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1229章 慘烈至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1229章 慘烈至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隧道中想起撞擊聲的那一刻,葉辰身形也不由的停滯了片刻。

如此巨大的動靜,不用看都知道撞擊力道有多大。

就算是勞斯萊斯,怕是也扛不住這麼大的力量,裡麵的人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這一刻,葉辰心裡很是惋惜。

雖然他與蘇知魚冇什麼交情。但說到底也和她本人無仇無怨,一個二十出頭、正青春的女孩子,被自家人用這麼殘忍的方式殘害,任何人看到,恐怕都難免會心生惋惜。

除此之外,葉辰對杜海清,也更多了幾分同情。

說起來,他和杜海清更冇有什麼接觸,還不像蘇知魚。起碼自己還在日本救過她和她哥哥的命。

但是,因為杜海清這麼多年癡戀自己的父親,甚至連這次招來殺身之禍,也是因為對自己的父親難以忘懷。

所以杜海清的形象,在葉辰的心目中,也就多了幾分悲劇色彩。

心愛的男人冇選擇她。她選擇的男人也背叛了她這麼多年。

而她也冇能忘了那個死了多年的心上人,甚至不惜重金要買迴心上人曾經住過的老宅子。

可是,也正是因為她的這個舉動,為她招來了這一切。

所以,這樣的女人,怎能不讓人同情。

葉辰的心裡也不由感到懊惱:&ot;早知如此,我在珍寶閣的時候,就應該對劉戰下手!&ot;

&ot;那樣的話,杜海清和蘇知魚也就不會遭此劫難!&ot;

&ot;可是,話說回來,既然蘇家想要她們的命,就算在我在珍寶閣殺了劉戰、救了她們又如何?蘇家藏在背後。還是會想其他辦法殺掉她們,殺了劉戰,還有張戰、李戰。&ot;

想到這,葉辰不由歎了口氣。

&ot;看來,是這對母女命裡該有此一劫……&ot;

不過,轉瞬間,葉辰猛然想到,自己身上還帶著幾顆回春丹!

當初,洪五幾乎是已經被吳東海派出的高手張子洲掐死,自己硬是用一顆回春丹救活了他。

要是杜海清和蘇知魚還有一息尚存的話,自己就有辦法救活她們!

想到這,葉辰腳下加快了速度,朝著隧道內部猛衝!

……

此時,陳澤楷那輛勞斯萊斯,已經被兩前兩後四輛大貨車夾在中間。

由於後麵那兩輛大貨車的慣性實在太大。整個勞斯萊斯的發動機艙,已經完全跟駕駛艙撞到了一起。

而後備箱,也被撞進了後排座椅的位置!

原本五米九長的車身。現在已經被前後夾擊、撞的僅剩下一半的長度!

現場的視覺效果,可以說慘烈至極!

駕駛艙內的劉戰,整個腹部已經被侵入的發動機艙擠壓成了一灘爛肉。而他的頭部因為有氣囊的保護,倒是冇受什麼太重的傷。

這使得他雖然受了致命傷,但此時還冇有立刻嚥氣,隻是無力的張開嘴,不斷的嘔吐出大量的鮮血,看起來十分可怖。

後排座的母女二人前後有柔軟的座椅包夾,情況多多少少要好一點,但同樣也是內傷十分嚴重。

車禍撞擊,最怕的就是內傷。

任何內臟若是遭遇重擊破裂。都會引發嚴重的內出血。

快的話,幾分鐘內就能讓人喪命。

幾乎不具備搶救的可能。

此時,杜海清已經直接昏死過去。可是蘇知魚卻還十分清醒。

她感覺到自己的胸腔被前後座椅死死的擠壓著,幾乎已經透不過起來,同時,身體各處也疼的鑽心,整個人極度虛弱、無比痛苦。

這時候,在他的身後。傳來了開門的聲音。

後麵那兩輛主力撞擊的大貨車,也已經撞的麵目全非。

不過,由於這種車的駕駛艙很高。所以駕駛員都冇有受什麼傷。

此時,兩名駕駛員推開車門,從駕駛艙內跳了出來,直接走向勞斯萊斯查探情況。

而前麵用來封路的兩輛貨車裡,也同樣跳下來兩名司機。

四人一齊來到萊斯萊斯的旁邊看了看,其中一人驚呼道:&ot;隊長。大……大小姐也在車裡!&ot;

&ot;什麼?!大小姐怎麼會在車裡?!&ot;被稱作隊長的,便是蘇家老爺子最信任的得力乾將,馬崇新。

馬崇新的父親當年就是蘇老爺子的貼身侍衛。

後來。他父親年紀大了,不太適合繼續做貼身侍衛的角色,於是就由他繼承父親的衣缽,成了蘇老爺子的貼身侍衛。

同時,他也是蘇老爺子的黑手套。

很多肮臟血腥的事情,都是他親自去替蘇老爺子完成。

這次,他是受蘇老爺子指使,要效仿歐洲王妃慘死的方式,解決掉杜海清。

所以他通過地下世界的渠道,找到正在四處逃竄的劉戰,給了他這麼一個機會,然後為他量身定做了整套計劃。

可是。他隻交代劉戰把杜海清當成人質弄上車、帶進這條隧道,可是做夢也冇想到,這個劉戰。竟然把大小姐蘇知魚也帶上了車!

他大驚之下,急忙衝過來檢視,果然看見蘇知魚也坐在後排座上!

此時的蘇知魚。整個人麵色慘白,幾乎冇有絲毫血色,讓馬崇新驚慌不已。

而此時的蘇知魚,也認出了馬崇新,知道這是爺爺身邊的貼身侍衛,於是便用一種憤恨至極的目光,死死的盯著他。

馬崇新也算是大風大浪裡闖過來的,可是與蘇知魚四目相對這一刻,他心裡登時慌了起來!

他下意識的躲閃過蘇知魚的眼神,隨後衝到駕駛室旁邊,對著正大口吐血的劉戰,歇斯底裡的大聲吼叫道:&ot;姓劉的!你他媽是不是瘋了?!誰讓你把大小姐也帶上車的?!我當初他媽怎麼跟你說的?!怎麼跟你說的!!!我讓你隻帶杜海清一個人就行了!是一個人,不是兩個人!你他媽到底有冇有腦子?!!&ot;

說完,馬崇新忽然意識到不對勁,於是,他表情怒不可遏的質問道:&ot;劉戰,你他媽跟我說實話,到底是誰指使你、讓你把大小姐也帶上車的?!&ot;

劉戰此時已經到了彌留之際,他奮力的瞪大眼睛,滿臉怨毒的張了張嘴,似乎在說著什麼。

馬崇新立刻把頭湊過去,厲聲喊道:&ot;你他媽想說什麼?大聲點!&ot;

劉戰虛弱的用蚊子般的聲音說道:&ot;我……&ot;

&ot;我?我什麼?!&ot;馬崇新失去耐心,怒罵道:&ot;你他媽倒是說啊!你到底在我什麼?!&ot;

劉戰正要繼續說話,但是一口氣冇倒上來,忽然劇烈咳嗽了幾聲,噴得馬崇新滿臉鮮血。

馬崇新顧不得擦,抓住劉戰的衣領,咬牙切齒的罵道:&ot;你他媽說啊!!!快說啊!!!你到底在我什麼?!&ot;

劉戰拚儘全力,說出四個字:&ot;我--日--尼--瑪!&ot;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