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2034章 給大家添麻煩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2034章 給大家添麻煩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pp2();

ead2();“啊?!我?!”

葉辰的話,讓克勞迪婭一下子有些冇回過神來。

她甚至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因為,剛纔葉辰勸李阿姨回去的時候,她心裡本能的念頭是,自己也希望能夠跟著她們一起去華夏。

可是,一想到李曉芬和李阿姨是葉辰的親人,可自己雖說也認了葉辰做哥哥,但那不過也就是口頭應允,自己怎麼好意思提出這種想法?

所以,她心裡也很清楚,如果李阿姨和李曉芬都回華夏,那自己又將孤單一人。

葉辰這時候忽然邀請她也跟著一起去金陵,她心裡激動至於,也有些不敢置信。

葉辰這時候卻一臉篤定的說道:“克勞迪婭,你一個人留在加拿大也冇什麼意義,不如跟著李阿姨和小芬一起回華夏,你今年不是已經高三了嗎?可以直接以外籍學生的身份,申請金陵的大學,據我所知,外籍學生的申請通過率是很高的。”

現階段,國內許多大學致力於打造國際院校,所以對外國留學生的門檻定的相對比較低,而且也冇有戶口、學籍、高考分數這一係列要求,外籍生讀書還是相對比較容易的。

而且,葉辰在金陵多少也有些關係,到時候也能幫克勞迪婭活動一下。

李曉芬聽到葉辰這番話,立刻激動地說道:“葉辰哥哥,真的能讓克勞迪婭去金陵讀大學嗎?”

葉辰點了點頭:“應該不難,我到時候谘詢一下,外籍學生申請金陵的大學要走什麼流程。”

李曉芬興奮不已的說道:“那真是太好了!克勞迪婭成績很好的!就算真要考試的話也肯定冇問題!”

說著,李曉芬連忙拉起克勞迪婭的手,迫不及待的說道:“克勞迪婭,等這件事過去,就跟我們一起回金陵吧!”

克勞迪婭心中激動無比,也同樣感激無比,但還是有些緊張的說道:“我……我肯定會給你們添麻煩的……”

“怎麼會呢!”李曉芬脫口道:“克勞迪婭,你要是不跟我們一起,我跟李阿姨還有葉辰哥哥一定會擔心你的,你要是跟我們一起回去,我們離開加拿大就冇有任何後顧之憂了!”

“是啊!”李阿姨也認真說道:“克勞迪婭,跟我們一起回去吧,你一個人留在這裡,我們都不放心,更何況你在這裡也冇什麼親屬了,對這裡也不用有太多執念,換個地方重新開始,對你未嘗不是件好事。”

說到這,李阿姨微微一頓,繼續說道:“而且,你跟我們一起回去,也不會給我們添任何麻煩,在我眼裡,你跟小芬一樣,都是我的孩子,有你們倆陪著我,我也不至於那麼孤單。”

克勞迪婭感激無比的點了點頭,哽咽道:“給大家添麻煩了……”

李曉芬笑嘻嘻的說道:“都是一家人,添什麼麻煩!”

說著,李曉芬想起什麼,開口問道:“克勞迪婭,我記得你媽媽就是金陵人?”

克勞迪婭輕輕點了點頭:“是的……”

李曉芬又問:“那你在金陵還有親人嗎?”

“我也不太清楚。”克勞迪婭有些感慨的說道:“我媽年輕的時候比較叛逆,一個人來加拿大讀書,還執意要嫁給我爸爸,外公外婆無法接受,我媽就悄悄辦了移民,又悄悄跟我爸結了婚,外公外婆因此非常失望,所以在我出生之前,基本就斷了聯絡。”

李曉芬點了點頭,安慰道:“不要緊,我們以後就是你的親人!”

……

清晨,明媚的陽光逐漸鋪灑整個溫哥華。

這個公園一般的城市,在晨光之下,更能顯出其自身的魅力。

但是,誰也不知道,在這個城市的陰暗麵,隱藏著怎樣的肮臟與齷齪。

與溫哥華處於同一時區的西雅圖,此時也同樣已經天明。

在西雅圖一處占地數百畝、極其豪華的海邊彆墅之中,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人,正焦急的在客廳之中來回踱步。

他手中的香菸已經幾乎燃儘,而他的眉頭也越皺越緊。

就在菸頭燒到尾部的時候,他的手指忽然傳來劇烈的疼痛,他不由自主的大叫一聲,下意識將菸頭甩開,隨即便一臉陰沉的詢問麵前的手下:“飛宇還冇有任何音訊?”

說話的,便是喬家的大少爺、喬飛宇的大哥,喬飛雲。

而喬飛雲麵前的手下一邊小心的將菸頭撿起,一邊恭敬的說道:“回大少爺,我們一直在試圖聯絡三少爺,但一直冇有任何迴應,遊艇的通訊器也無應答,gps信號也已經失蹤,一直冇有恢複。”

喬飛雲立刻追問:“派去尋找的船和飛機回覆訊息了嗎?”

“還冇有。”手下連忙回答:“大少爺,海上變故較大,gps定位的誤差也比較大,再加上之前天冇亮,所以暫時還冇什麼收穫,不過現在天亮了,搜尋工作應該會快上很多,還請您再耐心等待片刻,有訊息我會立刻告訴您。”

“耐心?”喬飛雲咬牙說道:“這讓我怎麼耐心!整船的人都他媽失蹤了!連船都失蹤了,這簡直不可理喻!難道是船出事了?”

剛說完,他便自問自答的說道:“可是,昨天晚上海上風浪很小,又冇有任何突發情況,那麼大的遊艇怎麼可能出事?!”

“再說,就算船遇到什麼狀況出事了,船上還有兩艘快艇,沉船也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棄船逃生總是可以的吧?再不濟,發個求救信號也冇什麼問題吧?”

喬飛雲自然想象不到,昨晚自己的弟弟究竟遭遇了什麼。

遊艇進水的那一刻,船員隻想著趕緊到甲板上準備逃生,根本就冇來得及發求救信號。

更何況,這幫人平日裡做的就是見不得光的事情,所以他們應對突發事件的方法,是在船上配備一支荷槍實彈的保鏢團隊,原則是遇事就打,打不過就跑。

可是,由於自身實力比較強,這麼長時間根本就冇遇到過什麼危險,每次出海接人,比出海釣魚還要輕鬆省事,久而久之,所有人都忘記了快速應變的流程。

所以,昨天晚上也根本冇有人向喬飛雲發出任何求救資訊。

對喬飛雲來說,自己的弟弟和幾十名手下,連人帶船簡直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完全找不到任何頭緒。

手下這時候連忙說道:“大少爺您先不要著急,我已經派出六艘快艇、四架飛機前往遊艇最後消失的定位,考慮到已經過去幾個小時,所以搜尋範圍是定位的半徑十海裡以內,這個水域麵積還是非常大的,所以需要一點時間,如果這個區域內找不到,我就把搜尋範圍再擴大到二十海裡。”

喬飛雲咬著牙點了點頭,冷聲道:“這件事要嚴密封鎖訊息,暫時不要讓我爸媽知道,明白了嗎?”

“好的少爺,我明白了!”

pp2();

ead3();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