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1033章 談判遇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1033章 談判遇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033章談判遇阻

香榭麗的溫泉彆墅,整體的居住體驗,比湯臣一品要好得多。

這裡位於風景秀美的半山腰上,不但風景絕佳,而且更重要的是,這裡十分靜謐,彆墅與彆墅之間的距離也很遠,私密性做的非常到位。

除此之外,香榭麗的溫泉彆墅,雖然總價差不多也就是湯臣一品的一半左右,但其實從建築麵積、庭院麵積上來看,都要比湯臣一品那套彆墅大得多。

市裡的房價很貴,主要是貴在地價上,香榭麗這邊位於郊區,所以地價要比市裡低處許多。

蕭初然很喜歡這裡的環境,對她來說,已經很久冇有機會體驗這種輕鬆安靜的生活。

所以,一家人便乾脆決定,趁著過年的假期,在這裡多住上幾天,好好的放鬆一下。

董若琳一直在竭力邀請蕭初然和葉辰去燕京做客,但是蕭初然還在猶豫,她覺得,去燕京免不了又要來回折騰,而且彆人家就算再怎麼好,住在彆人家裡也遠不如住在自己家裡舒服自在,所以也就有些遲疑。

大年初二這天,葉辰一家還在溫泉彆墅享受假期的時候,宋婉婷已經開始在東京,與新日鐵的高層進行會晤。

宋家這一次涉足鋼鐵製造,是宋婉婷三思之後的慎重決定。

鋼鐵行業是現代工業發展的基礎,無論是輕工業還是重工業以及軍工業,都離不開鋼鐵產業的支撐。

宋家早先在鋼鐵行業裡麵就有涉獵,隻是一直冇有抓住機會做大做強。

現在,宋婉婷接手宋家,希望能將宋家的產業規模,整體拉高一個台階,所以她便決定,重金押注鋼鐵企業。

具體的打算,就是在距離金陵不太遠的長江下遊城市海城,建立一個專注特種鋼材冶煉的鋼鐵企業。

海城,也就是李泰來所在的城市。

李泰來雖然是海城首富,但他主攻的方向是房地產以及配套的商業開發,與萬達集團的發展方向以及產業形態高度相似。

而海城,因為是長江的下遊城市,距離出海口更近,所以航運也十分方便,從巴西以及澳大利亞采購的鐵礦石以及鐵礦砂,可以經過萬噸級的散裝貨船,輕鬆運抵海城。

鋼鐵產業最重要的一環就是運輸,鐵礦石用量巨大,所以一定要有航運條件作為支撐,才能最大程度降低成本,這也是為什麼幾乎所有的大型鋼鐵企業,都建立在沿海城市,以及沿江城市的主要原因。

宋家很多年前就在海城投資過一塊麪積很大的工業用地,剛好可以用來建設工廠,所以現在宋家唯一欠缺的,就是一個有強大研發能力、有大量鋼鐵專利的合作夥伴。

於是,宋婉婷便把合作目標定為了日本的新日鐵。

她決定像汽車企業一樣,采取合資的方式,引入新日鐵在鋼鐵企業的尖端技術。

一汽大眾、廣汽本田、長安福特,基本上都是采用了這種合資的思路,這些企業經過二三十年的合資發展,也確實取得了非常傲人的銷售成績。

新日鐵對這個合作也非常感興趣,再加上宋家有實力、有地皮、還有一定的鋼鐵產業從業經驗,對新日鐵來說,也是一個非常好的潛在合作對象。

所以雙方一拍即合,剩下的便是合作細節的討論與製定。

宋婉婷的想法,是宋家持股51%,新日鐵持股49%,但是新日鐵的想法卻是由他們持股51%,宋家持股49%。

彆看隻是這麼細微的一點比例差距,但它卻決定了一家公司究竟誰說了算。

達到51%的股東,就是毫無疑問的最大股東,在公司的具體事項上,有著說一不二的絕對權力。

一旦將這個控股權交到新日鐵的手上,那宋家在這次合作中就會喪失一切主導地位。

談判桌上,雙方就這個問題來回拉鋸,但誰都不願意後退一步。

宋婉婷對新日鐵的高層說:“諸位,我們這次合作,參考的就是汽車行業一貫的合作模式,在我們國內,本土汽車企業,和海外汽車企業成立合資公司的行規就是本土企業持股51%,海外企業持股49%,畢竟企業是在我們國內成立的,也理應由我們來控股,這一點還望貴公司能夠理解!”

負責與宋婉婷洽談的,是新日鐵的副董事長,全名橋本近先,是新日鐵核心管理層中的一員。

橋本近先今年四十歲,在日本這個極其重視資曆的社會,他能夠這麼早就爬到核心管理層,可以說是非常右手腕的一個人了。

此時他看著宋婉婷,微微笑道:“宋小姐,我知道你說的汽車產業的那種合作模式,但是,那種模式並不適合新日鐵跟您的這次合作。”

宋婉婷表情平靜的說:“橋本先生,到底哪裡不適合我們之間的合作呢?在下願聞其詳。”

橋本近先笑著說道:“首先,汽車產業的頭部企業太多了,光是日本就有豐田、本田以及日產,德國有寶馬、奔馳、奧迪以及大眾,美國有通用、福特、克萊斯勒,意大利那些法拉利、蘭博基尼、瑪莎拉蒂就更不用說了,在這種競爭對手眾多的情況下,難免會出現同行相輕的情況,大家經常會為了中國市場相互壓低報價”

說到這裡,橋本近先表情一凜,認真道:“但是,鋼鐵產業的頭部企業一共就這麼幾家,世界十大鋼鐵企業裡,有一半是靠產量大才上榜的,真正擁有特種鋼鐵核心技術的企業,一共就那麼三四家,全日本也隻有我們新日鐵這一家,你們中國有句俗話,叫‘物以稀為貴’,宋小姐為了我們新日鐵這麼稀有的合作夥伴,多犧牲一些利益也屬正常!”

宋婉婷遲疑再三,開口道:“橋本先生,關於股權,我確實不能再退讓了,宋氏集團在這次的合作中必須持有51%的股份,不過作為對新日鐵的補償,我們可以在收益權上,給新日鐵一定的傾斜,將來我們合作產生的所有淨利潤,新日鐵享有51%的淨利潤收益權,您看這樣如何?”

橋本近先不假思索的搖了搖頭,認真道:“宋小姐,股權問題,我們不會做任何讓步,如果我們願意在這一點做出讓步的話,我們早就跟貴國的其他鋼鐵企業深度合作了,又怎麼會等到今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