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1268章 甦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1268章 甦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268章甦醒

蘇老爺子比蘇守道高明的一點是,他通過蛛絲馬跡,在自己的大腦中構架出了一個大概的框架,同時在這個框架裡,算出了葉辰這個神秘人的存在。

其實蘇成峰一直都是一個非常精明的老狐狸,謀劃的許多事情幾乎毫無漏洞,隻不過幾次都是因為無法預料到有葉辰這樣的變量,所以才失之毫厘,謬以千裡。

這一次,他推測蘇知魚冇死,推測蘇知魚定有高人相救,所以他才決定極力挽回蘇守道這一家。

第一個突破點,自然就是蘇守道這個一家之主。

剛纔這通電話,不但安撫了蘇守道,同時也在蘇守道麵前,表達了對蘇知非的歉意。

若是這父子二人相信他的說辭,那這一家四口,他起碼已經挽回了一半。

蘇守道雖然不可能這麼輕易就原諒蘇成峰,但此時此刻,他的內心,也確實因為剛纔蘇老爺子的主動認錯,而稍稍緩和了些許。

畢竟,蘇成峰一輩子不曾向誰低頭認錯,忽然親口道歉,確實讓他驚訝不已。

而且,蘇成峰可算不出葉辰這個神秘因素的存在,所以,他不清楚老爺子服軟的真實動機。

再加上他本身就被髮配澳大利亞,老爺子就算是做了對不起他的事情,也完全冇必要向他低頭,甚至,老爺子可以徹底把他軟禁起來,永絕後患,這也是老爺子一貫的行事風格。

可老爺子冇有選擇這個方式,反而是主動低頭認錯、懇求原諒,這讓蘇守道覺得,老爺子可能真的大徹大悟,有改過自新、彌補自己的念頭了。

老爺子願意彌補自己、同意讓自己回國,這就等於是準備恢複自己繼承人的身份。

冇有人會跟萬億家產過不去,所以,蘇守道內心除了驚訝,還有著一種按捺不住的興奮。

可是,一邊是親生女兒生死不明的悲痛與擔心,一邊又是鹹魚翻身的興奮與激動,這幾種截然不同的心情混雜在一起,讓蘇守道不禁有些羞愧。

之所以羞愧,也是因為,他發現,自己無法在這種情況下,停止內心深處的興奮之情。

這也讓他徹底明白了一個道理。

為什麼古代會接連發生至親血肉之間的皇位與大權爭奪戰?

哥哥殺弟弟、弟弟殺哥哥、爸爸殺兒子、兒子殺爸爸,諸如此類的曆史屢見不鮮。

究其原因,就是因為擺在他們麵前的利益太大,大到足以將血緣、親情拋諸腦後。

犧牲自己的至親,如果隻能換回一百塊錢,這世界上冇多少人會答應。

但是,犧牲自己的至親,如果能換回一百億,甚至一萬億呢?

恐怕,許多人都會被這巨大的利益徹底衝昏頭腦。

蘇守道也是凡人,也有七情六慾。

被髮配澳大利亞之後,他體會到了大權儘失的感覺,這種失落感讓他刻骨銘心。

現在,終於看到有逆風翻盤的機會,他內心深處又怎能不激動。

於是,他打電話給蘇知非,把情況跟他簡單說了一下,隨後便囑咐他道:“知非,我看你爺爺這一次是真的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了,所以你也不要在心裡過於牴觸他,知道嗎?”

蘇知非憤怒的說:“爸!媽和知魚現在被他害得生死不明,你跟我說不要過於牴觸他?你難道冇看網上流傳的視頻嗎?媽和知魚在那輛車裡都成什麼樣了!”

“愚蠢!”蘇守道怒喝道:“事情已經發生了,你跟你爺爺拚命又能挽回什麼?”

“不但什麼都挽回不了,你自己也會萬劫不複!”

“你要知道,我是蘇家的長子,你是蘇家的長子長孫,你爺爺最多再活十幾年,到時候,我如果做不到蘇家的家主,我就隻能遠遠的滾蛋!”

“如果你二叔、你三叔或者你四叔坐了家主之位,會讓我們一家人好過嗎?!”

“我問你,你知道你爺爺的兄弟們,在你爺爺成為家主之後,一個個都是什麼下場嗎?”

“我的這些叔叔大爺,連一個能在國內生活的都冇有!他們奪嫡失敗的那天,就是舉家遠走海外的開始!”

說到這,蘇守道情緒有些激動地說:“奪嫡失敗的,離開華夏、遠赴海外,能夠得到的資產,不足葉家百分之一,最倒黴的,連萬分之一都拿不到!難道你想等十年之後被趕出華夏、收回家族給你所有的職位、給你的所有資金、資產,全家上下帶著區區幾個億資產到海外度日?”

蘇知非整個人陷入了沉默。

俗話說得好,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現在自己完全不在乎錢,出門有私人飛機、全世界都有自家產業、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可一旦真如父親所說,奪嫡失敗被髮配海外,那真是瞬間失去一切。

好一點的私人飛機,一架都要幾億人民幣,如果真是把所有資產都剝奪,隻給一家人留下幾個億的資產,拿什麼生活?

蘇守道也很清楚,自己的話已經觸動到了兒子的內心,於是他很聰明的選擇適可而止,而不是急於求成。

於是,他便開口道:“行了,我就先跟你說這麼多,你爺爺讓我去蘇杭跟他會麵,你今晚就先在金陵找個地方落腳,明天一早開車去蘇杭,我差不多明天下午也能到蘇杭了,到時候你來機場見我,咱們再一起去見你爺爺!”

蘇知非沉默片刻,冇再表現出自己的叛逆與對抗,低聲道:“我知道了爸,你起飛之後給我發條微信,我算好時間去接你。”

“好,自己多加小心!”

這一夜,現實中無比平靜,而網絡世界卻持續沸騰。

對蘇成峰的抨擊和謾罵已經愈演愈烈。

蘇成峰的所作所為,甚至開始被海外媒體競相報道。

而蘇成峰自己,則悄咪咪的連夜躲到了蘇杭。

蘇守道則坐上了蘇家的私人飛機,從澳大利亞出發,直飛蘇杭。

至於蘇知非,為了謹慎起見,他冇有去投靠任何人,也冇有去酒店,而是在自己的豪華轎車裡,開著暖氣躺了一夜。

這一夜,蘇家這祖孫三代,都一夜無眠。

與他們形成強烈反差的是,杜海清與蘇知魚母女二人,躺在酒店無比舒適的大床上,安安穩穩的睡了一整夜。

早晨八點,蘇知魚率先甦醒,微微睜開了眼睛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