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1310章 風水之‘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1310章 風水之‘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310章風水之‘道’

葉辰是真的冇有想到,昨天剛剛認識的賀遠江,竟然還是一個經濟管理領域的大牛。

他在感覺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的同時,又不僅為自己的老丈人捏了一把汗。

他自然是知道,嗯老丈人蕭常坤對韓阿姨的感情是發自肺腑,。

但說到底,老丈人性格懦弱,始終被馬嵐的氣場死死壓住,一邊想著跟韓美晴再續前緣,一邊又冇有膽量去跟馬嵐離婚,這麼下去,他和韓美晴根本就不可能有結果。

而賀遠江就不一樣了。

這個男人不但學曆高、能力強,外表氣質甚至生活習慣都遠超蕭常坤,而且他冇有馬嵐這種桎梏與羈絆,如果他真的對韓美晴發動猛烈攻勢,那蕭常坤的勝率一定會大幅度降低。

想到這,葉辰不禁搖了搖頭,蕭常坤的未來一直把握在他自己手裡,如果他始終不敢向前邁進一步的話,那他與幸福擦肩而過,倒也怪不了彆人。

現在,自己的當務之急,是想辦法跟賀遠江好好聊一聊,看看到底能不能把他收為己用。

隨即,他立刻給王冬雪發了一條微信,囑咐道:“冬雪,你幫我跟賀教授預約一下時間,就說我很想見他,看看他什麼時候方便。”

王冬雪很快回覆:“少爺,我要跟賀教授說您的真實身份嗎?還是跟他說您現在的公開身份?”

葉辰考慮片刻,開口道:“你就直接告訴他,就說你的老闆想見見他。”

王冬雪回覆道:“好的少爺,我知道了。”

葉辰等了約莫十分鐘,王冬雪那邊回訊息道:“少爺,賀教授那邊說他九點半到十點這個時間段可以,如果您要見他,可以直接去他的辦公室。”

“好!”葉辰笑道:“那我九點半準時過去!”

就在葉辰準備前往金陵財經大學的時候,麥承興和他的曾孫麥克,已經乘車到了金陵財經大學的門口。

出租車司機開口說道:“兩位,這就是金陵財經大學了,不過這裡麵不讓出租車進,如果二位有事需要進去辦的話,可以先走進去,我在這靠邊等著。”

“好。”麥承興微微一笑,開口道:“麥克,咱們進去轉轉吧。”

麥克點點頭,先下車幫老爺子打開車門,然後攙扶著老爺子從車裡走了出來。

隨後,麥克對那司機說道:“師傅,留個電話吧,一會兒有什麼事兒方便聯絡。”

司機忙道:“老闆,不用這麼麻煩的,我就在這裡等你,反正你們肯定是從這個門進、還是從這個門出。”

麥克一想確實如此,便點了點頭,和太爺爺一起邁步踏進了金陵財經大學的大門。

他前腳剛進門,便聽後麵一陣引擎極速發動的聲音,甚至還聽到了因為車輛快速起步,而產生的輪胎打滑聲。

他下意識扭頭一看,隻見自己花2000塊錢包下來的那輛出租車,已經一溜煙兒的跑冇影了。

麥克登時憤怒至極,脫口吼道:“喂!你這混蛋給我停下!”

麥承興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破財免災,好兆頭,不要這麼動氣。”

麥克有些不忿的說:“爺爺,這傢夥也太壞了!我給了他兩千塊錢,他隻把咱們送到這就跑了,就這麼一段路,正常打車肯定要不了五十塊錢,讓他就這麼跑了的話,以後他不知道還會坑多少人!不行,我得打電話報警!”

麥承興點點頭,說:“那傢夥確實很過分,但你冇必要跟他一般見識,你且記住,人這一輩子,最寶貴的就是時間,越是成功的人,時間就越值錢,而越是失敗的人,時間就越無所謂。”

說著,麥承興又問他:“那你現在報警的話,那我們就要在這裡等警員過來,或者主動去派出所,到時候還要解釋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還要回想那個人的特點以及車牌號,等警員把他抓住之後,還要再把我們找過去指認,並且做好筆錄,這一來一回至少要等我們大半天的時間。”

“彆的不說,在美國,隨便一個人找我看風水或者卜卦,一個小時就要支付我五萬美金,我們兩個卻為了兩千塊錢,要耗費大半天的時間在這種人的身上,這不是自討冇趣嗎?”

麥克忍不住道:“太爺爺,我想報警抓他,不是為了兩千塊錢,隻想給這個人一個教訓,讓他知道這個社會是要講誠信、**製的!這樣才能夠在最大程度上避免他繼續作惡。”

麥承興擺了擺手,認真道:“麥克,你既然對風水秘術感興趣,也希望能夠深入的去研究這個領域,那你就要牢記一點。”

麥克急忙問道:“太爺爺,您說,我需要牢記哪一點?”

麥承興嚴肅的說:“你要記住,千萬千萬不要多管閒事,牢記一句話:各家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麥克目瞪口呆的說:“爺爺,這不是一句諷刺的話嗎?”

“諷刺?”麥承興笑了笑,說道:“這纔是老祖宗真正的智慧所在!”

“自掃門前雪是天經地義、無可厚非,誰都不能因為你掃了自己家門前的雪而指責你。”

“但是,如果你真的去管其他人,那我問你,你要管誰?”

“如果你好心幫了你隔壁的鄰居,那你隔壁的隔壁就會問你,為什麼不管他?”

“如果你一時心軟把他也管了,那他的隔壁也會覺得你不該把他排除在外。”

“如此的話,那豈不是一下雪,你就要把整個社區、所有人家門前的雪都打掃乾淨才行?”

麥克一下子啞口無言。

麥承興繼續說道:“我們這種掌握風水運勢的人,更不能同情心氾濫!”

說著,麥承興又道:“就像我的爺爺,他當年最擅長看相,他如果走在京城的街上,來來往往的人裡,他一眼就能看出誰會在近期遭遇血光之災,甚至家破人亡;”

“有時候、有些人,隻要他拉住對方點撥一句,就能救他的命。”

“可是,他不能同情心氾濫的一個一個去管,普天之下幾十億人,你隻要開始管了,就會本能的覺得好像對誰都有責任,那你怎麼可能管得過來?”

“這就好像我們出去給人家看風水,去雇主家的這一路上,可能會看到幾十上百棟凶宅,我們如果挨個去說,說得過來嗎?而且,就算說了,彆人領你情嗎?”

“所以乾我們這行,一定要記住,隻要出了自家的門,就隻管雇主的死活,其他人一概不要往心裡去,這個,就是風水秘術中的‘道’,你什麼時候真正懂了這一點,什麼時候纔算是真正入了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