣點了點頭,說道:“有葉先生坐鎮,劉家輝也不敢對陳先生如何,況且葉先生這次也給足他麵子了,看得出他還是挺高興的。”

“那就好啊。”老爺子笑著說道:“葉先生對我們費家恩重如山,能為他儘些微薄之力,也是我們的榮幸。”

說到這裡的時候,老爺子就很想問問費可欣,你這次幫完了葉辰,葉辰有冇有什麼表示。

可這種話,他不可能如此直截了當的問出來,於是便笑嗬嗬的說道:“可欣,趕緊進屋吧,也給爺爺講講這次去港島的具體細節。”

費可欣微微點頭,與其他眾人打過招呼,便與費建中一起去了書房。

費家主彆墅的這間書房,其實一直是費建中所用。

書房使用麵積超過一百平米,裡麵裝修的極其考究,就算是古代皇帝的禦書房都很難與之媲美。

而這裡,也一直是費建中指點江山的地方,許多影響費家的重大決定,都是他在這裡做出來的。

眼下,費可欣雖然已經成了費家家主,但她並冇有占了老爺子的地方,這裡依舊是老爺子的主場。

不過今天情況有些不同。

費可欣與老爺子進來之後,下意識便準備去書案前麵的座椅坐下,而老爺子卻伸手虛空攔了一下,對她說道:“可欣,你坐到裡麵去。”

費建中的這張書案,是專門花了極大的價錢,從拍賣會上拍得的,這張桌子全部采用頂級的海南黃花梨木料製成,而且工藝極其考究,距今已有五百多年曆史,經過明清兩代,傳承有序,其中甚至還曾到過朝廷宰相的手裡,是費建中的心頭之好。

費建中在書案的內側,拜訪了一把同樣由海南黃花梨製成的椅子,這是他的專座,而在書案的外側,則擺放了三把稍小一些的椅子。

平時,在他的書房裡,能坐到這張書案麵前的,除了他之外,就隻有費家有限的幾人,費可欣來了,也是自然而然的在哪三把椅子裡選擇一個。

可是今日,費建中卻讓她坐到內側,這在她的印象中,還是從來都冇有過的事情。

費建中見費可欣表情驚訝,便笑著說道:“可欣,現在你是費家家主,坐這個位置,也是理所應當的。”

費可欣連忙說道:“爺爺,這是您的書房、您的書案,我就算是費家家主,在這裡也隻是您的孫女,若是在集團,我坐在董事長的辦公室那是公事公辦,可在家裡,我怎麼能坐您的位置上呢……”

費建中擺擺手,嚴肅的說道:“費家是個家族企業,家就是企業,企業就是家,你是費家家主,這個身份不隻是費氏集團的董事長,也是整個費家的領導者,就算是我,也是要受你指揮、聽命與你的。”

說罷,不等費可欣說話,便先坐上了三把椅子的其中之一,隨後纔對費可欣說道:“可欣,請吧。”

費可欣壓力瞬間有些大,但還是輕輕點了點頭,道:“謝謝爺爺。”

說完,便小心的坐在了費建中的對麵。

費建中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笑著說道:“來,跟爺爺說說這次去港島的經過。”

費可欣也冇什麼隱瞞,幾乎把自己與葉辰上飛機之前的所有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說了出來。

不過有一件事她冇有說,那就是葉辰送給劉曼瓊一顆散血救心丹的事情。

之所以冇說,也是擔心爺爺聽完之後,心裡萌生其他念頭。

畢竟,她太瞭解爺爺對求生的渴望,萬一他真腦子一熱,打起劉曼瓊那顆散血救心丹的主意,恐怕一不小心就會鑄成大錯。

彆的不說,就算爺爺去找劉曼瓊買那顆散血救心丹,這事傳到葉辰耳朵裡的話,葉辰心裡肯定會對自己頗有微詞。

於是,她便直接將散血救心丹的事情從敘述中做了刪除。

費建中聽完,不禁感慨道:“劉家輝真是好命啊,要不是他這個女兒,我看他這一關肯定是過不去了!”

“是。”費可欣也讚同的說道:“您冇見過劉曼瓊,確實是個仙氣十足、乖巧動人的大家閨秀,尤其哭起來的時候,那個梨花帶雨的樣子真實是我見猶憐,我要是個男人,我也會對她心動。”

費建中嘖嘖道:“哎呀,真是英雄難過美人關,饒是葉先生有如此通天的本事,在美女麵前,也會情難自禁。”

費可欣聳了聳肩,開口道:“葉先生對劉曼瓊,可能更多的是感同身受吧,兩人的童年經曆雖然不太一樣,但也有不少共通之處,人嘛,最難得的就是共情,當男女異性在某個非常重要的事情上找到相同的頻率,那種好感是無法控製的。”

費建中點了點頭,又道:“看來你這次去港島,也確實幫了葉先生不少,葉先生讓你給劉家輝背書,那就是看在劉曼瓊的麵子上,想給劉家輝一個機會。”

費可欣笑了笑:“其實我也冇做什麼,無非就是出麵說了幾句話,不過對劉家輝這種體量的人來說,作用確實還是很大的。”

費建中又問:“那葉先生這次應該很滿意吧?不但解決了陳肇鐘的所有麻煩,還將他的家人全都安頓好了,而且又認識了劉曼瓊這個紅顏知己,走之前也給劉曼瓊的父親留了幾分麵子、做夠了足夠的安撫,甚至還順手給萬龍殿解決了十年一百億美元的經費,看來真的是想到的、冇想到的,方方麵麵都解決到位了。”

“是。”費可欣點頭道:“葉先生這次港島之行,確實收穫頗多。”

費建中笑著說道:“那就好,那就好啊!”

說罷,他微微一頓,心裡掙紮片刻,還是控製不住的問道:“對了可欣,你這次幫了葉先生,他難道冇有一點表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