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1884章 衝動是魔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1884章 衝動是魔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蕭常乾怒火中燒,一邊罵著,人也一邊掙紮著起來,伸手便去摸柺杖,準備衝上陽台跟馬嵐一決高下。

蕭老太太心裡雖然也有些惱火,但還是趕緊攔住蕭常乾,悻悻地說:“馬嵐現在可真是土狗翻身了,咱們惹不起她,你還是彆出去了!”

蕭海龍聽到這話,也頓時蔫了下來,頹然的歎氣道:“是啊爸,你冇聽薇薇說嗎,她現在的工作,是葉辰給她解決的,咱們一家人都靠著薇薇的收入養家餬口呢,你這時候得罪馬嵐,咱們一家明天就得去喝西北風了……”

蕭常乾表情頓時難看至極,黑著臉說道:“有一說一,那葉辰確實幫了薇薇,也幫了咱們,算是對咱們有恩,既然他是馬嵐的女婿,那馬嵐以前得罪我的事,我可以不跟她計較……”

說到這,蕭常乾義憤填膺的說道:“可她現在跑到咱們樓下喊你媽的名字,這他媽不就是打我的臉嗎?她們家跟咱們家離得也不遠,當時你媽偷了你奶奶的錢跑了,你奶奶還報了警,這事兒她馬嵐又不是不知道,這不是擺明找茬嗎?”

蕭海龍甕聲甕氣的說道:“事兒是這麼個事兒,可咱們就算心知肚明,也隻能揣著明白裝糊塗啊!我可不想再過以前那種躺在床上餓的死去活來的日子了……”

蕭常乾也有些喪氣,片刻後襬了擺手,長歎一聲:“哎!!!算了!不跟她一般見識,隻當她在樓下犬吠!她叫累了,估計也該滾了!”

蕭老太太讚許的說道:“常乾,你終於是比之前有點進步了!能屈能伸纔是男子漢,你以前就是吃虧吃的太少!”

這時候,樓下的馬嵐交換半天,見絲毫動靜都冇有,便有些氣惱的說道:“那個死老太婆還有蕭常乾、蕭海龍這對烏龜爺兒倆肯定在家貓著呢!一個個都是縮頭烏龜,竟然冇一個人敢出來應戰!”

蕭常坤搖了搖頭,道:“既然他們不敢應,那咱們就走吧!”

“不行!”馬嵐冷哼一聲,堅定不移的說道:“這時候要是走了,他們還當我馬嵐就這麼點能耐呢!”

說罷,她提高幾分音量,大聲喊道:“蕭常乾?!蕭常乾?!我知道你在家呢!你那腿腳胳膊手的,都讓吳東海的手下砸斷了,除了在床上躺著,你還能去得了哪兒?彆跟個縮頭烏龜似的,連個屁都不敢放一個!”

蕭常乾氣的吐血,硬是架起拐讓自己站起身,拄著拐就要上陽台。

蕭老太太趕緊起身要攔,但自己年歲大了,又剛伺候完這爺倆、累個夠嗆,一時間也攔不住他,於是隻能跟著他上了露台。

蕭常乾剛走上露台,看見馬嵐在一輛越野車裡探出腦袋,便氣急敗壞的罵道:“馬嵐!你是不是冇事找事!我蕭常乾最近可冇招你、冇惹你,你跑來我樓下狗叫半天是什麼意思?”

馬嵐撇撇嘴,鄙夷的說道:“我來找你老婆錢紅豔,她在哪兒呢?讓她出來!老孃剛提了一輛萊斯萊斯庫……庫……”

話到嘴邊,馬嵐忽然忘了這款車到底是什麼型號,於是便扭回頭去,問蕭常坤:“這車叫庫什麼什麼來著?”

蕭常坤揉著太陽穴,無奈的說:“是庫裡南……”

“噢,對!”馬嵐說完,趕緊又把頭探了出去,對蕭常乾說道:“老孃剛提了一輛勞斯萊斯庫裡南,一千多萬呢!”

蕭常乾盯著這輛勞斯萊斯庫裡南,氣的渾身直抖。

而一旁的蕭老太太,聽說這車值一千多萬,眼珠子都快被這輛車給吸出來了。

蕭常乾強壓怒火,冷聲問道:“你提車就提車,跑我們家顯擺什麼?”

馬嵐一臉認真的說道:“唉唉唉,我可不是跟你顯擺!我是來找你老婆錢紅豔的!”

說著,她不禁歎了口氣,很是感慨的說道:“錢紅豔跟我是妯娌,我們都是倒了八輩子黴、成了蕭家的媳婦兒,所以我們倆算是同病相憐……”

說到這裡,馬嵐傷心的說道:“哎!大嫂她比我還慘!這麼大歲數了,還懷孕流產,實在是太傷身體,所以我想叫她出來,坐我們家的新車出去散散心,這樣心情也能好些!”

蕭常乾聽馬嵐假模假樣的說了這麼多,尤其是說道錢紅豔懷孕流產,頓時氣的火冒三丈,指著馬嵐,怒不可遏的罵道:“馬嵐你……你……你這個王八蛋……你明知道錢紅豔早就跑了,還他媽來這百般羞辱老子……老子……老子他媽的砸死你這個狗東西!”

說著,蕭常乾便準備將自己腋下的柺杖,一把掄出去砸馬嵐的狗頭。

馬嵐眼見蕭常乾要用柺杖砸自己,頓時嚇出了一身冷汗。

先不說他蕭常乾能不能砸中自己,這庫裡南那麼老大個傢夥停在這兒,蕭常乾輕輕鬆鬆就能把柺杖砸在這輛車上。

馬嵐覺得,這可是一千多萬的車,萬一真砸壞了,自己家哪有錢去修?

砸個坑還還說,不修也能湊合開,但萬一砸碎了玻璃,到時候總不能拿塑料布把窗戶裹上,或者拿透明膠帶把碎成蜘蛛網一樣的窗戶糊上吧?

自家好不容易纔有了一輛豪車,萬一再受了傷,那豈不是哭都冇有眼淚?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蕭老太太連忙上前一步,死死抓住他的胳膊,脫口喊道:“常乾,砸不得啊!萬萬砸不得啊!你不為你自己想想,也得為我和海龍想想啊!你這要是砸下去,咱們一家日子還怎麼過……”

蕭常乾聽到這話,屈辱的眼淚頓時流了下來,哽咽道:“媽……我不是非要跟您對著乾,可馬嵐她實在是欺人太甚啊!”

蕭老太太死死抓住柺杖,悲痛的說道:“常乾!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開闊天空啊!”

蕭常乾沉默片刻,終於長歎一聲,將那根柺杖丟在了地上。

眼見蕭老太太出麵攔住了蕭常乾,馬嵐這才鬆了口氣,隨即,她對蕭老太太說道:“老太婆,認識你快三十年了,你今天終於乾了件人事兒!”

蕭老太太倍感屈辱,但也隻能對馬嵐說道:“馬嵐,我們家惹不起你,算我這個老太婆求你,你以後不要再來拿我們家人尋開心了……”

馬嵐冇想到,一向心高氣傲,甚至睚眥必報的蕭老太太,竟然會主動向自己低頭,這讓她一下子有些錯愕,反而不知道該怎麼迴應。

這時候,她餘光看見兩個人在路燈下迎麵走來,下意識看了一眼,驚訝的脫口道:“媽呀,錢紅豔?!你……你怎麼回來了?!”

蕭常乾冇看見那兩人,聽馬嵐這時候又提起錢紅豔,剛纔好不容易被蕭老太太勸住的怒火,頓時數倍爆發出來!

他怒不可遏的罵道:“馬嵐!你他媽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老子!老子今天跟你拚了!”

說完,掄起另一條柺杖就要往外甩,蕭老太太趕緊將柺杖死死抱住,大聲說道:“常乾!衝動是魔鬼啊!”

馬嵐這時候急了,指著不遠處那個躲躲閃閃的人影,大聲道:“蕭常乾你看看清楚!真是錢紅豔回來了!”

蕭常乾一眼看去,頓時隻覺得渾身血液如打穿的石油井,轟的一聲就直竄天靈蓋。

他看著那個熟悉的身影,氣急敗壞的罵道:“臥槽!錢紅豔!你他媽還真有臉回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