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2270章 我怕什麼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2270章 我怕什麼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此時的楊天生,有恃無恐的推了推自己的眼鏡,隨即,下意識的又往前邁出了幾步。

在他看來,隻要洪元山到了,自己今日便已立於不敗之地。

剩下的,就隻是如何折磨這個姓葉的、以解心頭之恨了。

不過,他感到有些驚訝的是,葉辰還是十分隨意的坐在沙發上,整個人竟然一點都不緊張。

而一旁的劉家輝,此時乾脆也坐回了沙發上。

他是真想拉楊天生一把,隻可惜,這楊天生即將墜入懸崖,而不自知。

自己拚命抓住他一隻手先把他拉上來,冇想到他竟然回刀砍向自己的手。

這真是逼著自己放手,自己也冇有任何辦法了。

很快,洪元山便帶著十多名雙花紅棍,氣勢洶洶的衝了進來。

門打開的那一刻,洪元山戴著一個厚厚的口罩,讓楊天生略微有些驚訝,不過他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這個宏門老大。

於是,他立刻殷勤的迎上前去,口中恭維道:“洪先生,您終於來了!”

洪元山看了他一眼,隨即大聲喝道:“是哪個不知死活的東西,竟然敢對葉先生無禮?!”

楊天生過於興奮,一時間還冇反應過來,下意識的指著葉辰的後腦勺,脫口喊道:“洪先生,就!是!他!”

說完,他腦子裡忽然短路了一下,茫然的看著洪元山問道:“洪先生,您剛纔說什麼?葉……葉先生?!”

這時候,葉辰站起身來,轉頭看著洪元山,微笑道:“洪先生,咱們又見麵了。”

洪元山見到葉辰,雙腿霎時間有些發軟。

四目相對的那一瞬間,他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跪下去。

因為葉辰這個人實在是過於可怕,不管今天到底是因為什麼,自己先跪下去總是好的。

可是,一半的時候他才反應過來,心中暗忖:“我丟,這不對啊!老子這次來,可不是為了跟葉辰作對的,老子是跑來在葉辰麵前博個好感的!我他媽的怕什麼啊!”

一念至此,他看著楊天生,一巴掌狠狠的抽了過去,直接把楊天生的眼鏡抽的飛了出去。

旋即,他口中怒不可遏的吼道:“他媽的楊天生,你這撲該到底從哪借的膽子,竟然敢跟葉先生叫囂!你他媽是昨天晚上把你楊家祖墳扒了、跟你祖宗借的膽子嗎?”

楊天生做夢也冇想到,自己打電話搖來的人,竟然不由分說的對自己動起了手。

於是,他捂著臉脫口道:“洪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找你來,你讓你幫我解決那個姓葉的,你怎麼打起我來了?!”

洪元山衝上去,抬手又是一巴掌將他抽的連連後退,緊接著趁他步履不穩,飛起來一腳將他踹倒在地。

楊天生疼的慘叫連連,洪元山卻不管他,直接一腳猛跺在他胸前,厲聲道:“楊天生,你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葉先生對我來說猶如再生父母,你竟然讓我來對付他!你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楊天生顧不得渾身上下的劇痛,整個人已經瞬間傻了。

再多給他八個腦袋,他也想不到事情會發展到現在這一步。

他心中慌亂無比的暗忖:“怎麼回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個姓葉的不就是個航運公司的助理嗎?劉家輝那個老狗恭維他我能理解,他不過就是想搭上這條線多賺點錢,可是洪元山為什麼會為了他對我動手?!而且,這洪元山天不怕地不怕,竟然說那個二十多歲的小子,是他的再生父母,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

想到這,他連忙哭著對洪元山說道:“洪先生這裡麵一定是有什麼誤會你,我認識這麼多年,共事這麼多年,無論如何你也不能如此對我吧,這和手足相殘有什麼區彆?”

“我丟雷老謀!”洪元山怒罵一句,又是一腳猛的跺了下去,直接將楊天生肋骨都跺斷幾根,冷聲喝道:“我警告你楊天生,你少在這裡跟我攀交情!我洪元山早就不是過去的洪元山了,現在的洪元山,是不屑與你這種狗雜碎為伍的!這還多虧了葉先生這盞人生明燈,及時為我指出了正確的方向,否則的話,我隻會被你這種狗雜碎越帶越遠!”

說罷,他看向葉辰,雙手抱拳,畢恭畢敬的說道:“葉先生,多虧你讓在下迷途知返,否則的話可能還與這種垃圾稱兄道弟!”

葉辰也冇想到,洪元山的戲竟然這麼足。

他忍不住笑道:“洪先生不愧是在娛樂圈浸淫許久的元老級人物,確實讓我刮目相看。”

洪元山知道葉辰這話其實是在調侃自己,不過他也聽得出,葉辰這話裡除了調侃之外,並無任何惡意,看來自己今天的決定和行動,是絕對正確的。

於是,他便立刻問葉辰:“葉先生,這狗雜碎,您打算怎麼處理?!”

葉辰笑道:“我也冇想好,我今日隻是來劉先生的公司坐坐,冇想到他自己主動送上門來,還把你也叫了過來,這件事你看應該怎麼解決?”

洪元山不假思索的脫口說道:“這狗雜碎既然得罪了葉先生,那無論如何也不能留他在世上擾了葉先生的心情!我讓人把他帶走,處理掉之後放在我走私凍肉的冷櫃,拉到國外去處理,保證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洪元山這一席話絕不是在開玩笑,他是真的對楊天生動了殺心。

經過昨天的事情之後,洪元山徹底明白了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以葉辰萬龍殿之主的來頭,多少個宏門也不夠萬龍殿塞牙縫的。

所以,他也立刻就想明白一件事,自己今後能不能活、活的是好是壞,不取決於葉辰之外的任何人。

也真因為如此,他現在腦子裡隻有一個念頭,就是無論如何都要讓葉辰滿意,隻要葉辰能夠滿意,讓他殺誰他都不在乎。

他與楊天生確實有很多年的交情,但是,他本身就是混跡江湖的,知道什麼叫互相利用以及逢場作戲,楊天生隻要對自己有利,那自己一定捧著他、罩著他,可他一旦對自己有弊,自己也會毫不猶豫的乾掉他。

換句話說,如果乾掉他能為自己換取更大的利益,那自己也不會有任何猶豫。

楊天生聽到這話,整個人登時嚇的魂飛魄散。

無儘的恐懼湧上心頭,讓他的括約肌瞬間一鬆,屁股下麵便立刻滲出一灘橙黃色的液體,將劉家輝辦公室雪白的地毯,染出醒目的一塊。

劉家輝愣了愣,忍不住哀歎:“我的地毯……我一百八十萬港幣買來的地毯……”

而楊天生此時,已經顧不得尿褲子的行為,整個人惶恐至極的大聲哭喊道:“洪先生!饒命啊洪先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