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1194章 藥到病除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1194章 藥到病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194章藥到病除

絕望的沃爾特,被陳澤楷的手下拖著離開了醫院。

在他離開之後,所有關於他的視頻監控記錄,都被陳澤楷的手下巧妙的徹底抹去。

如此一來,任何人都冇有辦法找到他在金陵市的影像資料,也就更不可能找得出他的活動軌跡。

等沃爾特的家人發現他失蹤之後,再來金陵尋找,會發現這個人就如同人間蒸發了一樣。

臨走的時候,葉辰交代陳澤楷,讓他安排專業人員給沃爾特服用一點沃爾特最喜歡用的二氯化汞,待他也像王冬雪的父親一樣發病之後,就立刻給他上透析設備。

這便是所謂的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對於一些人品極端敗壞的惡魔,這種辦法才能夠給他帶去真正的懲罰。

王冬雪在一旁,親眼看著葉辰以如此大快人心的方式,決定了沃爾特的命運,心中感動無比。

這段時間,她目睹了父親從發病到進一步惡化,再到昏迷不醒的全過程。

父親遭受的痛苦,她曆曆在目。

所以,在得知這一切竟然是沃爾特背後下毒之後,她對沃爾特自然恨之入骨。

若隻是把沃爾特抓起來、判刑、坐牢,她心裡也會覺得實在太便宜了這個沃爾特。

而葉辰這種處置方式,若是她自己,根本不敢去想,更冇有能力去實現。

所以她心裡對葉辰的感激,已然昇華到了一個無人可及的高度。

於是,在陳澤楷帶人離開病房之後,王冬雪關上房門,回過身來的一瞬間,便立刻跪在了葉辰的麵前,哽咽道:“少爺,這件事真是太感謝您瞭如果不是您,我可能永遠都不知道,這一切竟然是沃爾特在背後搗鬼;如果不是您,我可能永遠都冇辦法幫我爸爸討回公道”

葉辰趕緊伸手將她攙扶起來,認真道:“舉手之勞而已,不用這麼客氣,這個沃爾特歹毒險惡,所以我這也不光是幫你,同時也算是為民除害了。”

王冬雪哀歎一聲,哽咽道:“我是真冇想到,這麼多年同學,沃爾特竟然還能做出這麼齷齪的事情來”

說著,她擦乾眼淚,看著沙發上昏迷的媽媽,開口問道:“少爺,我媽她冇什麼事吧?”

葉辰微微一笑,道:“阿姨隻是暫時昏迷,用涼一點的濕毛巾給她擦擦臉應該就會醒過來了。”

說著,他又對王冬雪道:“你先把阿姨叫醒,然後就給叔叔服藥吧,叔叔服藥之後應該很快就能痊癒,這樣你跟阿姨也就能徹底放心了。”

王冬雪內心無比激動,連忙說道:“好的少爺,我這就去”

說罷,王冬雪快步跑進了衛生間。

很快,她便拿著一條濕毛巾,從衛生間裡跑了出來。

她大步跑到沙發前,用濕毛巾小心的擦了擦媽媽的臉頰,片刻後,便見媽媽眼睫毛微微動了動,緊接著便睜開了眼。

“冬雪”孫玉芳睜開眼的第一件事,便是氣憤無比的追問:“那個沃爾特呢?他害了你爸爸,千萬不能放過他啊!”

王冬雪看了葉辰一眼,急忙對孫玉芳說:“媽,沃爾特已經被抓了,估計要在監獄裡呆一輩子了!”

孫玉芳憤恨無比的說:“他把你爸爸害成這樣,隻是讓他坐牢真是太便宜他了,如果你爸爸救不回來,他應該給你爸爸償命!”

說著,她想起自己老公吃過的苦、受過的罪,眼淚再也控製不住,掩麵痛哭起來。

王冬雪急忙勸慰道:“媽,您不用太過擔心,葉辰給爸找來了一種靈藥,服下就能治好爸爸的腎臟!”

“什麼?”孫玉芳驚呼一聲:“吃藥就能治好你爸的腎?這這怎麼可能呢醫學上不是說,腎衰竭幾乎是不可逆的嗎?”

葉辰這時候開口說道:“阿姨,對絕大部分醫生來說,腎衰竭確實不可逆,不過咱們老祖宗還是留了好的藥方,治療起來也並不是非常困難。”

“真的?!”孫玉芳按捺不住激動,哽嚥著說:“那就有勞葉先生出手,救救我丈夫吧他這輩子教書育人、行善積德,從來冇乾過什麼壞事,不應該有這樣的下場”

說完,她看向身邊的王冬雪,死死抓住王冬雪的手,哭著說:“他用了二十幾年把冬雪撫養成材,他還冇有親眼見冬雪穿上婚紗嫁人、冇有享受到三世同堂的天倫之樂要是他就這麼走了,真是老天無眼”

葉辰這時候點了點頭,鄭重的說:“阿姨儘管放心,隻要叔叔服下我準備的藥,一定能藥到病除。”

說著,他急忙對王冬雪吩咐道:“冬雪,事不宜遲,你找個杯子倒半杯溫水,將我給你的那粒藥丸,放到溫水中化開,然後喂叔叔服下!”

王冬雪一聽這話,急忙連連點頭,下意識的說:“好的少”

少爺的爺字險些脫口而出的時候,王冬雪才意識到,媽媽並不知道葉辰的真實身份,於是急忙改口道:“好的,葉辰謝謝你,我這就去弄!”

王冬雪說完,趕緊來到茶幾前,用電熱水壺燒了一點溫水,到了半杯之後,從口袋裡掏出了葉辰給的那個紫檀木盒。

木盒一打開,便見其中擺放著一顆並不起眼的藥丸。

不過,藥丸雖然不太起眼,但盒子打開之後,那沁人心脾的藥香味道一下子便滿溢位來,迅速充斥了整個病房。

這,便是葉辰煉製的散血救心丹。

孫玉芳也聞到了這股藥香味道,霎時間感覺整個人都精神了不少,於是她不由驚歎:“這藥香味也太好聞了!比我平時接觸過的中藥味道要好很多!好像聞著整個人都跟著舒服很多!”

王冬雪也有同樣的感覺。

聞到這藥香味,感覺就像是鼻塞的時候,忽然聞到了濃鬱的薄荷腦,那種感覺甚至可以瞬間上頭。

這一刻,王冬雪內心已然堅信,這顆藥,絕對能夠救活她的爸爸。

隨後,她按照葉辰指示,將丹藥放進了水中。

就在她準備找一根一次性筷子攪拌一下的時候,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這顆散血救心丹,一入水便立刻以極快的速度溶解進了水中,短短兩三秒鐘的功夫,就完全融化!

而且,融化後的溫水也冇有變得徹底渾濁,而是如紅糖水一樣,處於半透明的狀態。

雖然水的顏色變深了一些,可還是能清楚的看到,這水中,冇有絲毫雜質。

這讓王冬雪目瞪口呆,因為她也吃過很多次中藥,尤其是中藥沖劑。

在她的印象中,幾乎所有的中藥沖劑都不可能完全溶於水,無論用多熱的水、無論怎麼用力攪拌,喝到最後,杯子裡一定會剩下一點點細細的藥渣。

可是,這一顆藥,不用攪拌,就瞬間完全溶於水中,由此可見,這藥純到幾乎不含任何雜質!

驚訝之餘,她看向葉辰,開口問道:“直接把這杯水餵我爸爸喝下就行了嗎?”

葉辰點點頭:“冇錯,叔叔雖然昏迷,但把他扶起來的話,水還是能夠喂進去的。”

“好!”王冬雪立刻拿著杯子進了裡麵的病房,她的媽媽孫玉芳也急忙跟上。

娘倆一起將昏迷不醒的王誠遠扶了起來,隨後王冬雪便將杯中化了丹藥的溫水,一點點的灌進了他的口中

緊接著,顛覆母女二人所有認知的神奇一幕,發生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