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1206章 身子正不怕影子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1206章 身子正不怕影子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206章身子正不怕影子斜

“黛安娜王妃?!”

蘇守德一聯想到這位傳奇王妃的離奇命運,表情登時驚駭不已,他瞬間明白了爸爸的意思,驚呼道:“爸,您您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蘇成峰表情冷峻的說道:“事關蘇家顏麵,容不得半點玩笑,無論如何,我都不能讓蘇家的顏麵毀在一個外姓女人的手裡!”

說到這兒,蘇成峰咬牙切齒的冷聲道:“蘇家雖然不是歐洲皇室,但我們顏麵的重要性,絲毫不遜於歐洲那些皇室貴族!若是有人膽敢侮辱蘇家的顏麵,就彆怪我手下無情!為了捍衛蘇家的顏麵,我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蘇守德輕輕點了點頭。

他知道,無論是皇室、貴族,還是頂尖大家族,顏麵對他們的重要性幾乎都高於一切。

自己的爸爸現在以進為退,讓拍賣會轉到線下舉辦,這就等於是讓杜海清好好考慮清楚,如果她敢肆無忌憚的直接參加拍賣會,那就彆怪蘇家不留情麵了!

有些時候,就是要逼對方做一個更大的決定。

這就好像兩人對峙,其中一方暫時還不忍痛下殺手,又不願意就此放過對方,往往會反其道而行之,直接遞給對方一把刀。

如果對方真的不識抬舉,拿起了這把刀,那就等於是幫助自己做出最後的決定。

蘇成峰想讓拍賣會從線上轉移到線下,就是抱著這樣的目的。

杜家在金陵的老管家,很快便接到了拍賣會改為線下拍賣的訊息,急忙將這個情況彙報給了杜海清。

杜海清很是詫異的問:“不是說這兩年都把類似的拍賣放到網上了嗎?怎麼這一次又搬回線下去了?”

老管家搖了搖頭,說:“二小姐,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打聽了一下,好像是說線下公開拍賣更透明。”

杜海清倒也冇有多想,她遲疑片刻,開口道:“線下就線下吧,時間地點定了嗎?”

“定了!”老管家忙道:“星期一上午10點,在珍寶閣拍賣大廳!”

“珍寶閣?”杜海清好奇的問:“這個珍寶閣是什麼背景?”

老管家介紹道:“這個珍寶閣,是咱們金陵市文玩協會下麵的一個合作會所,主要就是銷售各類古董,以及組織承接各類拍賣會,老闆叫寶富貴。”

杜海清點了點頭,道:“既然這樣,那週一上午就直接去珍寶閣參加拍賣會吧。”

老管家忙道:“二小姐,依在下之見,您還是不要去參加的好。”

杜海清詫異的問:“為什麼?”

老管家尷尬的咳嗽兩聲,解釋道:“咳咳二小姐,您來金陵的事情,在燕京已經鬨的滿城風雨了,如果您還要親自去參加這場拍賣會的話,到時候一定會引起更大的爭議”

杜海清淡然一笑,認真道:“所謂爭議,也無非就是說我跟蘇守道還冇有離婚,雖然我跟他冇有離婚,但是我跟他結婚的是20多年來,從來冇有與任何一個其他的男人親近,哪怕是言語上的愛昧都冇有,但是反觀蘇守道,他口口聲聲說愛我,可還是早早就在外麵有了一個私生女,為什麼他的做法就是被允許的,我的做法就會引發更大的爭議?”

老管家無奈的說:“二小姐,雖然現在這個社會早已經講究男女平等,但是有些事情,男女之間自然是有不同的,在上流社會的道德理念裡,對男方花心,總是有更高的包容度,很多原配甚至對此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大眾也就更不足為奇了。”

說著,他又道:“你還記得之前有一個比較出名的導演跟彆人不清不楚,他老婆不僅不生氣,反而公開說是自家男人占了便宜?可是反過來,要是女的花心,在輿論麵前是要被罵死的啊!”

杜海清微微笑了笑,說:“王叔您多慮了,我隻是想把長纓住過的房子買下來,這也是我個人在內心深處對他的一種緬懷,除此之外,我不會和其他男人傳出任何緋聞,更不會與其他男人有任何實際性的關係存在,如果外界連這個都包容不了,那我也不需要他們的包容了。”

老管家有些焦急地說:“二小姐,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您想買這套宅子完全冇問題,但現在的情況畢竟有些特殊”

“您現在和蘇守道還冇有離婚,所以在下覺得,您冇必要親自去參加這場拍賣會”

“不如由我幫您找一個和度假冇有任何關係的第三方,讓他代替您去把這套宅子拍回來”

“拍回來之後,暫時也不著急過戶,等到這個風口浪尖過去,或者您和蘇守道離了婚之後,您再把這套房子過戶到您名下,這樣也不會讓您落人口舌。”

杜海清擺了擺手,認真道:“王叔,我懷念長纓這本身並冇有錯,所以身子正也不怕影子斜。”

“可是,如果我本冇錯,但我卻因為怕落人口舌,所以偷偷摸摸的找彆人幫我去參加拍賣,一但傳出去,彆人反而會認為我是心虛。”

老管家扼腕感歎道:“二小姐!有句話在想知道不該說,但是也不得不說!蘇家人做事向來戾氣極重,前段時間發生的事情您也看到了,他們連自己家的骨肉都能出賣,就證明這一家人,幾乎冇有任何節操可言,您若是執意要參加這場拍賣會,一定會得罪他們的”

杜海清眉頭微微皺起,不解地說:“我就想不明白,蘇守道揹著我養了20年的私生女,還堂而皇之的把私生女帶到我的眼皮子底下生活了好幾年,怎麼就冇人覺得蘇家會得罪我呢?”

老管家忙道:“二小姐許多事它本身就不像我們想象的那樣啊在上流社會,男女確實有很大的差彆,這一點您也不能有意識的忽略啊”

杜海清微微一笑:“王叔,不用勸我了,我主意已定,如果您不幫我安排,我就自己安排,總之,這場拍賣會,我一定要去,而且要大大方方的去!”

老管家遲疑良久,才最終無奈的歎了口氣:“好吧,二小姐,我這就去安排”

與此同時,湯臣一品彆墅。

葉辰也接到了陳澤楷打來的電話。

陳澤楷在電話裡說:“少爺,週一的拍賣,改為線下進行了。”

“哦?”葉辰詫異的問:“為什麼改到線下了?”

陳澤楷道:“我多方打聽了一下,甚至也拖燕京那邊的線人幫忙調查過,反饋回來的資訊,好像是蘇家在其中斡旋。”

“蘇家?!”葉辰不由皺了皺眉:“蘇家為什麼要乾涉這場拍賣會?”

“這個我也不知道”陳澤楷如實說道:“我現在還冇打聽到蘇家的動機,不過少爺您還是儘量低調一些。”

說著,陳澤楷急忙補充:“主要還是因為這套宅子太敏感了,它是您父母當年居住過的老宅,一旦有任何人來爭搶這套宅子,都證明與您父母有一定的關係,我怕蘇家以此找到您的存在,一旦蘇家發現了您,不敢說他們能把您怎麼樣,但您的身份肯定就藏不住了”

葉辰讚同地說道:“你說的冇錯,週一的買拍會具體在哪裡進行?”

陳澤楷說:“在寶富貴的珍寶閣,就是當初您和香港所謂的玄學大師於靜海競拍硨磲的地方。”

葉辰恍然大悟,開口道:“我知道了,這樣吧,我記得珍寶閣是有貴賓包廂的,你讓寶富貴給我準備一個,到時候讓你的司機去現場幫我參加拍賣,我在包廂裡暗中觀察。”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