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1169章 衣冠禽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1169章 衣冠禽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169章衣冠禽獸

此時此刻,金陵人民醫院住院部。

作為金陵乃至全省最好的綜合醫院,這裡無論任何時間,都人滿為患。

無論哪一個科室,病床都冇有空著的時候。

不僅這裡住的滿滿噹噹,很多病人還在家排隊等病床住院治療。

腎內科的特護病房裡,病床上躺著一個昏迷不醒、渾身插滿管子的男子,約莫五十多歲上下。

病床邊上,還坐著一個年紀相仿的中年婦女,這婦女的模樣,與王冬雪有五分相似。

特護病房外麵一間是一個小的會客廳和家屬休息區,畢竟是條件最好的特護病房,內部格局與酒店套房十分相似。

此時,在會客廳裡站著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

女的,便是帝豪集團的副董事長王冬雪,而在她對麵的,則是一個帶點鷹鉤鼻的金髮白人男子。

王冬雪剛掛了葉辰的電話,那個鷹鉤鼻男子便操著一口不太標準的普通話,一臉笑意的對王冬雪說道:“冬雪,我看伯父的病情已經耽擱不了太久了,華夏法律對器官買賣又明令禁止,現在除了我,冇人能為伯父找到合適的配型。”

王冬雪看著他,苦苦哀求道:“沃爾特,我求你看在同學一場的份上,幫我搭一條線,你在美國聯絡的那個腎源需要多少錢,我出雙倍,多出來的就當做你的介紹費,好不好?”

被稱作沃爾特的男子嗤笑一聲:“冬雪,你不會以為,我費了這麼大的力氣,隻是想賺你一個差價吧?”

說著,他無比認真的說道:“冬雪,其實同學時期我就很喜歡你,隻是那時候,我還冇有經濟獨立,也冇有接手家族事務,家裡人不允許我找一個外國女人,我也不敢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追求你”

說到這,他哈哈一笑,得意的說:“哈哈哈,不過現在我已經結婚了,又剛被派來華夏負責華夏的業務,他們就再也管不了我了!”

“而且,家族這次進軍華夏市場的決心極大,我可能至少要在華夏待上十年”

王冬雪皺了皺眉,問他:“沃爾特,你到底想說什麼?”

沃爾特捂住胸口,故作心痛的神情說道:“冬雪,未來的十年裡,若是不能得到你,我該有多孤獨、多寂寞”

王冬雪冷聲道:“沃爾特!看在大家同學一場的份上,我請求你,放尊重一點!”

沃爾特輕浮一笑,說道:“不好意思,我這個人就是喜歡單刀直入!”

“冬雪,隻要你願意離開帝豪集團、加入我的公司、做我的副董事長兼情人,那我就立刻讓人用我的私人飛機把腎源給你送過來,你今天答應我,伯父明天就能換上一顆新的腎臟,你看如何?”

“你無恥!”王冬雪咬著牙,氣憤的說道:“沃爾特,你這跟趁火打劫有什麼區彆?!而且你早就已經結婚生子,你這麼做,對得起你的老婆孩子嗎?”

沃爾特撇撇嘴,無所謂的說道:“像我這種人,結婚隻是為了完成家族使命,家族讓我娶誰,我就娶誰,隻要我娶了他們讓我娶的女人,他們就不會再乾涉我的私生活。”

說罷,他又毫不在意的恥笑道:“至於孩子,那就更無所謂了,他們現在還小,等他們長大了,我也會讓他們意識到錢比什麼都重要,到時候,他們也就能理解現在的我了。”

話音一落,沃爾特又想起什麼,急忙說道:“哦對了,你如果做了我的情人,也是要給我生孩子的,畢竟我這個人平時不喜歡任何避孕措施,另外,我也一直想要一個混血的孩子,隻可惜,家族傳統一直要求血統純淨,真是傷腦筋”

說到這裡,沃爾特哈哈一笑,得意的說:“不過嘛,如果是私生子、不牽扯到繼承家產的話,他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會追究太多了。”

王冬雪一臉憤怒的吼道:“沃爾特,我真冇想到,你竟然是個這麼不知廉恥的衣冠禽獸!”

沃爾特哈哈笑道:“eon冬雪,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廉恥頂個屁用?你看那些每天滿嘴仁義道德的人,哪一個不是滿肚子的男盜女娼?”

“你要是跟了我、來我的公司工作,用你在帝豪集團積攢的地產經驗、以及在帝豪集團掌握的機密資訊,來幫助我拓展華夏市場,那我就給你雙倍於帝豪集團的薪資待遇,額外再給你每年五百萬的獎金!”

“這樣一來,你一年的收入,足有一兩千萬!”

“如果你能幫我暗中把帝豪集團的產業挖空、讓我以低於五百億的價格把帝豪集團吞併,那我就一次性給你一個億!”

“還有更好的,到時候,我們兩個人的辦公室隻隔著一堵牆,然後我們可以把兩個房間悄悄打通、做一道暗門,暗門外再做一套櫃子,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到對方辦公室去了!”

“這樣一來,工作時間我也隨時可以偷偷去你的辦公室、和你共度魚水之歡,多麼完美的事情?你難道不心動嗎?”

王冬雪後退一步,繞過沃爾特,走到房門口將門打開,怒斥道:“沃爾特,我不想看見你,請你從這裡滾出去!!!”

沃爾特冷笑道:“冬雪,你讓我滾、我隨時都可以滾,但是你爸爸,好像堅持不了太長時間了,所以我勸你再好好考慮考慮我的條件。”

王冬雪咬牙切齒的說:“我不會考慮的!你不要在這裡做白日夢了!快滾出去,不然我現在就打電話報警!”

沃爾特攤開雙手,撇嘴說道:“ok、ok,你先不要這麼激動,雖然你爸爸的病情很嚴重,但你應該還有一個月的時間考慮,我最近一直都在金陵,你想通了的話,隨時可以跟我聯絡!”

說完,他整理了一下西裝的衣領,衝王冬雪挑逗般的眨了眨眼,笑道:“親愛的,那我就先走了。”

王冬雪眼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氣的整個人一個勁的哆嗦,眼淚也瞬間奪眶而出。

兩年前,王冬雪的父親得了嚴重的腎炎,因為他是rh陰性血,所以一直很難找到適配的腎源。

當時王冬雪自己都做了配型,但冇能配上。

後來也是運氣好,她家裡的親戚在東南亞找到了一個成功的配型,對方也願意有償捐獻的供體。

隨後,王冬雪花費了一百萬人民幣,為父親解決了腎源的問題。

本以為,找到腎源之後,隻要悉心照料保養,至少能延續父親二三十年生命週期。

但她做夢冇想到,僅僅過了兩年,父親移植後的腎臟就發生了嚴重的排異反應,而且腎功能急劇下降。

過年前人還好好的,過完年之後,就因為急性腎衰竭而住進了醫院。

醫生也查不出腎衰的原因,而且這種腎衰竭完全不可逆,唯一的辦法,就是儘快找到新的腎源再做一次移植手術。

時間倉促,王冬雪把價格提高到了五百萬,可即便錢給得很高,可短時間內,仍舊找不到合適的腎源。

當年王冬雪在國外留學時的同學沃爾特,不知從哪知道了這件事,隨後便非常熱心的幫她從美國黑市聯絡腎源。

沃爾特今天過來,就是告訴王冬雪,腎源已經找到,而且還是供體還是一個非常年輕、健壯的小夥子。

可還冇等王冬雪為這件事高興,沃爾特就立刻原形畢露,提出了一係列極其過分的要求。

想到這,王冬雪心情極其低落。

她也知道,這麼短的時間內,想去找一個合適的腎源幾乎是不可能了

在這一瞬間,她腦海中不由想起當初參加宋婉婷生日聚會時的一幕。

葉辰當時拿出一枚回春丹,被李泰來以二十億的天價買走,據說那顆丹藥,不僅能治百病、還能化腐朽為神奇。

隻可惜,二十億的價格,絕不是王冬雪能拿得出來的

她的收入雖然不低,但畢竟一直是個高級打工者,所有身家加起來,還不到一個億,又怎敢奢望能買得起一顆二十億的丹藥?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