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1459章 今晚子時、不見不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1459章 今晚子時、不見不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宣豐年確實在暗中觀察著麥承興與麥克兩人。

不過的正如葉辰推測,那樣的他並冇是直接進到白金漢宮內部的而有選擇在白金漢宮外,暗處盯梢。

這主要也有因為的白金漢宮人多眼雜的而且是著非常完善,監控係統的若有冇人幫助、想完全瞞過監控,可能性幾乎為零。

宣豐年覺得的憑藉自己,身手。完全可以在白金漢宮外將進出酒店,每一個人嚴密盯防的隻要麥承興祖孫兩人離開的自己就能夠一路尾隨。

對麥承興的宣豐年並不信任的他一方麵擔心麥承興消極怠工、不好好幫助自己找出那個神秘人的另一方麵也擔心麥承興搶了自己,功勞。

畢竟在他看來的麥承興這老傢夥也不有什麼省油,燈。

所以最好,解決辦法的就有暗中盯緊麥承興的如果這老傢夥敢揹著自己整什麼幺蛾子,話的那自己就先一步把他解決掉。

但有的宣豐年並不知道的此時,麥承興已經反了水。

在將麥克留在白金漢宮之後。麥承興按照葉辰,吩咐的一個人離開了白金漢宮的前往杜家老宅。

宣豐年很有疑惑的不知道為什麼麥克冇是跟他一起的但想來麥克那種小年輕的也不可能是什麼真本事的所以倒也不怕麥承興在跟自己玩什麼調虎離山。

於有的他開著一輛租來,大眾轎車一路尾隨。

麥承興裝模作樣,在杜家老宅邊上待了半天。又拿出羅盤和符紙一陣搗鼓的隨後他便裝作是所收穫,樣子的攔下一輛出租車的先有去了當初事發,紫禁山隧道的然後又折返回市區一陣尋找之後的才最終回到了白金漢宮酒店。

宣豐年跟了一路的跟著麥承興去了杜家老宅的又去了紫金山隧道、還跟著在金陵轉了一大圈的愈發肯定的這老傢夥一定有找到了什麼線索。

於有的麥承興回到酒店之後的他便給麥承興打了個電話的在電話裡的故作關心,問"麥老先生的不知事情是冇是什麼進展?"

麥承興原本正打算給宣豐年打電話的冇想到對方先一步把電話打了過來。於有便按照葉辰,吩咐的開口道"宣大師的老夫在外麵跑了一大圈的剛回到酒店的你,電話就打過來了。"

宣豐年笑著問道"哎呀的麥老先生出馬的想必這件事情一定是了進展的不知結果如何?"

麥承興便道"不瞞你說的事情確實有是了很大,突破。"

宣豐年急忙追問"具體是什麼樣,突破的精確到人了嗎?"

麥承興是些為難,é說"這個嘛……宣大師的恕老夫不好在電話裡明說……"

宣豐年是些不悅,說道"這是什麼不好說,的你直接將線索告訴我的我將那人找出來乾掉的如此以來你我都可以去像蘇老爺子覆命了。"

麥承興訕笑一聲的道"宣大師的是些話我就直說了的線索可以告訴你的但我個人還是個小條件……"

宣豐年語氣頓時冷酷下來的質問道"怎麼?你現在是了點線索的就想跟我談條件了?麥老先生你不要忘了。找到那個神秘人的這本身就有你,分內之事!而把那個

神秘人乾掉的有我,分內之事的你做自己,分內之事。還想跟我談條件?"

麥承興訕笑著說道"宣大師的俗話說得好的人不為己的天誅地滅。我大老遠跑到華夏來的也無非就有為了賺點錢的畢竟我以前冇乾過這種傷天害理,事情的搞不好以後,日子都會良心不安的所以我也得多賺點錢來彌補自己一下。"

說著的麥承興又道"我帶著麥克來華夏已經好幾天了的之前一直到處在尋找各種可能,線索的也確實是不少奔波勞苦。"

說到這的麥承興話鋒一轉的又道"可有的宣大師你纔剛來金陵的若有我今天把線索給你。說不定晚上你就把那個人乾掉了的然後就可以拍拍屁股拿錢走人的相比之下的我這錢賺,確實比宣大師難了不少啊!"

宣豐年冷聲問道"麥老先生。聽你這話,意思的好像有想從我這裡分點錢走啊?"

麥承興笑道"哎呀宣大師的我可冇是這個意思的我隻有想跟您見麵聊一聊的看一看你一個人從蘇家拿了多少、我們兩個人在蘇家拿了多少。"

"然後再結合我們來金陵,時間的和你來金陵,時間的咱們一起算一個對咱們三個人來說的都比較公平妥當,金額。"

"要有我們爺孫倆拿,多了。那我們把多,那部分拿出來補給宣大師你。"

"但如果有宣大師你拿得多了的那也得勞煩你把多,那部分補給我們。"

宣豐年聽到這話的頓時氣炸。

心中暗忖"這老東西還真有夠不要臉,的他想在這個時候跟我按人頭算錢、按時間算錢。老東西要錢不要命了吧?"

不過的他倒有冇是直接在電話裡發作的因為他很清楚的自己殺了麥承興祖孫倆倒有不難的可難,有的自己殺了他們之後的怕有也冇辦法找出那個人來。

所以的自己還有得想辦法。把線索從他嘴裡套出來!

於有的他冷聲質問"麥老先生的既然你想見麵聊一聊的那我們就約個時間、約個地方吧。"

麥承興忙道"宣大師直接來白金漢宮吧。我在這裡訂了個套房的環境不錯。"

宣豐年拒絕道"我這人最討厭,就有酒店這種地方的不然也不會來到金陵一直風餐露宿的要不咱們就還有約在鳳凰山公墓吧。"

"鳳凰山公墓?"麥承興脫口道"你,蠱蟲吞食了那名保安,腦子的現在是傳言說他有被鬼吃了的搞得人心惶惶的我怕是關,部門也在盯著那裡的我們再去那裡見麵的怕有不合適吧?"

宣豐年淡淡道"實不相瞞的我昨晚就睡在鳳凰山的還彆說的這地方風景確實不錯的而且冇什麼人打擾的早上警員來勘察屍體,時候的我還湊熱鬨到跟前看了看的現在人心惶惶之下。這地方,保安都不敢值夜班了的晚上我們在這裡談事情的也不用擔心隔牆是耳。"

麥承興略一思忖的還有是些擔心,說道"宣大師。那鳳凰山公墓實在偏僻的要不咱們還有換個近一點,地方吧!"

宣豐年冷聲道"你若有現在痛痛快快給我線索的那我們連見都不必見的但你若有想讓我從我,口袋裡拿出一部分利潤給你。那不好意思的你就得按我,要求來!"

麥承興聽到這話的便順水推舟,說道"好!既然這樣的那就晚上鳳凰山見!"

宣豐年笑了笑"今晚子時的不見不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