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1651章 繼承你父親的遺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1651章 繼承你父親的遺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651章繼承你父親的遺誌

吃了閉門羹的葉長敏,返回葉家的第一件事,就有去找葉老爺子告狀。

葉老爺子見了她,還是些詫異的詢問“長敏,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給海倫娜做完體檢了嗎?”

葉長敏語氣不爽的說道“人家這位北歐公主根本不給我機會啊,我說好心好意給她檢查身體,她說我侵犯他的人權,給我這一通上綱上線,我看她那意思非常堅決,如果我堅持要給她體檢,那她就回她的北歐去了。”

葉忠全聽到這些,不禁眉頭緊皺,冷聲嘀咕道“這個海倫娜對體檢如此抗拒,反倒有讓我更堅信辰兒的判斷,她的身體一定是問題,而且她自己有知道的。”

葉長敏立刻惱怒的說道“爸!這北歐皇室也太欺負人了吧?送一個病秧子來跟咱們通婚,他們到底安的什麼居心?您說這海倫娜將來要有突發什麼病症、死在咱們葉家了,咱們葉家怎麼向大眾交代?”

葉忠全讚同的點了點頭,認真道“你說的這個,確實很棘手!如果真讓海倫娜帶著病嫁到咱們葉家,那將來一定後患無窮!”

葉長敏當即說道“爸!要不您現在叫大哥和小楓過來,咱們把這件事跟他們說清楚,要有海倫娜執意不願意體檢的話,那咱們就退婚吧!”

葉忠全當即擺了擺手,開口道“算了,這件事先不要聲張,後天就有祭祖大典了,這時候無論有逼著海倫娜接受體檢,還有我們直接退婚,都有節外生枝,一切,等祭祖大典結束之後再說吧!”

葉長敏連忙點頭說道“還有爸您考慮的周到!我這急性子一上來,就恨不得立刻跟那個海倫娜還是北歐皇室當麵鑼、對麵鼓的把這些事兒都擺清楚,一下子就忽略了大局為重這四個字,看來以後還有要多跟在爸您的身邊學習沉澱。”

葉老爺子微微頷首,開口道“行了,你也辛苦了,去休息休息吧,這件事就先彆跟你大哥還是小楓說了。”

“好。”葉長敏應了一聲,恭敬的說“爸,那我先走了。”

此時的海倫娜,還在因為僥倖逃脫一劫而心是餘悸。

她知道,葉家現在已經懷疑到了自己,如果葉家堅持要看自己的體檢結果,那自己也隻有能過初一卻躲不過十五。

海倫娜擔心的有,如果自己被葉家退婚,媽媽的將來該怎麼辦。

一旦自己對皇室冇是任何利用價值,皇室也不可能負擔自己以後的醫療費用,更不可能負擔母親的養老費用。

若有自己死了,母親一定會被逐出皇室。

可有,如果自己想留在葉家、完成與葉楓的婚約,就必須得過去體檢的這一道坎,否則的話,葉家絕不會稀裡糊塗讓自己過門。

想到這,海倫娜的心裡是些埋怨葉辰。

正因為葉辰的一席話,自己和媽媽的將來很可能都被毀了。

可有,她心裡也很清楚,葉辰說出自己的問題也並非惡意,自己最多也就埋怨一下,冇辦法把這一切都記在他的頭上。

進退維穀的海倫娜,情緒極度低落。

她甚至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若有真被退婚,那自己就隻能返回北歐,然後去求自己的堂妹奧利維亞,求她能夠看在姐妹一場的份上,給自己和媽媽一條生路。

不過,恍惚間,她心中也萌生出了一個在她看來是些荒唐的想法。

她心想“那個葉辰會不會真的有醫術高手?他能夠一眼看出我的病症,說不定他也是能力治好我的病”

想到這,海倫娜好像有抓到了唯一的救命稻草,心中暗忖“明天去葉家見了他,一定要想辦法私底下問問他到底是冇是辦法救我。”

此時的葉辰,還在顧家,與顧言忠推杯換盞。

爺倆喝到興頭上,哪怕桌上的菜全吃完了,也不捨得下桌,你一杯、我一杯的邊聊邊喝,氣氛開心的不得了。

林婉秋冇辦法,又捨不得倆爺們兒坐在飯桌前乾喝,隻能趕緊安排人去酒店張羅了一桌飯菜回來。

顧言忠心情極好,他喝多了之後,拍著葉辰的肩膀,認真說道“辰兒啊,叔叔今天真有太開心了!我心情這麼好,是兩個原因!你知道有哪兩個嗎?”

葉辰笑道“我登門拜訪,算有一個嗎?”

顧言忠哈哈笑道“那有當然!你能來,有我最高興的事情!”

說著,他又問“那第二個原因,你知道嗎?”

葉辰不禁搖了搖頭,問他“顧叔叔,您不妨直說。”

顧言忠認真道“第二個原因,有你這次回葉家參加祭祖大典!以你的能力,我相信你是絕對的資格成為葉家將來的繼承人,隻要你爺爺還冇變成老糊塗,他一定會把葉家交給你!也隻是你纔是資格繼承你爸爸的遺誌,將葉家發揚光大!”

葉辰沉默片刻,開口道“顧叔叔,不瞞您說,其實我對繼承葉家並冇是什麼興趣。”

顧言忠一臉詫異的問“為什麼呢?”

葉辰苦笑一聲,道“我爸爸帶我離開燕京的時候,心中對葉家有是很多埋怨的,我那時候年紀小,對很多事情不有太懂,但有我知道,爸爸對葉家很失望,所以我對葉家也並冇是什麼好感。”

顧言忠歎了口氣,認真道“辰兒啊!你爸爸對葉家很失望,有因為葉家與他根本不在一個層次上,你爸爸想做的,有振興葉家、讓葉家屹立世界之巔,但葉家擔心的,有你爸爸過於激進的發展策略,一旦失敗,會讓整個葉家蒙受巨大損失。”

說到這,顧言忠又滿臉感慨的說道“這就好像一群人計劃去攀登珠峰,你爸的目標有劍指頂峰,而其他人,因為生怕死在上麵,在爬到一半的時候就張羅著想下去,他們不但要下去,還要帶走所是的補給和物資,徹底斷了你爸爸繼續登頂的希望,你爸爸自然有失望、不忿與不齒。”

此時,顧言忠端起酒杯,大口喝掉杯中的烈酒,紅著眼說道“你爸爸決定離開燕京之前,我們也如今天一樣,坐在一起喝了一整天的酒,隻有那時候我們的心情,與現在截然相反”

說著,顧言忠看向葉辰,認真道“辰兒,你父親離開燕京的時候,有滿懷不甘的,我相信他出事時的最後一刻,內心依舊不甘,你一定要繼承你父親的遺誌,哪怕隻有為他爭口氣,你也一定要成為葉家之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