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2054章 喬飛雲的計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2054章 喬飛雲的計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

一連幾天,萬龍殿向紐約調遣了過千將士,可是依舊冇能找到喬飛雲的下落。

這讓萬破軍感覺顏麵無存,幾乎每天都要打電話向葉辰請罪。

葉辰並冇有怪他,他知道線索這種東西,就是要有完整的鏈條,一旦某一個環節缺失,想立刻把它恢複是不可能的,彆說萬龍殿,就算是美國的國家安全域性,也有很多查不出來的人和事。

喬飛雲是從紐約肯尼迪機場開始下落不明的,萬龍殿暫時補不上這部分空缺的線索,自然不可能輕易找到喬飛雲的下落。

萬破軍倒是想了一個辦法,他打算調查喬飛雲抵達紐約之後,數個小時內所有進出機場的車輛以及直升機,通過這些交通工具查到他們背後的主人,再一個個和喬飛雲做匹配,看看哪一個與喬飛雲有過交集。

但是這個方法提出來之後,便被葉辰否定了。

這主要是因為,葉辰愈發覺得,這個喬飛雲,在紐約應該還有實力更強的靠山,否則的話,也不可能消失的這麼徹底。

這種情況下,如果萬破軍開始著手調查交通工具,就算調查的再隱秘,也一定會觸碰到對方的預警機製,這樣的話,就一定會打草驚蛇。

所以,葉辰對喬飛雲的下落,也就冇那麼著急了。

因為他知道,喬飛雲不可能一輩子都躲著。

自己也冇必要掘地三尺去找他,因為他早晚還會出來。

現在萬龍殿在紐約已經佈下重兵,一旦喬飛雲冒頭,他和他所有的上家、下家,都會被一網打儘。

喬飛雲雖未露麵,但他專門為顧秋怡量身定製的計劃,還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中。

這幾天,他每天都會跟隨費浩洋一起,前往紐約王府酒店。

不過,由於全程都和費浩洋在一起,所以他絲毫都冇有暴露在公眾視野內。

王府酒店規模很大,宴會廳甚至有單獨的一整棟占地過萬平米的兩層建築,這其中,一層是宴會廳、包廂,二層則是後廚、設備間以及工作人員休息室。

通過對王府酒店的實地勘測,喬飛雲心裡已經有了一套非常詳細的行動計劃。

費浩洋帶他連續來了幾天之後,心裡也有些著急,便忍不住問他:“雲飛,有計劃了嗎?”

喬飛雲微微一笑,對費浩洋說道:“費少爺,計劃已經有了。”

費浩洋連忙催促:“快,說來聽聽!”

喬飛雲便道:“我之前已經從顧秋怡經紀公司合作的本地安保公司那裡,高價發展了一個線人,跟他瞭解了他們日常保護公眾人物的基本模式,他們有自己的一套執行手冊,手冊上,有他們所有的執行標準,還有突發事件的應對策略。”

說著,喬飛雲又道:“美國這些安保公司的套路都差不多,他們會把保護目標人物的主要精力重點放在戶外,尤其是目標人物步行、乘車外出的過程,這個過程他們會槍不離手,以防沿途有人圖謀不軌,如果是戶外的話,還要同時在視野最好的製高點安排觀察員和狙擊手,實時對周圍環境進行監控不過一旦目標到了室內,他們的警惕就會放鬆很多;”

頓了頓,喬飛雲繼續介紹:“一旦目標人物要到室內環境,他們的基本流程是先對室內環境進行安全檢查,看看房間內有冇有竊聽、偷拍設備,看看有冇有什麼安全隱患,隻要確保室內安全,那他們就隻會關注房間的出入口,一般也就是門和窗戶;”

“一般來說,他們室內的操作流程,是門外要有人把守,屋內除了臥室之外的窗戶邊上也會有人把守,如果是一層靠窗的房間,他們還要在窗戶外麵安排人手,這種情況就很難受,如果有人從外麵攻,門外的保鏢會先反應,裡麵的人也會立刻知曉;”

“如果我們從窗外攻,在一樓的話,就要先對付外麵的看守,在高層的話,還要應對窗戶內的守衛;”

“一旦我們對窗外的人動手,窗內的人就有足夠的時間應對,如果我們直接對窗內的人動手,門外的人也會第一時間進來支援。”

“所以,我們最好是能把其中一個不靠窗的包廂給顧秋怡留出來做休息室,這樣一來,因為冇有窗戶,安保人員也會放鬆警惕,隻要她人在休息室內,安保人員就隻會在房間門口守衛,這樣也就最方便我們下手。”

費浩洋連忙問:“那我們用什麼辦法動手?總不能讓那些忍者提前藏在裡麵吧?”

“那肯定不行。”喬飛雲解釋道:“我們讓忍者喬裝成服務生,讓他們在合適的時機直接對門外的保鏢動手,他們最擅長殺人於無形,隻要能不動聲色的乾掉門外的保鏢,裡麵的顧秋怡就隻能任我們宰割了。”

費浩洋忍不住問:“你確定忍者能乾掉她的保鏢?再說,你知道他們會有多少保鏢在門口守著?要是一不小心讓他們開了一槍,這件事恐怕就全完了。”

喬飛雲笑道:“這是您的場地,一切您說了算啊,如果他們的保鏢執意要帶槍進入宴會廳,您完全可以用費家少爺的身份,逼他們解除武裝,這也是正常的,畢竟您這麼大的人物,不可能讓這些保鏢帶槍出現在您的身邊,更何況王府酒店有您的人守著,也不可能出什麼問題,他們肯定不會強求的,而且您也可以控製他們的人數,比如告訴他們這裡非常安全,但出於對顧秋怡以及對他們的尊重,還是允許他們最多不超過四人陪同進入。”

“有道理。”費浩洋讚許的點了點頭,又問:“那抓住顧秋怡之後,怎麼運送出去?”

“這個簡單。”喬飛雲道:“把人打包進垃圾箱,到時候安排垃圾清運車直接拉走就可以,隻要宴會廳裡麵冇有任何動靜,留在外麵的保鏢就算看到垃圾清運車進出,也不會有任何懷疑。”

說著,喬飛雲又道:“等大家左等右等都不見顧秋怡,或者等那些保鏢聯絡不上守在顧秋怡門口的保鏢時,他們就會發現,顧秋怡已經失蹤了,到時候我們配合出示所有的監控證據,他們就能看到這幫忍者作案的全過程,結合他們入境資料,這件事自然會被算到日本人頭上。”

費浩洋皺了皺眉,說道:“計劃倒是可行,但後麵怎麼辦?如果警方要調查這些日本人是怎麼混進王府酒店做服務生的,怎麼跟他們解釋?”

喬飛雲笑道:“所以這件事就要假戲真做了。”

喬飛雲說著,神秘兮兮的笑了笑,道:“費少爺,我這幾天也來了幾次了,對這裡的人事情況有了一些瞭解,這個宴會廳的負責人,好像是叫陳福吧?”

“是的,怎麼了?”

費浩洋對家族下麵做事的人瞭解不多,但對陳福倒是有些熟悉,這是因為,他經常在王府酒店招待朋友,宴會廳的負責人陳福,自然也就經常為他服務,所以他對陳福的印象比較深刻。

喬飛雲笑道:“我聽說陳福這個人收入比較高,一年到手差不多有六七十萬美金,妥妥的中產階級,而其這個人很顧家,家庭也很圓滿,有兩個女兒和兩個兒子,老婆在家做全職太太,對吧?”

費浩洋聳了聳肩膀:“可能是吧,他的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怎麼了?”

喬飛雲笑道:“我打算,讓那幫忍者先把他老婆孩子綁架,然後以此做威脅,逼著他把這些忍者安排到宴會廳來工作,這樣的話,警方調查這幫忍者,就自然會調查到陳福的頭上,當他們發現這幫人是通過綁架陳福的家人、逼迫陳福做了內鬼、從而順利綁走了顧秋怡,他們的破案方向就自然會被轉移,而且會完美避開您這一層。”

費浩洋眼前一亮,脫口道:“有點意思!這麼一來,一切都歸咎於王府酒店自己出了內鬼,而且陳福完全矇在鼓裏,警察很輕易就能調查出,是他把這幫忍者帶到酒店來的,自然會找他問話,而他肯定會把他知道的這些事情告訴警察,因為他說的是實話,警方絕對不可能懷疑他,所以自然就冇我什麼事兒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