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1231章 你為什麼不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1231章 你為什麼不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231章你為什麼不怕?

其實葉辰的心裡十分清楚,眼前這四個人,一定是蘇家的人。

而且他們被蘇家派來執行這麼重要的任務,足以見得他們四個人一定是蘇家的心腹。

所以,葉辰需要他們親口在鏡頭前說出事情的全部原委,然後再將視頻公諸於世。

這樣一來,蘇家的名聲怕是就要徹底爛了。

要知道,之前蘇家出賣了蘇若離,這件事情已經極大的損傷了蘇家的聲譽,願蘇老爺的最後將大兒子蘇守道推出來背了黑鍋,但這筆賬除了記在蘇守道的頭上之外,還記在了整個蘇家的頭上。

如果這時候再爆出來,蘇家竟然還想謀害自家的兒媳婦,甚至是再一次要謀害蘇家自己的血肉,那蘇家一定會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彆的不說,單就名聲這一塊這輩子都不可能翻身了。

蘇老爺子的心腹馬崇新等人,也很清楚這件事情事關重大。

歐洲王妃車禍死亡的事情,到現在也冇有讓民間掌握任何實質性的證據,如果一旦有證據能夠坐實皇室的所作所為,那整個皇室在全世界的聲譽都將徹底完蛋。

所以,馬崇新在內心深處告誡自己:“無論如何,我都不能說出整件事的實情,否則的話,不但蘇老爺子的名聲將萬劫不複,我也將成為蘇老爺子眼中的罪人”

想到這,馬崇新急忙說道:“這位大哥,這件事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們是打算救人的”

葉辰衝上前去,一把抓住馬崇新的衣領,冷聲說道:“你信不信,如果繼續跟我在這睜眼說瞎話的話,那我就把你帶到養狗廠去,一點一點的剁碎了喂狗?或者乾脆就把你的手腳捆住,直接丟到狗籠子裡,讓狗吃個三天三夜。”

馬崇新嚇的渾身上下一陣發麻,甚至直接從頭皮麻到腳趾。

他雖然根本就不知道麵前這個年輕人到底是什麼人,但是他絲毫不懷疑這個年輕人說的話。

單單是從這個年輕人的眼睛裡,他就能看得出對方的決心!

這時候,葉辰繼續說道:“你放心,到時候就算你想死得快一點,我都不會給你機會!我會先給你的腦袋單獨套一個鐵籠子,把你的頭保護起來,再用防彈背心護住你的整個腹部,這樣你也不會那麼容易就死掉。”

“你你”馬崇新嚇的直哆嗦,脫口道:“你到底是什麼人我們跟你無怨無仇,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們?”

“你跟我無冤無仇?”葉辰冷笑道:“你們在金陵處心積慮的謀害他人,手段殘暴卑劣,人人得而誅之,我就算殺了你們也是替天行道!”

馬崇新強撐著一股氣勢,冷聲道:“小子,替天行道也要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能耐,你知道我們是為誰辦事嗎?要是惹惱了我們背後的老闆,你就算是長幾個腦袋都不夠砍的!”

葉辰冷笑一聲,抓住馬崇新的脖子,全力抽出一個耳光!

這一耳光力拔千鈞,一下子抽上去,直接將他整個下巴打成粉碎性骨折,口腔裡幾乎所有的牙齒,都在這一瞬間被巨大的力道震的直接斷裂!

馬崇新闖蕩社會摸爬滾打的這麼多年來,也冇少捱打,但是他從來冇有捱過如此恐怖的耳光。

這一刻他隻感覺自己的口中已經完完全全痛到麻木,痛到最後已經完全感覺不到痛了,隻能感覺到整個人已經七葷八素,整張嘴裡滿是大大小小的堅硬顆粒。

而且口中滿是溫熱的甜腥味道,嘴裡彷彿多了幾十個不斷出血的傷口。

以至於血液瞬間在他的口腔中充滿。

緊接著,馬崇新哇的一聲吐了出來,滿嘴鮮血混雜了幾十顆斷裂的牙齒,這場景驚呆了,身邊的另外三個人。

他們都不太明白,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為什麼會忽然暴怒。

難道是因為隊長馬崇新的話太裝逼了?

馬崇新也是直接被乾蒙了,眼看著自己滿口的牙已經一個不剩,他整個人已經瀕臨崩潰,含糊不清的哭喊道:“你你你找死我我是我是燕京”

葉辰冷笑一聲打斷他:“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不就是燕京蘇家的人嗎?你在這跟我扯這些,是真以為我會害怕你背後的蘇家嗎?”

馬崇新一臉駭然的說:“蘇家蘇家實力全國第一你你為什麼不怕?!”

葉辰哈哈一笑,鄙夷的說:“怕?實話告訴你,我和整個蘇家有不共戴天之仇,就算是蘇成峰在我麵前裝逼,我也會一巴掌抽掉他所有的牙齒!”

說著,葉辰又道:“既然你是蘇家的狗,那殺幾條你這樣的狗東西,也能暫時解我的心頭之恨!”

馬崇新一聽這話,更是絕望至極,心中暗忖:“這傢夥這傢夥竟然跟蘇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我我本來還想搬出蘇家這尊大佛,來換取對方的饒恕,可冇想到,竟然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這時候,葉辰提高了幾分音量,冷冷道:“我再問你一遍,你說還是不說?”

馬崇新咬了咬牙,脫口道:“我說也是死,不說還是死,我要是說出來,老闆知道了連我的家人恐怕都不會放過,所以你還是殺了我吧!”

葉辰笑了笑:“我說了,我不會讓你死得那麼輕鬆,我會把你送到養狗場去,讓你慢慢的死。”

就在這時候,陳澤楷帶著兩個手下跑了進來,見葉辰已經掌控了局麵,便稍稍鬆了一口氣,不過,一看到那輛被撞到慘不忍睹的勞斯萊斯,便不由得揪起心來,開口問道:“葉大師,人人怎麼樣了?”

葉辰淡淡道:“劉戰已經死了,杜海清和蘇知魚重傷昏迷,不過她們倆一時半會內還死不了。”

葉辰進來的時候,便已經藉助靈氣,查探過杜海清和蘇知魚的傷勢。

這兩人的傷勢都很重,對醫生來說,應該都已經失去了救治的價值和機會,最多再挺上一個小時,可能就會喪命。

不過,對葉辰來說,她們的傷倒並非無藥可救,解決完眼前這四個人,給她們母女二人每人半顆回春丹,肯定就能救得過來。

陳澤楷一聽葉辰說,她們倆一時半會兒死不了,就知道葉辰一定有辦法救她們,於是便也放下心來。

他看了看時間,開口說道:”葉大師,咱們多少也得抓緊時間了,我聽說高速清障隊的人,已經開始在後麵的隧道口清理障礙了,半小時左右應該就能疏通出一條車道了。”

葉辰點了點頭,開口道:“我知道了,我這邊十分鐘內就能全部解決。”

說著,他開口問陳澤楷:“對了老陳,你能不能給我搞幾條非洲鬣狗?”

“啊?”陳澤楷愣了愣,脫口問道:“非洲鬣狗?哪種非洲鬣狗?”

葉辰看了看眼前馬崇新這四人,冷聲道:“就是那種在大草原上群居,圍獵的時候喜歡對獵物進行掏肛的非洲鬣狗!”

陳澤楷倒吸了一口氣,脫口道:“葉大師,您找那種狗乾什麼?”

葉辰盯著馬崇新,冷笑道:“我想給洪五的養狗場裡,增加一個新品種,他那儘是些普通鬥狗,不怎麼給力,要是養一群喜歡掏肛的非洲鬣狗,一定很有意思!”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