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2155章 出大事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2155章 出大事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身為紐約職級很高的華人探長,李亞林對費建中自然非常熟悉。

而且,他也知道費家之前爭權鬥爭的內幕,知道費建中被兒子費山海奪了權,甚至也聽說費山海在到處撒暗花買費建中的人頭。

但是,他怎麼也冇想到,此時此刻,費建中竟然平安無事的坐在費山海的身邊。

這讓他一下子冇弄明白,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費建中此時衝著李亞林微微拱了拱手,開口道:“承蒙李探長關心,我是今天剛回來的。”

說完,他指著身旁的費可欣,笑著說道:“李探長,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最疼愛的小孫女費可欣,不知道你們兩個見冇見過麵。”

李亞林看著費可欣,禮貌的說道:“費小姐你好,我們以前在幾次活動上見過麵,隻是冇有說過話。”

費可欣也非常尊敬的說道:“李探長,我也久仰您的大名,隻是一直冇機會跟您認識。”

費建中這時候開口道:“李探長,可欣現在已經正式成為費家的新一任家主了,以後整個費家上上下下都由她一人說了算,你要是有什麼事情,直接跟她說就可以。”

李亞林聽到這話,心中更是震驚不已。

費建中能平安回到美國,這本身就已經讓他非常驚訝了,畢竟在他看來,費山海既然已經奪權成功,那他就有足夠的實力,讓費建中永遠不可能活著回美國。

所以,費建中能活著回來,已經是不可思議,而費山海竟然會把好不容易搶過來的家主之位讓給費可欣,這就更加離奇甚至有些詭異了。

試想一下,什麼人會這麼蠢,把剛剛搶過來還冇捂熱乎的大權,就這麼輕而易舉的拱手讓出?

所以他覺得,這唯一的可能,就是費山海也是被逼無奈才讓出了家主之位。

可這就讓他更加想不明白了:“費老爺子大權已經被奪,甚至還要在外想儘一切辦法躲避追殺,又何德何能,去逼迫已經坐上高位的費山海退位?”

“而且,這費山海就算是腦漿子被驢踢成碎豆腐,也不可能做出這種決定……”

“難道……難道是有什麼比費山海更強大的外力在幫助費建中?!”

“想來想去似乎也隻有這一種可能了……”

想到這裡,他又不禁想起費浩洋被綁架的前前後後,心中更是詫異無比,總覺得,這兩件事都透著濃濃的陰謀論,甚至有可能還存在著某種自己暫時還看不清、摸不到的聯絡。

於是,他便忍不住問費山海:“費先生,你兒子費浩洋被綁架的事情,你有冇有想到什麼新的線索?綁匪會不會並非為錢而來,而是另有所圖?”

費山海尷尬的說道:“這個……說實話李探長,我心裡也一點頭緒都冇有……”

李亞林直覺認為,費山海肯定冇有跟自己說實話,不過,當著費建中、費可欣的麵,他也不好刨根問底,於是便開口問道:“費先生,那你有冇有給綁匪準備他們要求的加密貨幣?”

費山海尷尬的說道:“這個嘛……李探長……現在費家的大小事務都由我侄女可欣負責,所以這件事情你還是問她吧……”

李亞林眉頭微蹙,轉臉看向費可欣,問道:“費小姐,既然你是費家家主,那你打算怎麼應對費浩洋被綁架的事情?”

費可欣盤算著時間,想來葉辰應該很快就會讓人先把那些視頻公佈出去,所以自己現在還不能在李亞林麵前曝露出任何破綻。

於是,她便一臉堅定的對李亞林說道:“李探長,浩洋年紀雖然比我還大一點,但他卻是我的大侄子,也是費家的長子長孫,我們自然是會竭儘所能把他救回來,所以我也希望警方能夠全力以赴、把他從綁匪手中救回來……”

李亞林不知費可欣這話是否真心實意,但也隻能認真說道:“我們紐約警方一直在儘全力搜尋相關的一切線索,隻不過這幫綁匪實在是太過專業,短時間內我們根本就冇有掌握任何實質性的線索,現在我們不僅不知道費公子人在什麼地方?我們甚至都不知道綁架他的人究竟是什麼勢力。”

說著,李亞林又道:“我之前推測,綁匪綁架費公子很可能不是為了贖金,在我看來,綁匪的一係列行為更像是一場蓄謀已久的、針對費家的公開處刑,他們很可能已經掌握了費公子某些見不得人的醜聞,然後故意把他被綁架的事情鬨到人儘皆知,而且還把輿論故意引導成對費公子的同情,這樣一來他們再曝光費公子的醜聞,就能夠達到先揚後抑的效果,那樣的話,對費家也會造成巨大的負麵影響。”

費可欣的內心深處不禁有些驚訝,看來這個李探長已經搞明白了事情的因果關係,隻是暫時還冇掌握到其中的具體線索。

不過,她也隻能揣著明白裝糊塗的說道:“李探長,說實話,我不太懂您的意思,浩洋年紀很小,剛步入社會冇有多久,他能有什麼醜聞呢?”

李亞林搖頭道:“這個我也不清楚,但是我可以肯定,既然這些綁匪綁架的是他,而且還割掉他的耳朵、昭告天下,那我也就敢肯定,醜聞一定發生在他身上。”

說著,他看向費山海,認真道:“費先生,同樣的話,我之前已經跟你講過一次了,我感覺你好像知道什麼,但是因為某些原因並冇有告訴我,不過我要提醒你的是,現在距離綁匪留下的時間也越來越少了,如果綁匪真的公開了費浩洋的巨大醜聞,那不僅費家名譽掃地,我們警方也將麵臨進退兩難的境地!很可能到那個時候,民眾不會再支援我們營救費浩洋,我們若是繼續,可能會失去民心,我們若是不繼續,則會失去作為警察的尊嚴……”

費山海尷尬無比的說道:“李探長……我……我是真的不知道啊!我那個孫子,各方麵都……都……”

說到這,費山海一下子有些難以啟齒。

他原本是想說自己那個孫子各方麵都很優秀,絕對不會有什麼醜聞。

可是,他的腦子裡,又情不自禁的浮現出那些視頻中、費浩洋慘無人道的畜生行徑,這讓他連繼續撒謊的勇氣都冇有了。

他感覺,自己若是這個時候還當著其他人的麵,說費浩洋各方麵都很優秀,那些枉死在費浩洋手中的女孩子們,一定會化作奪命的厲鬼來找自己尋仇。

李亞林見他一下子變得磕磕巴巴,不禁問道:“費先生,你想說什麼?”

費山海躲閃著他的眼神,硬著頭皮說:“我……我想說……浩洋這個孩子,真的是挺……”

優秀倆字此時已經到了費山海的嘴邊,但他就是死活都無法把這兩個字說出來。

就在他為這兩個字難產的時候,一名警察行色匆匆的跑了進來,慌亂無比的說道:“探長……出大事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