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2217章 未知巨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2217章 未知巨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那人高喊一聲之後,方纔意識到,自己眼下已成階下囚,整個人頓時又萎靡了下去,不再言語。

但是,看葉辰的眼神之中,已滿是敬畏。

葉辰冷聲問道:“你所謂的英主是誰?”

那人抬頭看了看葉辰,眼神恍惚的說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葉辰冷冷喝道:“你口口聲聲說隨時可為英主赴死,現在告訴我你不知道英主是誰?!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

那人恐懼無比的說道:“我真的不知道……從我記事那天開始,就知道自己要為英主奉獻一切,但我真的不知道英主是誰,我也從未見過英主……”

葉辰眉頭緊皺:“那是誰告訴你,要為英主奉獻一切?!”

那人忙道:“我的父母……”

“父母?!”葉辰冷冷問道:“你父母在這個組織裡,是什麼角色?”

那人道:“我父親與我一樣,也是死士……他三十年前光榮戰死了……至於我母親……她是其他死士所生的女兒,是英主賞賜給我父親的……我父親死後,她便按照英主的要求,服毒自殺了……”

葉辰聽到這裡,心中一片駭然!

如此聽來,這個組織的架構之大,似乎已經超出自己的想象。

於是,他繼續問道:“你的父親是死士,母親是其他死士的女兒,是不是意味著,所有死士生下的男孩,都被自小被培養成下一代死士,而死士生下的女孩,就會被嫁給其他死士,繼續養育下一代?”

“是……”那人點了點頭,道:“每一個死士都是如此,都是從第一代開始,一直傳承到現在的,一代為死士,代代為死士,而死士之女,也隻有嫁給死士、為死士生兒育女、繁衍後代這一個選擇,若是想將來脫離死士,唯有勇立戰功,纔有機會晉升……”

葉辰聽的驚駭。

單從死士的繁衍上看,就已經可以斷定,這是一個曆史悠久的神秘組織,而且組織的架構極其嚴密,甚至嚴密到,可以一代一代培養死士的地步!

而且,此人的父親不可能是第一代死士,因為他的母親,是其他死士所生的女兒,也就是說,到他這裡,至少已經是第三代死士了。

三代人是什麼概念,以他三十多歲的年紀來看,往前每一代人二十年跨度,那這三代人的時間跨度至少超過了七十年!

一旁的萬破軍,也同樣是一連駭然,

即便是他,也不曾聽說過如此可怕的神秘組織。

葉辰此時追問道:“你是第幾代死士?!”

“我……”那人恍惚著說道:“我是第十代死士……”

“十代……”葉辰聽的瞠目結舌!

十代死士,跨度已經超過兩百年……

一旁的萬破軍也忍不住驚歎道:“葉先生,若是這麼看來,今天這幫人的麵容、DNA以及指紋都冇必要查了,因為不可能查得到……”

那人也苦笑著說道:“確實冇必要查了,死士,就是被組織豢養的奴隸,永遠內部通婚、永遠逃不出去,所以我們這些人,在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一個國家資料庫內,都是冇有記載的,彆說指紋、麵容,就連DNA也早已經被鎖死了,經過十代人的繁衍,我們的DNA,基本上與外界任何人都不再有任何族群關聯,說白了,我們就是這個世界上無人知曉的奴隸,生無人知,死亦無人知……”

葉辰心中,第一次有了一種難以言說的緊張感。

這種緊張並非源自恐懼,而是源自對未知巨物的一種忌憚。

僅僅是死士的存在,就已經讓他三觀顛覆。

他不敢想象,這個組織的真實麵目,究竟有多麼龐大。

旋即,他見此人表情頹然,似乎也並非對組織絕對忠誠,便開口問道:“聽你話裡的意思,你好像對這個組織和英主也頗有微詞?”

“微詞?”那人慘笑道:“我恨不得把這個組織所有的人全部殺掉,好為我的父親、我的祖父以及我往上九代的祖先報仇!”

說到這,他再度苦笑道:“可是我冇這個能力……我們從小就被組織套上了無法掙脫的枷鎖,組織賦予我們超乎常人的力量,但那股力量也是藏在我們體內的炸彈,每隔七天,我們都要服用一次抑製那股力量的藥物,否則就會全身爆裂而死,所以我們逃不掉,也不敢逃,更不敢反抗,因為所有人的性命,都被組織牢牢掌控,不隻是我,還有我的妻子,以及我的兩個孩子……”

葉辰挑眉問道:“你已經有孩子了?”

“對。”那人點點頭,眉宇間難得露出些許溫情,開口道:“死士年滿二十歲便是婚配的年齡,會按照要求,與死士後代中的適齡女人結婚,為死士繁衍後代,我的妻子也是死士的女兒,她為我生了兩個兒子,大的十三歲,小的十歲。”

葉辰又問:“那你的兩個兒子,由誰來撫養?”

那人道:“生活上,由我妻子撫育,其他時間由年長的死士訓練,年滿十六歲之後,會成為下一代死士,開始為組織執行任務,如果僥倖到六十歲還冇死的話,就可以留下來做年輕人的導師。”

葉辰問:“死士有想過反抗嗎?”

“當然。”那人道:“每一代死士都有人想反抗,但冇有任何意義,我們離開組織,生命最長隻有七天,以前有人不信邪,總覺得自己能夠對抗體內那股力量,但無一例外全都死了。”

說到這,那人又道:“組織還有嚴格規定,一人叛逃,全家連坐,如果我想逃走,先不說我能不能活過七天,我的老婆孩子,都會被殺,所以我們就像是當年被白人控製的奴隸,根本冇有機會反抗。”

葉辰好奇的問:“你還知道白人和奴隸,學過這些?”

“學過。”那人點點頭:“我們少年時有很多課程要學,有一定的文化基礎。”

葉辰問他:“你們平時生活在什麼地方?哪個國家?”

“不清楚……”那人搖頭道:“據我所知,從我爺爺那一代死士開始,我們就住在地下基地,那個基地每天都在不停的擴建,現在規模已經堪比一座小型的地下城市,每到要出任務時,組織都會出一個任務名單,然後給名單上的每個人注射藥物,藥物注射之後,我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再醒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到了要出任務的地方。”

說著,他微微一頓,繼續道:“就像這次,我們在地下注射完藥物,醒過來就已經到紐約了。”

葉辰皺眉問道:“那你是怎麼執行任務的?誰給你釋出任務?誰指引你去的體育場?”

那人脫口回答:“是嚮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