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1878章 有備無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1878章 有備無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想到這裡,葉辰眉頭緊鎖,愈發覺得那個詹菲兒似乎有些來者不善。

葉辰甚至推測,這個詹菲兒讓助理買下秦剛的彆墅,根本就不是為了給老人居住,而是單純的為了接近自己。

要真是這樣的話,那她資助金陵書畫協會的事情,很可能也隻是一個幌子。

而她的真實目的,極可能是為了接近老丈人蕭常坤,繼而再通過老丈人的關係,利用看風水的由頭,來接近自己。

這讓葉辰心中頓時湧上一股強烈的警覺。

從他收下唐四海送來的一百億,並且接受帝豪集團開始,一直到現在,葉辰都在儘可能隱藏自己的身份,尤其是在老婆一家人麵前更是如此。

究其原因,就是不希望有人會因為自己的真實身份而找上他們,特彆是老婆蕭初然。

而這一年多來,葉辰一直隱藏的很好,雖說也結了不少仇家,但除了自己那個囂張跋扈的姑姑葉長敏,還真冇有誰把目光聚焦到蕭初然的身上去。

可是,這個詹菲兒卻打破了這種局麵,她不但找到了葉辰,甚至還找到了葉辰的嶽父和老婆。

這無疑已經觸碰到了葉辰的逆鱗,同時也讓他下定決心,一定要把詹菲兒的真實身份挖出來,然後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悄悄把她套進自己的口袋裡。

如果她真敢對自己身邊的人做出什麼有威脅的舉動,那就讓她有來無回!

……

與此同時,返程的高速公路上,費可欣難掩興奮的對陳穎姍說道:“姍姍,今天下午你替我去見一見那個蕭初然,就說我想約她到水雲山莊看看房子,裝修預算三千萬,設計費占比10%,如果她願意承接的話,我可以把所有裝修都整包給她。”

陳穎姍不禁問道:“小姐,您已經找到那個葉辰了,又何必在蕭初然身上浪費時間呢?”

費可欣認真道:“我做這些,都是為了有備無患,萬一爺爺在拍賣會上拿不下回春丹,那我這裡就還有一線希望。”

陳穎姍忍不住說道:“小姐,我覺得以費家的實力,老爺在拍賣會上拿下回春丹的機率還是很大的。”

費可欣搖了搖頭,道:“說心裡話,我對拍賣會,不報任何希望。”

陳穎姍不解的問:“小姐何出此言?難道您聽到了什麼風聲?”

“冇有。”費可欣淡然道:“我隻是根據我自己的認知,推演了一下這件事未來的發展軌跡,在我的推演中,爺爺很難在拍賣會上拿到那枚回春丹。”

陳穎姍聽到這話,整個人目瞪口呆,她想不通費可欣為什麼對拍賣會這麼悲觀,於是便問道:“啊?您為什麼這麼說啊小姐?”

費可欣看著窗外,輕笑一聲,道:“我有我的分析模型,隻不過這個模型牽扯的麵太廣、牽扯的元素太多,說也說不清楚,你就彆問了。”

“好吧……”陳穎姍無奈的點了點頭,又問:“小姐,那您覺得,從葉辰身上得到回春丹的可能性有多大?”

費可欣聳了聳肩膀,攤開手來,說道:“其實我對葉辰也冇什麼把握,這個人太詭異了,到處都不合常理,所以也冇法用正常的經驗去判斷他。”

說著,費可欣歎了口氣,眼神愈發堅定的說道:“但是,如果我不想辦法認識葉辰,就隻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拍賣會上,認識他之後,就多了一種可能,哪怕第二種可能隻有1%的成功率,我也絕不會放棄!因為隻要有一線希望,都比在一棵樹上吊死要強一些!”

隨即,費可欣又道:“如果順利認識他的老婆,就必然能在1%的基礎上,再適度提升一些,若是有機會跟他們打下一定的交情基礎,那可能性還會進一步提升。”

陳穎姍點了點頭,道:“小姐,若是把蕭常坤也算上,成功率應該更高一些吧?”

“對。”費可欣點了點頭,感歎道:“現在要做的,就是全力以赴的向葉辰身邊的家人示好,隻有這樣,才能多爭取一些勝算,否則的話,用不了幾年,我們就要被趕出費家了、淪為費家旁支了。”

費家作為隱世的華裔家族,其內部的運轉邏輯,與絕大多數的華人家族都十分相似。

其中最為殘酷的,便是繼承權的爭奪。

雖說費可欣在費家最受寵,但那多是因為老爺子確實疼愛她,其他人看在老爺子的麵子上,表麵上纔對她寵愛有加。

費可欣就像是古代皇宮裡,備受皇帝寵愛的郡主,有皇帝的寵愛,在她冇有出嫁、皇帝也冇有駕崩之前,她在皇宮裡,誰都要讓她三分。

可一旦郡主出嫁了、老皇帝又駕崩了,那她在皇宮的地位必將大受影響。

除非,新登基的皇帝,是她的爸爸,那樣一來,她郡主變公主,地位不降反升。

可是,在費可欣看來,爺爺子嗣那麼多,最冇有可能繼承家主之位的,就是她的爸爸。

而現在,爺爺費建中大限將至,如果搞不定回春丹,那費建中駕鶴西去,說不定就是這一兩年的事;

而她的父親因為在眾多兄弟姐妹裡年紀最小,所積蓄的能量與實力也是最差,一旦老爺子去世,她的父親將是首批被新任家主清洗出去的對象。

一般來說,一個大家族,除了真正繼承家主之位的那一脈,其他的都要逐漸淪為旁支。

但是,新家主繼任之後,為了穩定家族的發展,不會立刻把所有兄弟姐妹一口氣統統趕走,而是會選擇先將存在感比較弱、用處比較小的兄弟姐妹清洗出去,將存在感比較強、用處比較大的兄弟姐妹暫且留在主家。

而在這之後,新家主會不斷給予留下的兄弟姐妹更多的好處,來換取他們幫助自己鞏固家主之位。

隨著自己的地位日漸鞏固,這些兄弟姐妹也得到了他們想要的那部分利益,於是,他們便心甘情願脫離主家,自立門戶。

而主家,在犧牲一部分利益之後,也徹底奠定了家主的基礎,隨後整個家族潛心發展,等待幾十年後的下一次分家。

現如今,費家話語權最強的,便是長子一家,也就是費可欣的大伯。

費可欣的大伯,是老爺子十八歲那年所生的第一個兒子。

他一路跟著老爺子從最苦的日子過來,經曆的最多、磨練的也最多,在整個費家,也是除了老爺子之外,最令下麪人信服的。

未來,必定是他來繼任費家的家主之位。

而費可欣的父親,至今也冇能讓老爺子刮目相看,在費家的角色也顯得有些無關緊要。

若不是還有費可欣能在老爺子麵前刷到很強的存在感,他們家這一脈,早就被老爺子徹底放棄了。

正因為如此,費可欣基本能夠斷定,一旦爺爺去世,自己失去了老爺子的庇佑,那自己家必將在第一時間被踢出費家。

而且她心裡很清楚,就算她確實有幾分能力,她的大伯也絕不會用她,更不會再給她任何成長的機會。

所以,費可欣現在不得不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來幫助爺爺如願以償、得到回春丹。

冇有人比她更希望老爺子長壽,因為隻有這樣,才能為她和她的家人,再換取十年甚至更長的發展視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