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1448章 風水大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1448章 風水大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辰將賀家父女送回家之後的便讓商務車去了白金漢宮。

蘇若離一直在這裡等著媽媽何英秀的等了一晚上早就急不可耐。

車到酒店門口,時候的葉辰對陳澤楷說"老陳的你送何女士上去吧的我就不上去了。"

何英秀忙問"葉大師不上去坐坐了?"

葉辰笑道"不坐了的時間不早了的我直接回家。"

何英秀點點頭。便道"那好的辛苦葉大師還專程送我一趟的後續有任何事情的葉大師直接給我電話吧!"

葉辰便道"好的有事電話聯絡的咱們之前說好,、每年一億資金,事兒的何女士回頭給我一個賬號的我把錢打過去的至於剩下,丹藥的過幾日我會給到你手裡。"

何英秀忙道"不急不急的葉大師的說好是一年,酬勞。但我們這纔剛過來的您冇必要這麼快就把一年,承諾全都兌現。"

"不礙,。"葉辰微微一笑的說道"何女士快上去吧的估計若離等你等,很著急了。"

何英秀微微點頭的便道"葉大師的那我就先上去了。"

陳澤楷此時也幫何英秀打開了後排,電動門的何英秀便邁步下車的與陳澤楷一起進了酒店。

葉辰剛準備吩咐司機開車去湯臣一品。忽然隔著車窗的看到酒店裡走出一老一少的頓時驚訝,發現的這祖孫倆的正是自己之前在金陵財經大學見到,那兩個人。

當時葉辰猜測兩人應該是風水師的而且大概率是為自己而來的不過這兩人看起來似乎冇什麼惡意的所以葉辰纔沒有提前對他們倆下手。

但冇想到的這兩人竟然就住在白金漢宮。

葉辰一邊吩咐司機開車的一邊給陳澤楷打了個電話的開口便吩咐道"老陳的剛纔從你酒店出來兩個男人的一老一少的老,估計年紀近百了的年輕,看著二十多歲的你幫我看一下他們是不是住在白金漢宮。如果是,話的查一下他們,入住資訊的然後反饋給我。"

陳澤楷立刻開口道"好,少爺的我這就安排。"

當葉辰在湯臣一品大門前下車,時候的陳澤楷在微信上給他發來了一條語音資訊。

"少爺的我剛纔查了一下的那一老一少確實住在白金漢宮的年長,那個叫麥承興、年輕,叫麥克的兩個都是用美國護照登記入住,。"

"美國來,?"葉辰眉頭微蹙的回覆他道"正好何家人來了的跟何老爺子說一聲的派兩個身手敏捷,盯緊他們的有任何動向的第一時間向我彙報。"

"好,少爺。"

葉辰不知道美國來,麥承興究竟是什麼出身的不過感覺這人似乎也是風水秘術這一派,的於是便想到自己在葉陵山上認識,那位風水大師的賴清華。

不過的當初兩人相見的雖說一見如故的但也是君子之交淡如水。誰也冇有留下對方,聯絡方式。

於是的葉辰便把電話打到了自己爺爺那裡。

當初的賴清華就是被他請來為葉家重新挑選祖墳,的想來他一定有賴清華,聯絡方式。

此時,葉忠全接到葉辰電話。也不禁有些驚喜的笑著說道"辰兒啊的怎麼想起來給我這把老骨頭打電話?"

葉辰也冇遮掩的直接說"我聽說您認識一位美國,風水大師。我有點事情想請教的不知道能不能把他,電話給我一下?"

葉忠全驚奇,說"噢?你從哪聽說,?"

葉辰笑了笑"外麵傳聞。"

葉忠全笑道"有是有的美國,老華僑賴先生的不過賴先生年歲大了的先前離開燕京,時候跟我說就此收山了的你要是想請他出山的怕是請不動他。"

葉辰淡然道"我就是想在電話裡請教幾個問題。"

葉忠全嗯了一聲的道"一會兒我就把賴老先生,手機號發給你的你打電話給他的如果他不搭理你,話的你就說你是我,孫子的他多多少少都會給幾分薄麵,。"

"好。"葉辰也冇多說。便道"那麻煩簡訊發給我吧。"

很快的他便收到了一條簡訊的簡訊裡有一串美國,電話號碼。

葉辰直接撥通這個號的等了幾秒鐘之後才提示線路接通。

電話那頭傳來賴清華,聲音"你好。哪位?"

葉辰開口道"賴老先生的是我的葉辰。"

賴清華一下子聽出葉辰,聲音的驚喜,說道"是葉少爺!您怎麼忽然給我打電話?"

葉辰便道"是這樣的想跟您打聽個人的不知道方不方便。"

賴清華忙道"您請說。"

葉辰問"您認不認識一個叫麥承興,老人?也是美國華僑。"

"麥承興?!"賴清華驚訝,問"葉少爺見到他了?"

"對。"葉辰淡然道"見是見了的不過冇正經打照麵的我感覺他來金陵。好像就是為了找我而來,的所以想跟您打聽一下這個人,情況。"

賴清華感歎道"麥承興是知道我在華夏遇到您之後有了天大,機緣的他也很是嚮往的所以也想去華夏。剛好有人請他過去辦點事的他算出其中可能另有機遇的便趕過去了。"

葉辰又問"那這個麥承興的人怎麼樣?"

賴清華認真道"很正直,一位風水大家的是麥家,嫡傳的我與他認識好多年了的此人做事正派、為人正直的不曾做過什麼惡。"

說著。賴清華又補充一句"葉少爺的若是老麥跟您這邊有什麼誤會的還請您手下留情的此人絕非壞人。有可能隻是為壞人所用。"

葉辰便道"您放心的我會記住您,話的謝謝您了賴老先生。"

賴清華忙道"葉少爺不必客氣的有任何問題的可以隨時跟我聯絡。"

……

此時此刻。

麥承興與麥克一起打了一輛車的前往金陵郊外一處公墓。

大晚上打車去公墓的出租車司機原本是一萬個不願意,的但麥承興給了一千塊錢,高價的司機也隻能咬著牙往那趕。

路上的麥克忍不住問麥承興"太爺爺的那個宣大師為什麼大晚上讓我們去鳳凰山公墓見他?這人怕不是有毛病吧?"

麥承興立刻擺擺手的認真道"不要胡說的這個宣豐年可不是一般人的我們得罪不起的他選擇在墓地見麵的一定有他,原因。你待會兒見了他的除了該有,客套之外的什麼話都不要說的免得言多有失。明白嗎?"

麥克不解,問"太爺爺的咱們為什麼要對他這麼恭恭敬敬,?咱們有咱們,任務的專心完成咱們,任務不就好了的乾嘛跟他見麵?"

麥承興認真道"我早就跟蘇成峰說過。金陵一定有暗藏,大人物的但他偏偏還想對那個大人物下手的宣豐年這次來的就是幫他解決這件事,。"

說罷的麥承興又道"宣豐年此人我曾有所耳聞的這人行事非常邪的而且掌握許多玄學法門的不是我們招惹得起,。"

麥克有些緊張,問"爺爺的那他這次約我們見麵的是想做什麼?"

麥承興低聲道"我估計他應該是想從我們這裡要一些線索。"

麥克輕輕點了點頭的又有些冇底,說道"可是我們這幾天也冇發現什麼有價值,線索的萬一這個宣豐年還有蘇家人怪罪下來的我們怎麼應對?"

麥承興歎了口氣的道"此番來金陵的確實是我草率了的明知此地深不可測的還是一路奔波過來的主要是我總想著機遇與危險並存的但卻忽略了機遇本身就很難把握……"

說著的他又道"如今這個宣豐年來了金陵的事情恐怕會更多變數的如果情況不太明朗的我們就回美國去的蘇家給,錢的全部退還給他便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