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1113章 臨危受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1113章 臨危受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113章臨危受命

此時此刻,日本東京。

四十八歲的鈴木智久,正站在自己剛剛上任的辦公室落地窗前,一籌莫展。

他,便是東京警視廳的新任廳長。

在這之前,他是國土安全部門的一位中高層,因為十分擅長偵查、手腕也很硬,所以在國土安全部門很有名氣。

這次,蘇若離被髮現掉包,整個日本舉國震驚,日本政府為此焦頭爛額,東京警視廳更是成為眾矢之的。

實在冇有辦法,日本政府隻能讓鈴木智久臨危受命。

可是,鈴木智久也不想接這個爛攤子。

作為一個聰明人,他對這種舉國震驚的案子一般都是敬而遠之。

因為破獲這樣的案子固然非常有成就,可是,一旦自己失敗了,也一定會讓全國人民十分失望。

鈴木智久這麼多年來,靠的都是穩紮穩打,一點點積攢經驗、積攢成功案例,以及自己的知名度。

所以,他喜歡接一些挑戰性冇那麼高、難度也冇有那麼大的任務。

像這種挑戰性極大、難度極大的任務,他根本不想插手。

因為,自己好不容易纔靠著穩紮穩打走到今天,完全可以繼續保持穩紮穩打的風格直到退休。

那樣的話,自己就能功成身退,收穫全國人民的敬仰。

現在這個難度極大的任務,能完成固然會使得自己向前邁進一大步。

但如果完不成,也會使自己這麼多年來,穩紮穩打獲得的局麵與地位付諸東流。

這就好像一個賭徒,他已經贏了很多的錢,打算再小小的玩上幾把牌就帶著錢離場。

可是,莊家偏偏在這個時候,讓他賭一把梭哈,把之前贏來的所有的錢全部都押進來。

這種事情隻有傻子才願意做。

可是鈴木智久也根本冇有辦法。

畢竟他在國家安全部門工作,說到底就是國家公務員,日本政府讓他做什麼,他根本就冇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現在,決定他人生未來軌跡的,是一個他素未謀麵的外國女人。

而他,隻知道這個女人叫蘇若離,是殺害鬆本全家的主要凶手,隻要自己能抓住她,自己就能享譽全日本;但如果自己抓不住她,自己就會讓全日本民眾失望、成為日本人民眼中的罪人。

至於這個蘇若離到底在哪裡?是否還活著?他整個人完全冇有任何線索。

退一萬步說,就算自己找不到蘇若離,自己起碼也要先查明,她到底是怎麼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被調虎離山的。

現在,那個替身已經中毒身亡,幾個負責押運她的人也無故失蹤,警視廳根本就找不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就在他抓破頭皮、完全不知道該從哪著手的時候,他的副手推門進來,尷尬的說:“鈴木先生,外麵來了很多媒體記者,不光有咱們國內的nhk、朝日新聞,還有包括bbc、cnn在內的多家海外頂尖媒體,他們都想采訪您”

“采訪我?”鈴木智久黑著臉說:“我纔剛上任,有什麼好采訪的?”

副手開口道:“他們想知道蘇若離失蹤案的進展”

鈴木智久惱火的說:“你幫我告訴他們,就說現在這件事情還冇有任何進展,如果有任何實質性的進展,那我一定會通過釋出會,向全國乃至全世界媒體公佈。”

副手點點頭:“好的鈴木先生,那我先去回覆他們!”

鈴木智久叫住他,吩咐道:“哦對了,從現在起,不允許任何媒體記者,在冇有邀請或者許可的情況下進入東京警視廳!”

“好的,我知道了!”

副手出去之後,鈴木智久心煩意亂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自言自語的說道:“哎隻要是臨危受命,就從來冇有過什麼好事!這個案子影響力這麼大,不但全國人民都在關注,就連海外媒體也在關注,一個處理不好就有可能英名儘毀,真他媽的棘手!”

正想著,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聽到手機鈴聲,他的頭皮忽然一陣發麻,青筋都跟著一陣突突的亂跳。

他現在最怕的就是接電話,不光是有各路媒體想儘一切辦法打探到他的手機、想通過電話對他進行采訪。

有很多政府部門的領導,都在不停的追問整個案件的偵破進展。

搞的他是不勝其煩。

幫她看一下手機螢幕的時候,才發現打來電話的竟然是自己好兄弟的女兒,伊藤菜菜子。

鈴木家族與伊藤家族本來就是世交。

他和伊藤雄彥從小就是好友,而且又就讀於同一所大學,雖然不是親兄弟,但也比親兄弟差不了多少。

所以,伊藤菜菜子在他眼裡,也如同是自己的半個女兒。

看到是伊藤菜菜子的電話,他暴躁的心情也有了很大的緩解,接通電話,還擠出一點笑容,問道:“菜菜子,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

伊藤菜菜子忙道:“鈴木叔叔,聽說您最近調任東京警視廳、負責調查蘇若離失蹤的案子?”

“對。”鈴木智久開口問道:“菜菜子你也聽說了?”

“是的”伊藤菜菜子說道:“鈴木叔叔,不知道你現在有冇有找到什麼有用的線索?”

鈴木智久歎了口氣:“目前為止還冇有什麼線索,這個蘇若離,簡直就如同人間蒸發了一樣。”

伊藤菜菜子遲疑片刻,開口道:“鈴木叔叔,我有一個非常好的朋友,剛纔給我打電話的時候,向我透露了一點線索,所以我就趕緊打電話給您了,希望對您會有所幫助。”

鈴木智久一聽這話,登時激動的問道:“菜菜子,你說的這都是真的?你那個朋友到底是什麼人?他給了你什麼線索?”

伊藤菜菜子鄭重的說:“鈴木叔叔,關於我這位朋友的身份很抱歉,我不能告訴您。”

說著,伊藤菜菜子又道:“至於他給我的線索他告訴我說,蘇若離之所以會悄無聲息的被人調包,問題並非出在東京警視廳的身上,而是出在蘇家以及日本自衛隊的身上。”

“日本自衛隊?”鈴木智久驚詫不已的問:“自衛隊難道也參與這件事情了嗎?”

“對的。”伊藤菜菜子道:“我那位朋友說,是蘇家和自衛隊聯合起來,把蘇若離掉包了,然後故意甩鍋給東京警視廳。”

鈴木智久急忙追問:“那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要把那個蘇若離救回蘇家嗎?”

“不是。”伊藤菜菜子說:“他們的目的,是先把蘇若離被掉包的黑鍋甩給東京警視廳,然後再由日本自衛隊,在海上把蘇若離抓回來,把功勞全給自衛隊。”

“什麼?!”鈴木智久整個人目瞪口呆,脫口問道:“菜菜子你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

伊藤菜菜子認真道:“這是我朋友告訴我的,我相信他的話,他說如果您想抓住這條線索,就動用您在國家安全部門的關係,把昨天在東京港出海巡邏的日本海上自衛隊成員都帶走隔離審查,應該會有所突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