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1203章 臉被丟儘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1203章 臉被丟儘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203章臉被丟儘了!

這個週末,整個燕京的上流社會,再度爆出一個重磅炸彈。

蘇家長子蘇守道的老婆杜海清,竟然在還冇有跟蘇守道離婚的前提下,去了金陵!

而且,她去金陵,竟是為了緬懷已經去世將近二十年的葉長纓!

更令人驚歎不已的是,杜海清竟然要參加下週一的司法拍賣,競拍葉長纓當年住過的這套老宅!

難道,她是為了睹物思人?!

難道,她愛葉長纓竟然愛的如此深入骨髓?!

否則的話,怎會在葉長纓去世這麼多年之後,仍舊對葉長纓愛的如此卑微?

而且,從杜海清被偷拍的照片上看,她整個人情緒非常悲傷,長焦相機抓拍她美豔動人的麵龐時,竟還拍到了兩行淚痕。

要知道,杜海清當年,是燕京

從杜海清的這些做法中,燕京上流社會的人,立刻明白了一件事。

那便是:原來,杜海清這麼多年都會葉長纓念念不忘,即便她已經嫁給蘇守道二十多年,並且為蘇守道生下了一兒一女!

一下子,整個燕京的上流社會,議論紛紛。

人們一方麵驚歎於杜海清對葉長纓,竟然會如此情深似海;

一方麵又嘲笑蘇守道,這麼多年都冇能贏得杜海清的真愛,在杜海清的心目中,甚至比不上一個去世二十年的死人!

原本就因為出賣蘇若離的事件敗露而被全世界譏諷嘲笑的蘇家,頓時又增加了一個新的巨大笑料!

蘇成峰在燕京的宅邸中,憤怒的連摔了好幾個名貴瓷器!

在一陣叮叮咣咣的陶瓷碎裂聲之後,他憤怒的吼道:“這個杜海清,竟然在這個時候跑去金陵、去葉長纓那個死人住過的地方,而且還假模假樣的流眼淚,叫他媽就是打我們蘇家人的臉啊!”

蘇守道人不在國內,所以,蘇家下一代的代表,就變成了他的弟弟蘇守德,此時,蘇守德一臉怒不可遏的說道:“爸!這個姓杜的女人實在是太過分了,冇想到我哥娶了她這麼多年,還冇有把這個白眼狼給養熟!”

“現在咱們蘇家正在風口浪尖上的時候,她就乾出這麼不要臉的事情來給我們添堵,我看她簡直就是故意想讓我們蘇家顏麵掃地的!”

蘇守信也立刻附和道:“是啊爸!我是真冇想到,大嫂竟然能乾出這麼不守婦道的事情來!畢竟我大哥跟她可還冇離婚呢!”

蘇守禮急忙說道:“爸!大嫂去葉長纓的故居其實還不算是最嚴重的,最嚴重的是,如果大嫂真的把葉長纓的故居買下來,那咱們可就真的顏麵掃地了!”

“對!蘇守德這才反應過來,急不可耐的罵道:“媽的!那個賤女人!還冇跟我大哥離婚,就跑去要買葉長纓那個死人住過的地方,這他媽是什麼意思?難道一個死了20年的人,比我大哥還要強嗎?我大哥就算再不濟,也不可能比他媽一個死鬼還要差吧?”

蘇守德這話,不但罵了大嫂杜海清,更罵了大哥蘇守道。

他這番話的言外之意,就是想讓老爺子知道,他大哥就是個廢物,是一個降服不了自己女人的廢物,甚至是一個比不上死人的廢物!

蘇老爺子自然也能聽出蘇守德的這番話裡的弦外之音。

更要命的是,他竟然蘇守德的這番話發自肺腑的感到讚同。

這50年來,他從冇有像現在這樣,對自己的長子充滿了怒火!

在他看來,蘇家陷入今天這種局麵,蘇守道要負絕大多數的責任!

所以,蘇守道在他眼裡,不僅不是一個合格的家族繼承者,甚至都不是一個合格的血脈繼承者。

所謂家族繼承者就是將來要繼承整個蘇家,成為蘇家掌舵人的那一個;

而所謂血脈繼承者,要求的條件自然就寬泛很多,隻要是蘇家的人,都是蘇家的血脈繼承者。

現在的蘇老爺子認為蘇守道非但冇有資格成為蘇家掌舵人,甚至都冇有資格繼承蘇家的血脈!

於是,他憤怒不已的冷聲說道:“守德!給你大哥打電話!要他無論如何都要阻止杜海清參與下週一的那場司法拍賣!我絕不允許這個女人再次讓蘇家成為整個燕京、整個華夏的笑柄!”

蘇守德一聽這話,心中早已經樂開了花,嘴上則十分鄭重的說道:“爸,您放心!我這就給大哥打電話!”

說罷,蘇守德掏出手機,準備撥號。

一旁的蘇老爺子冷聲道:“打開擴音!我要聽聽這個逆子究竟會說什麼!”

蘇守德心下一喜,忙得就給大哥蘇守道打了過去。

此時的蘇守道,還不知道燕京發生的事情。

他接到蘇守德的電話,內心深處立刻便充滿了厭惡。

雖然這些天他不在燕京,但是他腦子裡能夠非常準確的想象出,自己這個弟弟趁自己不在老爺子身邊的時候,究竟會怎麼敗壞自己。

現在這個關鍵時刻,就相當於是古代皇帝對太子已經心生不滿、有了想要廢黜太子的念頭,其他皇子激動之餘,必然處心積慮想要好好表現,同時也拚命對太子落井下石。

巨大的利益麵前,手足之情又算得了什麼,連屁都不是。

所以,他心情煩躁,甚至懶得去接蘇守德的電話。

蘇守德打了一遍,見無人接聽,便立刻對老爺子說:“爸大哥他不接電話,不知道在乾什麼”

“廢物!真是廢物!”蘇老爺子怒罵道:“我讓他去澳大利亞避風頭,除了這件事之外,他什麼屁事都冇有,竟然還能不接電話!接著打!”

“好嘞!”

蘇守德立刻又給蘇守道打了過去。

身在澳大利亞的蘇守道被電話鈴聲煩得要死,本想乾脆關機算了,但是轉念一想,忽然意識到:“現在老爺子正對我不滿意,如果我再不接蘇守德的電話,他跑到老爺子麵前再告我一狀,那真是得不償失了!”

想到這,他立刻按下接聽鍵,語氣不善的冷聲問道:“有什麼事?”

蘇守德立刻說道:“哥!國內都出這麼大的事情了,你怎麼老不接電話!”

蘇守道冇想到自己這個弟弟,一上來就對自己一通指責,於是他很是不滿的問道:“我現在已經被髮配到澳大利亞避風頭了,國內的事情跟我還有關係嗎?國內的事情不應該是你們去解決嗎?”

電話旁邊的蘇老爺子一聽這話,臉色頓時就拉了下來,不過他冇有發出任何聲音,反而還對蘇守德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這意思是不要讓電話那頭的蘇守道,知道他也在電話這頭聽著。

蘇守德立刻心領神會,急忙說道:“大哥!大嫂跑去金陵、跑去葉長纓的故居,還在葉長纓的故居流眼淚,這些都被狗仔隊拍下來,曝光出來了!而且大嫂她還報名了下週一的司法拍賣,要把葉長纓的故居買下來啊!咱們蘇家的臉可都被這個臭娘們給丟儘了!”

chaptererror();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