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蕭初然葉辰有聲 > 第1026章 你受苦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初然葉辰有聲 第1026章 你受苦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026章你受苦了!

葉辰看著那張照片,思緒不免又回到多日之前,京都那個大雪紛飛的夜晚。

就是在那場大雪之下,自己救下了伊藤菜菜子,也手欠的救下了蘇知非和蘇知魚。

想到這,他在心中歎了口氣,回覆菜菜子:“謝謝,也祝你新春快樂!”

關於菜菜子說的京都下雪的事情,葉辰冇有做任何迴應。

他知道,自己不該與菜菜子有太多情感交流。

當初,自己是覺得她不該一生被秦傲雪給她帶去的傷害所困,所以想治好她。

現在,她已經痊癒,自己又救了她的命,按理說,已經完全兩清了。

若是再牽扯太多,隻怕會節外生枝。

葉辰自己也清楚,那些喜歡自己的女人,自己可能給不了她們什麼交代,菜菜子也是一樣。

所以,還是適當的保持一些距離,也算是對她人負責。

伊藤菜菜子果然是個天資聰穎的姑娘,她從葉辰的回覆中,就能看得出葉辰內心的想法。

所以,她便給葉辰回覆了一句:“葉辰君現在一定在跟家人共度佳節,菜菜子便不多做打擾了!再次祝君節日快樂!”

回完這句話,她的心裡卻十分傷心。

她知道今天是中國人的傳統佳節,而且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節日,所以纔給葉辰發微信祝福。

同時,很巧的是,她這兩日剛好陪父親來京都修養,剛好今晚京都下了一場大雪,她便立刻想到葉辰如神兵天降的那晚。

想到那天晚上,她便愈發想念葉辰。

於是,便也藉著新春祝福的機會,將京都的大雪分享給他。

但冇想到的是,他竟然冇有迴應半個字。

雖然心裡很失落,但伊藤菜菜子還是可以理解,她知道葉辰是有婦之夫,就算自己再喜歡葉辰,葉辰也還是要跟自己保持一定的距離。

於是,她收起手機,一個人坐在院子邊的木製台階上,望著紛紛而落的大雪出神。

截掉雙腿的伊藤雄彥,這時候操控著電動輪椅,緩緩靠近。

輪椅的聲音,竟然冇有驚動伊藤菜菜子。

隻是因為,此時的她,腦子裡所有的注意力,都不在眼前與身邊的一切之上,而是在遙遠的葉辰身上。

伊藤雄彥見女兒望著大雪出神,不由歎了口氣。

自己的女兒,自己焉能不理解?

伊藤雄彥早就看出來女兒對葉辰心有所屬並且一直念念不忘,見她如此,也不免有些心疼。

於是,他咳嗽一聲,開口喚了一聲:“菜菜子。”

伊藤菜菜子這纔回過神來,有些窘迫的說:“父親大人,您怎麼出來了?”

伊藤雄彥微微一笑,說:“看你半天也不進去,所以出來看看你。”

伊藤菜菜子急忙說:“那咱們還是回去吧,外麵挺冷的,彆凍著您。”

“不要緊。”伊藤雄彥笑著說:“菜菜子,有些事情,不可強求、更不可急求,要徐徐圖之。”

伊藤菜菜子慌忙掩飾道:“爸,您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伊藤雄彥笑道:“葉辰是個好男人,而且難得的是能力也非常強,這樣的男人,值得你多等幾年。”

伊藤菜菜子登時羞紅了臉。

但是,她並冇有立即否認,更冇有當場跑開,而是雙手並於身前,深深鞠躬道:“父親大人,菜菜子知道了!”

伊藤雄彥欣慰的笑了笑,說:“我老了,吹一點冷風就感覺受不了,我先回去休息了,你也早點睡吧。”

伊藤菜菜子忙道:“父親大人,我送您吧!”

伊藤雄彥擺了擺手:“不必了,你喜歡沉思,就再沉思一會吧。”

說罷,自己控製著電動輪椅,原地轉了半圈,慢悠悠的回了自己的房間。

伊藤菜菜子看著父親的背影在走廊儘頭處消失,感覺自己的臉上還是帶著灼熱的溫度,於是便將雙手輕輕覆蓋在厚厚的積雪上,緊接著,有用雙手捂住了臉。

冰冷的雙手讓臉頰的溫度降下不少,也讓伊藤菜菜子的內心深處,漸漸歸於平靜。

片刻之後,她再度伸出手,用手指在積雪上,寫下了兩個漂亮的漢字,這兩個漢字,便是葉辰的名字。

隨後,她雙手托著下巴,看著雪花一片一片落在那兩個漢字之上,直到那兩個漢字越來越模糊,最終消失不見。

這一刻,她才緩緩站起身來,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與此同時。

與京都僅有幾十公裡之隔的日本大阪。

一個獨臂的女人,在幾名日本自衛隊士兵的帶領下,來到了位於大阪的自衛隊駐紮地。

這個獨臂女人姓何,是國內四大古武世家何家的嫡女。

她,便是蘇若離的生母,何英秀。

由於日本的時差比國內快一個小時,所以此時此刻的大阪,已經是夜裡十點。

何英秀在士兵的帶領下,通過嚴苛的安檢之後,才終於進入自衛隊駐紮地。

隨後,士兵帶領她從一棟建築內,乘坐高速電梯一路向下。

高速電梯在地下五十米深的位置停了下來。

這裡,便是大阪自衛隊的三防地下基地。

民用說的三防,是防水、防塵、防摔。

而軍事上的三防,指的是防核武器、防生化武器以及防化學武器。

所以,這個三防基地,是自衛隊在大阪防守最嚴密的區域。

現在,這個三防基地又派上了其他用場,包括蘇若離在內的蘇家五十餘名高手全部關押在此,這裡守備森嚴,可以有效的防止他們越獄。

何英秀被帶進來之後,便直接被安排進了一個密閉的房間內。

這個房間的鐵門,足有二十公分厚,比銀行的金庫還要結實的多。

待她在房間內坐下之後,一名日本士兵低聲提醒她:“人一會就到,你們隻有五分鐘時間。”

何英秀急忙點點頭,認真道:“謝謝!”

那士兵冇再說話,轉身離開房間,一分鐘後,一個手腳都戴著金屬鐐銬的年輕女子,便在兩名士兵的帶領下走了進來。

這名年輕女子神色帶著幾分陰鬱,眼神也滿是冷峻之色。

可是,在她進到房間之後,那冷峻的雙眸立刻驚訝的瞪了起來,隨後,兩行熱淚滾滾而落。

她看著眼前同樣無聲流淚的何英秀,哽咽的喊了一聲:“媽”

何英秀快走兩步,單手將她抱在懷中,一邊輕輕撫摸著她的後腦勺,一邊疼愛無比的說:“若離,你受苦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