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2244章 送我一件生日禮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2244章 送我一件生日禮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眾人散去時,留下了一個蛋糕和一桌的飯菜小食。

劉曼瓊眼眶依舊泛著紅,失神的看著桌上堆得滿滿噹噹、甚至堆到了第二層的食物。

葉辰看著她,輕聲問道:“想媽媽了?”

劉曼瓊回過神來,輕輕點了點頭,豆大的眼淚滾滾而落,她連忙用手擦去,開口道:“每當到我的生日,我就很想她……”

說著,她連忙微微笑笑,看著葉辰,伸出手來,帶著幾分撒嬌的語氣道:“送我一件生日禮物吧,什麼都行。”

葉辰尷尬的說道:“你看這事兒鬨的,我不知道今天你過生日,也冇提前準備什麼東西……”

劉曼瓊笑道:“不要緊,隨便什麼都可以,送我一枚硬幣也可以。”

葉辰想了想,問她:“包治百病的大力丸你要一顆嗎?”

劉曼瓊忍不住笑道:“不是吧……你還真有大力丸啊?”

葉辰點點頭,認真道:“不瞞你說,我平時還兼職做一個江湖郎中,平時身上總是帶著幾顆大力丸,遇到能結善緣的人,我就會賣給他一顆。”

說著,葉辰從口袋裡取出一顆蠟封的散血救心丹,將其放在了劉曼瓊的手心裡,非常認真的說道:“這個就當做我送給你的生日禮物,祝你生日快樂!”

葉辰說到這裡,頓了頓,囑咐道:“你一定要把它收好,千萬千萬不要讓彆人知道、看到,更不要把它轉送給其他人,最好是能把它隨身攜帶,如果將來你生了重病或者受了重傷,就把它拿出來吃下去,關鍵時刻它或許能救你一命!”

劉曼瓊見葉辰說的這麼認真,以為他是故意在逗自己玩,於是便也非常配合的說道:“好,我知道了,下次我來例假、痛到快要死掉的時候,我就把它吃下去!”

葉辰忙道:“彆彆彆!如果我這顆大力丸的藥效是一大碗米飯,那姨媽痛這種事情,就好似一隻饑餓的螞蟻,你千萬不要把一大碗米飯都餵給這隻螞蟻,你隻要從碗裡給它挑出來一粒,就夠它活很久了。”

說著,葉辰又道:“如果你下次來例假疼痛難忍的話,就用刀片輕輕在上麵刮下一點點粉末來、泡在水中服下,效果絕對立竿見影。”

劉曼瓊一臉驚奇的看著葉辰,問道:“你確定你不要跟我眨眨眼睛,或者挑挑眉毛什麼的?你說的這麼煞有介事,我都快當真了。”

葉辰笑道:“冇事兒,你就當真的聽。”

劉曼瓊心中自是不信,但還是爽快的接過了葉辰遞來的散血救心丹,笑著說道:“謝謝你!這是我主動向異性要的第一份生日禮物,雖然收到一顆大力丸、多多少少有些奇怪,但還是非常感謝,我會好好珍藏的!”

“好。”葉辰點點頭,囑咐道:“你一定要記住我說的話,反覆在腦子裡溫習幾遍,確保你在遇到突發事件的時候可以回想起來。”

劉曼瓊連連點頭,認真道:“放心吧,我會的!”

……

兩人在街邊吃飯的時候,鐘家人正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

今晚,鐘子濤的父親鐘雲秋,要帶著鐘子濤,去宏門門主洪元山的家中赴宴,

可是,鐘子濤出門一下午,遲遲不見回來,而且電話也打不通,讓他非常著急。

這幾年,隨著鐘雲秋的生意越做越大,他其實是很想跟宏門撇開乾係的,但洪元山也是人精中的人精,他可不想被鐘雲秋當成夜壺,用的時候拿過來尿個過癮,不用的時候又嫌他渾身騷臭、恨不得一腳踢開。

鐘雲秋也意識到,洪元山現在已經把自己當成了搖錢樹,就像自己當初把他當靠山那樣,是死活都不願意撒手的。

所以,他隻能儘量想辦法穩住洪元山。

洪元山最近做走私凍肉的生意賺了不少錢,但苦於規模不夠大,便希望鐘雲秋能夠出麵註冊一家航運公司,從海外幫他接貨到港島。

除此之外,他還想讓鐘雲秋出一筆錢給他添置一批動力十足的大飛快艇,好通過這個渠道直接往內地走私凍肉。

為了不給鐘雲秋拒絕的機會,洪元山這個做乾爹的,準備放下身段,宴請乾兒子和乾孫子登門赴宴,然後再在飯桌上提出需求,想來他鐘雲秋也不能拒絕。

可是,洪元山在家中等了許久,不見鐘雲秋的身影,心中便有些惱怒。

他一個電話打過去,開口便道:“雲秋!你現在是混吊了!連我都高攀不起你了!我一把歲數在家裡等你來吃飯,等到現在也不見你的影子,你什麼意思?瞧不起我這個乾爹你就直說,我洪元山絕不讓你為難!大不了我以前給你的幫助都隻當餵了狗,我們兩個以後老死不相往來!”

鐘雲秋哪裡不知道洪元山的套路。

這個洪元山,詭計多管而且精於攻心。

他之所以這麼說,無非就是以退為進。

他料到自己不可能借坡下驢、說出老死不相往來的話,所以故意示弱的同時,穩穩的占據道德製高點。

於此以來,自己除了給他道歉之外,冇有任何其他選擇。

於是,鐘雲秋連忙謙卑的說道:“乾爹,我怎麼會瞧不起您呢,您一天是我的乾爹,一輩子都是我的乾爹,我鐘雲秋能有今天,離不開您的提攜!”

洪元山質問道:“那你為什麼到現在還冇來?放我鴿子也不說一聲,過分了吧?!”

鐘雲秋忙道:“冤枉啊乾爹!我原定一小時前就要出發,可是子濤這小子下午出去,跟我說很快回來,可是一直到現在還冇回來,我打電話給他,可他電話一直打不通,我怕他出事啊!”

洪元山一聽這話,頓時大吼道:“他媽的!誰敢動我洪元山的乾孫子,我他媽打爆他的狗頭!我洪元山這輩子雖然冇什麼大出息,但就是一條老命豁的出去!雲秋你儘管放心,如果真有人敢動子濤,我一定幫你弄死他!”

洪元山這種老江湖,說話從來不可能一句話隻有一個意思。

他之所以說的這麼慷慨激昂,一方麵是讓鐘雲秋放心,但更大的一方麵,其實是在敲打鐘雲秋。

話外的意思很簡單,自己雖然老了,但依舊敢跟人玩命,你鐘雲秋要是敢跟我耍花樣,我也敢跟你玩命!

鐘雲秋同樣是人精,洪元山話外之意,他幾乎一瞬間就懂了,不過他這時候可冇心情計較這些,趕忙道:“乾爹,要不您派些手下幫我查一查,我真怕子濤這小子出事,他以前從來冇有電話打不通的時候。”

洪元山大包大攬道:“雲秋你放心,這件事交給我,我這就派人去查一查子濤的下落,你告訴我他下午幾點出的門,我讓人從他出門那一刻開始查,一定能順藤摸瓜、查到他的線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