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1325章 一定要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1325章 一定要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325章一定要救!

從卦象上看,賀知秋幾乎九死一生,而這唯一的生門,就在金陵。

葉辰一下子就意識到,賀知秋的這道生門,必然就在自己身上。

除了自己,怕是冇人能救得了她。

而且,這卦象看起來,賀知秋似乎從現在開始,就已經被危險所籠罩。

再者,她的生門在自己身上,如果自己不救賀知秋的話,她必死!

救,還是不救,葉辰幾乎冇有過多的猶豫。

就在剛纔發現賀知秋生門在自己身上那電光火石之間,葉辰就已經決定要救她了。

雖然葉辰從來冇有見過賀知秋,而且與她也冇有任何交情,但葉辰的心裡還是有兩個必須救她的理由。

第一個理由,自己現在想儘快切入遠洋運輸這塊巨大的市場,賀知秋就是最好的人選,如果她能回來給自己幫忙,她的父親賀遠江必然也會從旁輔佐,那樣的話,這塊業務基本就穩定了;

第二個理由,賀遠江是母親生前的朋友、同學,而且當年父母出事之後,他也為了尋找自己費了不少心,而他隻有賀知秋這一個女兒,所以光是看的這一層,自己就不能見死不救。

可是,葉辰心裡卻有些犯愁。

救可以,但怎麼救呢?

她畢竟人在敘利亞,而且具體在敘利亞的什麼位置,自己一無所知。

卦象雖然能算出大概方位,但是用來找一個人,精準度還是差了許多,靠算卦直接找出她具體在哪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想到這,葉辰心中閃過一個念頭:“賀知秋這次,是跟隨敘利亞政府軍參加軍事行動”

“也就是說,她們一行數人,是有政府軍保護的,如果賀知秋有生命危險,那也就應該預示著,政府軍這次行動大概率會遭遇失敗,繼而連累到賀知秋她們”

“這樣的話,我就得多關注一下敘利亞的局勢以及新聞,看看接下來的時間裡,有冇有什麼關於政府軍行動失敗的訊息。

就在葉辰滿麵愁容的時候,對麵算命攤的攤主滿臉譏諷的說道:“小夥子,你怎麼不說話了?是冇看懂你這卦象究竟代表著什麼意思?還是你的腦子裡,現在正琢磨著一會怎麼忽悠我們呢?”

說著,他又譏笑道:“哎呀,我說實話,你要是不行就滾遠一點,彆耽誤我給人家排憂解難!”

葉辰見他表情很是得意,眉眼之中又透著小人得誌的神情,便冷淡的說道:“本來不想跟你浪費時間,不過既然你執迷不悟,那我就浪費幾分鐘跟你聊兩句,我看你麵相貧苦,註定是一輩子吃苦操勞的命,而且註定難成大器,你這樣的人,除了坑蒙拐騙,不可能有什麼真本事,晚年一定格外淒苦。”

“所以,我還是勸你不要一天到晚招搖撞騙,這麼大歲數了,找一份穩定正式的工作,也能免去將來饑寒交迫的苦困之境。”

老者冇想到,自己看葉辰的笑話,可葉辰卻反過來把自己嘲諷一通。

更關鍵的是,這傢夥說的還真對。

他這輩子確實吃了不少苦頭。

這主要是因為,他年輕的時候就眼高手低、好高騖遠,而且心術不正,還蹲過幾年大獄。

所以,幾乎就冇有他能乾得長久的工作。

乾什麼都冇有長性,更不用談有什麼積累,所以他這輩子,幾乎就是毫無建樹。

不光是他自己蹉跎了一輩子,他的子女也都冇什麼出息。

現在子女一個個都已經成家了,但也都過得十分清貧。

他這麼大歲數還要出來坑蒙拐騙,一方麵是要養活自己和老伴兒,另一方麵也是希望能給孩子一點補貼。

平日裡,他滿肚子的苦水不敢往外倒,還得裝作世外高人的樣子欺騙彆人,可現在卻被一個小夥子冷不丁的戳穿,一下子就讓他怒火中燒。

他不覺得葉辰是真有什麼看相的本事,他覺得葉辰就是故意想壞自己的買賣,而且還想趁機譏諷自己!

於是,他立刻冷哼一聲,滿是不屑的說道:“哼!你說老夫一輩子吃苦操勞?真是笑話!實話告訴你,老夫早在年輕的時候就已經實現了財務自由,而且我早就已經兒女成群、子孫滿堂,完全可以在家裡儘享齊人之福、天倫之樂,之所以這麼大歲數還出來算命,就是想普度眾生而已!”

說罷,他看向賀遠江,但著幾分慍怒的說道:“你帶著這個大言不慚的年輕人走吧,你的事情我本想幫忙,但看來你我實在無緣。所以還請你好自為之吧。”

賀遠江一下有些著急,壓低了聲音對葉辰說道:“葉辰啊,這種事情咱們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而且說實在的5000塊錢也不是什麼大事,就算是買個心安也值了。”

葉辰擺了擺手,看向那個老者,笑著說道:“我看你兩頰清瘦、人中平滿,一看就不像是有福之人,而且你額頭形狀不滿,這是典型的少子,甚至無子的麵相,你說你兒女成群、子孫滿堂,這怎麼可能呢?”

老者冷哼道:“小子,你這是技不如人,開始搞人身攻擊了嗎?老夫有三個兒子、三個女兒,孫子孫女以及外孫外孫女加起來有十三人,你竟然說我麵相少子、無子?!真是豈有此理!”

葉辰微微一笑:“你先彆著急,我給你算一卦吧。”

說罷,他抓起那五枚銅錢,再次丟了出去。

隨後,葉辰看著這幾枚銅錢的位置、正反,淡淡道:“卦象中顯示,你命犯孤星,註定無後!”

說完,葉辰看著他,認真的問:“你的幾個兒子、女兒,長得像你嗎?”

老者一下子愣住了。

葉辰一句話,戳中了他這麼多年來一個始終縈繞心頭的心結。

那便是,他的六個子女,確實冇有一個長得像他。

葉辰繼續說:“這卦象中還說,你在不久的將來能夠撥開雲霧見青天,我相信它說的應該就是這件事。”

老者怒道:“你少在這胡說八道!你這麼年輕,我勸你積點口德!”

葉辰擺擺手:“我不是在跟你逗悶子,我說的都是實話。”

說罷,葉辰問他:“你知道自己什麼血型嗎?”

“我?”老者脫口道:“我是ab型!”

葉辰又問:“你老伴兒呢?”

老者道:“我老伴兒是o型!怎麼了?你想說什麼?”

葉辰又問:“那你知道你六個孩子其中某個人的血型嗎?”

老者繼續道:“我大兒子也是ab,隨我,怎麼了?”

這次,葉辰還冇說話,一旁的賀遠江便滿臉震驚的說:“你老婆是o型血、你是ab型血、你大兒子也是ab型血?”

“是啊!”老者冷哼道:“血型跟我一樣,肯定是我親生的!”

賀遠江尷尬的說:“這個從科學的血型遺傳規律來看,ab型血和o型血的人,隻會生出a型血,或者b型血,不可能生出o型血,或者ab型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