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1105章 你們冇有選擇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1105章 你們冇有選擇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105章你們冇有選擇權!

宋婉婷的內心此時也充滿了糾結。

她自然是對宋天銘、宋榮譽父子二人恨之入骨。

可是,真要讓自己決定他們的生死,自己還真是不想弄死他們。

一方麵是因為畢竟都是親人,有血緣關係;

另一方麵,也是擔心把事情做得太絕、會讓宋老爺子傷心。

宋婉婷對自己的爺爺十分瞭解,她知道爺爺固然嚴厲,此時也非常痛恨自己的大伯和堂哥。

但是,她也知道,在爺爺的心裡,永遠是血濃於水,他不會真的希望用死來懲戒大伯與堂哥二人。

想到這裡,她看向葉辰,由衷道:“葉大師,他們雖然做了很多錯事,但畢竟是宋家的人,也是我的血親,我還是希望您能留他們一條命”

此話一出,現場有三人心裡都長出一口氣。

除了宋天銘、宋榮譽,還有宋老爺子宋即墨。

宋天銘、宋榮譽雖然不用多說,對他們來說,宋婉婷的話,就等於是饒了他們一條狗命。

而對宋老爺子來說,他還真怕宋婉婷因為仇恨,而要了這對父子的命。

可是當著葉辰的麵,他也不敢明確說出要保這對父子的性命,所以,這對父子的生死,完全掌握在宋婉婷的手裡。

現在,聽到宋婉婷這麼說,他自然是渾身一鬆。

宋天銘激動的朝著宋婉婷連連磕頭,哽咽道:“婉婷你的不殺之恩,大伯永記於心”

宋榮譽也哭著說:“婉婷,謝謝你大發慈悲”

葉辰也早預料到這個結果,看向滿臉劫後餘生的宋天銘與宋榮譽,淡然道:“婉婷既然說了要留你們一條狗命,那我自然是要尊重她的意思。”

說到這,葉辰厲聲道:“但俗話說得好,活罪難免,死罪難饒,你們兩個的狗命雖然可以保住,但還是要接受足夠的懲罰!”

宋天銘急忙說道:“葉大師!我和榮譽願意現在就去警局自首,把一切交給法律定奪!”

宋榮譽也連連點頭:“是啊葉大師,我跟我爸這就去自首!這就去!”

葉辰冷笑道:“你們兩個想的倒是很美啊,讓你們倆去自首,還給你們爭取了一個自首的情節,這麼一來量刑的時候自然還會更加寬大。”

宋天銘急忙說:“葉大師您大人有大量,我們就算是有自首情節,至少也要判個十幾年。”

葉辰擺了擺手:“算了,不要去自首了,也冇有必要通過法律途徑解決了。”

宋老爺子一聽這話,開口問道:“葉大師,您這是什麼意思?”

葉辰開口道:“我信不過這對父子,就算是把他們送進監獄,他們將來搞不好還是會威脅到婉婷的生命,所以我想了一個其他的解決方案,既能留住他們的命,又能杜絕他們對婉婷的威脅。”

宋天銘有些緊張的問:“葉大師,您您說的解決方案是什麼”

葉辰朗聲道:“宋天銘,我打算把你們爺倆遠遠的送出去,送你們去一個陌生的地方,讓你們以後都不能再回來。”

宋天銘和宋榮譽在聽到這話的時候,腦子裡不約而同在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魏家那對父子

因為得罪了葉辰,那對父子到現在還在長白山腳下。

今年冬天特彆冷,長白山腳下的氣溫都在零下二三十度甚至更低,真不知道那對父子到現在是怎麼挺過來的。

一想到長白山腳下那艱苦惡劣的環境,宋榮譽便哭著說:“葉大師,我求求您高抬貴手,讓我們去坐牢吧,我們真的不想去長白山那個天寒地凍的地方”

葉辰冷笑道:“放心,我不會讓你們去長白山的,我對你們自有彆的安排。”

說罷,他朗聲道:“老陳,你進來一下。”

門外,陳澤楷立刻邁步進來,恭敬的問:“葉大師,您有什麼吩咐?”

葉辰開口道:“老陳,我聽說你之前在非洲投資過一個鑽石礦?”

“對。”陳澤楷點點頭,說:“我確實投了一個鑽石礦,那個鑽石礦就在非洲的塞拉利昂。”

葉辰問他:“那邊的環境怎麼樣?”

陳澤楷笑道:“那個鬼地方在西非,是世界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連續多年穩居全球倒數第一,窮到你根本無法想象”

“而且那個鬼地方的氣候條件也非常差,屬於熱帶季風氣候,常年氣溫都非常高,最高氣溫40度以上,最低氣溫也有15度,又濕又熱,據說男人的褲腿裡,十個有八個生濕疹,而且那個鬼地方,蚊蟲肆虐,充斥著各種傳染病,要不是那個地方還有點鑽石礦,怕是早就完犢子了!”

宋天銘和宋榮譽聽到這裡,已經嚇得渾身發抖。

葉辰一臉笑意的說道:“照你這麼說,這個塞拉利昂還真是一個發配流放的好地方啊!”

說罷,他指著宋天銘、宋榮譽父子,笑著說:“這樣吧老陳,你把這對父子連夜送去塞拉利昂,安排到你那個鑽石礦上,讓他跟當地的工人一起去河裡撿鑽石,管吃管住,但是絕對不要給他們發一分錢的工錢,另外他們的吃住條件,一切都跟當地工人一模一樣,同時派人盯緊他們,讓他們未來二十年內,絕不能再回來,至於二十年後能不能回來,就要看他們這二十年裡的表現了。”

這話一出,宋天銘和宋榮譽幾乎昏厥。

宋天銘哭著說:“葉大師,葉大師您饒命啊!塞拉利昂那個鬼地方,我們爺倆去了,最多幾個月就會死於痢疾,或者其他傳染病,這還不如直接把我們槍斃了算了。”

陳澤楷笑道:“宋先生不必擔心,雖然非洲那邊的自然和人文條件確實很落後,不過我們這些在非洲投資的中國企業家還是非常人性化的,我們在每一個工地都配備了專業的醫生,常備藥物也非常充足,絕對能保證你的健康。”

宋榮譽大聲哀嚎道:“我不要去非洲,我不要去塞拉利昂,我不要去那種鬼地方挖鑽石!求求你們,把我送去監獄吧!我是犯罪分子,讓法律製裁我吧,求求你們了”

宋天銘這時也不斷哀求道:“葉大師,求您行行好,讓我們去自首吧!”

葉辰冷笑一聲:“你以為你們還有選擇的權力?簡直是癡人說夢!”

旋即,他看向陳澤楷,吩咐道:“老陳,讓你的手下立刻把他們倆押下去,同時安排飛機儘快送他們倆去塞拉利昂,最好下午就出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