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2249章 你究竟是什麼來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2249章 你究竟是什麼來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劉曼瓊很快便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整個夜店的服務員,好像都在分彆跟其他桌的客人低聲耳語著什麼。

隨後很快的,與服務員交流過的客人,便會立刻起身離開。

她不由得一陣緊張,低聲對葉辰說道:“他們是不是已經找過來了?我看這些服務員好像不太對勁。”

葉辰微微一笑,開口道:“彆緊張,好戲纔剛要開始。”

說著,又倒了一杯香檳,自顧自的喝了一口。

很快,夜店裡的其他客人便都走得差不多了,隻剩下葉辰和劉曼瓊這一桌。

緊接著,天花板上所有的燈光在這一刻瞬間點亮,將昏暗的夜店大廳照得亮如白晝。

勁爆的音樂也已經戛然而止,DJ以及服務員都快速的通過員工通道離開。

隨即,一大群拿著砍刀的古惑仔,蜂擁而入,將葉辰與劉曼瓊圍的水泄不通。

葉辰不急不慌,一臉笑意,旁邊劉曼瓊則忍不住開口質問:“你們要做什麼?!當心我打電話報警啊!”

話音剛落,便聽一個戲謔的聲音傳來:“劉小姐,好大的脾氣啊。”

隨著這一句話,一個六十多歲、身穿唐裝的老者,雙手背在身後邁步走了進來。

此人,便是港島宏門門主,洪元山。

與洪元山一起進來的,還有嗯鐘子濤的父親鐘雲秋,以及洪元山費了不少力氣才招致麾下的林教頭。

劉曼瓊從冇見過洪元山,但因為洪元山在港島名氣太大,所以她一眼便認了出來。

眼見洪元山都親自來了,劉曼瓊心裡緊張無比,因為她知道,看這個架勢,今天的麻煩恐怕很難解決了。

於是,她語氣中帶著幾分恭敬的說道:“洪老先生,不知道您這是所為何事?”

“所為何事?”洪元山冷哼一聲,質問道:“是不是你們打傷了我的人,還擄走了我的乾孫子?”

劉曼瓊慌忙解釋道:“洪老先生,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整件事都是鐘子濤主動挑釁在先……”

一旁的鐘雲秋怒不可遏,脫口吼道:“劉曼瓊是吧,你最好趕緊告訴我,我兒子的下落!如果我兒子有什麼三長兩短,我要你好看!”

坐在一旁的葉辰此時不由得挑了挑眉,開口道:“我看你們兩個也都五六十歲了,倆人加起來一百多、都他媽要入土的東西了,竟然在這裡聯合起來跟一個女孩子叫囂,傳出去就不怕人笑話嗎?”

洪元山一聽這話,登時暴怒,厲聲喝道:“小子!你他媽可真是帶種,我聽說你是內地來的,你知道我是誰嗎?”

葉辰淡淡道:“你在我眼裡,不過就是一條牙都快掉光了的老狗,我管你是誰。”

“草!”一眾小弟登時震怒,其中有人脫口罵道:“你他媽敢罵我們宏門的門主,看我不砍死你!”

葉辰微微笑道:“不是吧,一上來就要砍人?**進的這麼快不就冇意思了嗎?”

洪元山表情陰毒的看著葉辰,開口道:“小子,你果然很帶種!連我都不放在眼裡,你究竟是什麼來頭?”

葉辰哼笑一聲:“我是什麼來頭,你還不配問,你們不是想來解決問題嗎?我現在給你們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案,你作為宏門老大,縱容你的小弟為非作歹、為虎作倀,看在你一把歲數的份上,今天你在這裡鞠躬道歉,這件事情我可以不追究。”

說罷,他指著一旁的鐘雲秋,冷冷道:“你就是鐘子濤的老子吧?你兒子今天對曼瓊小姐圖謀不軌,而你身為人父卻教子無方,責任自然難逃,所以你如果現在跪下來給曼瓊小姐磕三個頭,我也可以不再追究你的責任。”

葉辰這一番話,把洪元山和鐘雲秋都氣得夠嗆。

尤其是洪元山,他出來混了一輩子,還從來冇有遇到過像葉辰這麼囂張的人。

於是,洪元山怒不可遏的對林教頭說道:“林教頭!我要你給我把這小子的嘴撕爛!兩邊嘴角都給我撕到耳朵根,我看他嘴能硬到什麼時候!”

林教頭登時雙手抱拳:“遵命!”

說罷,看向葉辰的眉頭一皺,邁步便要衝上前來。

葉辰看出他的修為,區區三星武者,在他眼裡,連條狗都不如。

真要動起手來,一拳打死他,遠比不打死要容易得多,因為麵對這樣的武者不好控製力道,稍動一點靈氣,就把他打得死死的了。

就在這時,劉曼瓊忽然站起身來,當在葉辰身前開口道:“洪先生,有話好說!我這個朋友腦子不太好用,您彆跟他一般見識,這件事我可以讓我爸爸過來解決,一定給您一個滿意的答覆!”

洪元山一聽這話,立刻叫住了林教頭,隨後饒有興致的看著劉曼瓊,笑問道:“劉小姐,你確定你爸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嗎?我這個人胃口可是很大的。”

劉曼瓊咬了咬牙,堅定的說道:“我可以讓我爸過來跟您麵談!但前提是您不能動手,否則的話就冇有談的意義了!”

洪元山點了點頭,笑道:“我對劉先生也是非常佩服的,雖然以前有過幾麵之緣,但一直冇有機會深交,既然劉小姐這麼說了,那我不妨借這個機會跟劉先生認識一下。”

一旁的鐘雲秋連忙道:“乾爹!您得趕緊問清楚子濤的下落啊!子濤現在生死不明,萬一出事就完了!”

劉曼瓊下意識的說道:“鐘子濤冇有生命危險!”

鐘雲秋脫口質問:“那他到底在哪?!”

洪元山這時候打斷了鐘雲秋,開口道:“雲秋,不要這麼激動,劉小姐既然說了子濤冇有生命危險,那就肯定冇事。”

說罷,他微笑著看向劉曼瓊,嗬嗬笑道:“曼瓊小姐,麻煩給你的爸爸打個電話吧,我在這裡等著他。”

“好!”劉曼瓊不假思索的便要掏出手機。

這一瞬間,葉辰想攔住她。

畢竟,這件事情在葉辰看來冇有那麼麻煩,要麼自己動手把這幫人乾趴下,要麼讓萬破軍進來,把這幫人乾趴下。

把他們乾趴下之後,再就這這個場地、這個時機,來個升堂審案,洪元山、鐘雲秋、鐘子濤,甚至眼前這個林教頭,有一個算一個,讓他們體驗一把什麼叫滅頂之災。

可是,眼見劉曼瓊三番五次要替自己擋災,他心裡也多少有些感動。

剛好劉曼瓊又想叫劉家輝過來,葉辰便想著,不妨就借坡下驢,給劉家輝一個機會。

若他真能辦點人事兒,那鐘叔的事情,自己可以看在劉曼瓊的麵子上,稍微對他從寬處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