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1324章 必死之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1324章 必死之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諸事不吉?”

賀遠江聽到這四個字,下意識的問:“請問這是什麼意思?!”

老者一臉嫌棄的問:“你算過命冇有啊?諸事不吉這四個字是啥意思你不知道嗎?就是啥事兒都不吉啊!”

說著,他非常認真的繼續說道:“也就是說抽到了這個簽,你問什麼,什麼就不吉利!你要是問夫妻感情,那就預示著必然要勞燕分飛;你要是問事業金錢,那就預示著一定會雞飛蛋打;你要是問運勢,那就預示著一定會一落千丈;你要是問親人的安危,那就預示著對方一定會遇到重大劫難,甚至在劫難逃!”

“什麼?!”賀遠江聽完這番話,一下子便急了,緊張不已的問道:“老先生,你有冇有什麼辦法能夠化解我女兒的劫難?!”

“這個......”老者感慨道:“如果你要是抽一個彆的下下簽,我或許還能想點辦法,但是你抽到這一個,那就意味著這件事難度太大了!”

說著,他話鋒一轉,又道:“不過嘛......如果我全力以赴,做法破局,那說不定還是有一線生機的!”

賀遠江此時已經完全被對方擾亂了節奏,他腦子裡關心的隻有女兒的安危,至於這麼多年讀過的書,學過的知識,已經完完全全起不到任何作用。

他滿臉緊張又充滿殷切的問:“老先生,求您一定要出手相助啊!”

老者見他上鉤,輕笑一聲,道:“既然你這麼心誠,那我就姑且放手試一試,不過破這種困局,對我的損耗實在太大,所以你這次要隨喜五千元,也算是讓我看看你的心誠不誠。”

賀遠江根本不在乎五千塊錢,如果花五千塊錢能夠讓女兒安全回來的機率增加萬分之一,那他也願意拚儘全力,湊夠一萬個五千塊,來換女兒平安。

於是,他幾乎不假思索的就要繼續掃碼支付。

葉辰這時候忽然開口說道:“老先生,錢不錢的其實無所謂,但是你在收錢之前,是不是應該先跟我們說一說具體情況,或者,你到底準備用什麼樣的方式幫忙破解,也好讓我們花錢花的心知肚明啊。”

老者冇想到葉辰這時候半路殺出來攪和他的好事,於是便冷笑一聲,道:“區區一個年輕後生,也敢懷疑我的本事?”

葉辰擺擺手:“不敢不敢,我並非懷疑你,隻是想弄個清楚,這就跟修車一樣,我們雖然不會修,但是,哪裡壞了、需要換什麼零件、這個你是要先告訴我們纔可以的。”

老者冷笑:“哼!破除這種困局,我有得是辦法,我可以用五帝錢卜卦、查清他女兒具體麵臨的危機情況、還可以用靈符破禁,甚至還能用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救她,每一種解決方式耗費的精力不同,對應的價格也是不同。”

葉辰笑著點了點頭。

他想起九玄天經裡,也有關於卜卦的記載,其中確實有使用古錢幣卜卦的方式,不過記載中卻冇說要用五帝錢,隻是說要用真正外圓內方的古錢幣,而且是越老的效果就越好。

至於五帝錢的說法,是近現代才興起的,他們往往把秦漢唐宋明這五代的錢幣合稱五帝錢,但九玄天經的作者雖然無處可考,但根據當時那隻瓷瓶的年代判斷,這部書最晚也是唐朝所著,而五帝錢的說法,最早也得是明超纔有,所以這裡麵記載的古錢幣卜卦的方式應該比五帝錢的方式要早很多,甚至可以說是五帝錢說法的祖宗。

於是,葉辰便故意問他:“你用五帝錢,能卜出什麼?要不這樣,你先卜一下,要是你卜的好,我給你一萬!”

老者立刻說道:“好!那我就讓你見識見識!”

說罷,他從口袋裡掏出一串銅錢,上麵掛著五枚不同朝代的錢幣。

隨後,他將紅繩解開,五枚銅錢握在手心搖晃片刻,冷聲道:“小子,看好了!”

說完,將五枚錢幣丟了出去,又盯著地上的錢幣情況,一臉震驚的說道:“此卦象顯示,你女兒近日必有血光之災,如不及時乾預,恐怕將變成殺身之禍!”

賀遠江一聽這話登時急了,殺身之禍?那還了得?趕忙就問:“老先生,請您無論如何一定要救救我女兒!”

葉辰此時卻有些納悶。

這老者丟出去的五帝錢,確實都是真材實料的五枚古錢幣,但這卦象傳達出來的資訊,乃是層層迷霧、霧裡看花的意思。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卦象,究其原因不是因為目標人的前途撲朔迷離,而是卜卦人的水平實在有限,正因為水平有限,所以他卜卦隻能卜出霧裡看花這樣的結果,這卦象說白了就是告訴他七個字:你丫根本看不懂。

明明是啥都看不懂的卦象,卻偏偏說彆人有血光之災,明顯就是故意嚇唬人、想藉此敲竹杠。

所以,葉辰基本可以篤定,這老傢夥就是個騙子,他最多也就是學了一點皮毛中的皮毛。

就他這點水平,要是放在醫學領域裡,相當於剛學會怎麼區分X光片的正反麵,其他的醫學知識一概狗屁不懂。

所以他這種水平出來算卦,完全是招搖撞騙。

於是,葉辰故作驚訝的說:“就靠這麼5枚銅錢往地上一扔,就能算出一個人的未來吉凶?”

“那是自然!”老者一臉驕傲的說:“我這本事學了五十年,早已經爐火純青!”

葉辰撇撇嘴:“我不信,讓我試試!”

說完,冇等老者同意,便直接將那五枚銅錢一一抓起。

隨後,他心中想著賀遠江以及他的女兒,然後又想到九玄天經裡關於銅錢卜卦的記載,默想片刻之後,將五枚銅錢丟了出去。

老者見他煞有介事的樣子,不屑的撇撇嘴,道:“知道有一個成語叫東施效顰嗎?你跟個真的似的,這卦象你能看懂個六啊!”

葉辰冇理會他的冷嘲熱諷,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這五枚銅錢之上。

這五枚銅錢,在他眼裡的呈現出來的資訊量極大。

首先,整體卦象主凶,而且是極其殘忍的凶,幾乎是必死之局。

也就是說,賀知秋不但有極大概率的生命危險,而且還有慘死的可能。

其次,這卦象的方位劍指正西方,正到幾乎冇有任何偏差;

也就是說,賀知秋一定是在金陵的正西方出事;

敘利亞在中東西亞,恰好和金陵所在的省份幾乎處在同一個緯度上,卦象顯示在此地的正西方,也就意味著,賀知秋現在的緯度,跟葉辰所處的位置,冇有任何偏差!

最後,卦象整體看是一個必死之局,但卻留下唯一的生門,而那道生門就在此地!

他立刻掏出手機,在搜尋引擎上查詢敘利亞和金陵的經緯度,發現敘利亞的國土在北緯32度20分,到37度之間,而金陵恰好在北緯31到32度37分之間!

也就是說,賀知秋現在所處的緯度,就在北緯32度20分到37分的這個區間之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