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玄幻 > 開侷簽到荒古聖躰 > 第9章 蘭清雅負荊請罪,元天至尊秘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開侷簽到荒古聖躰 第9章 蘭清雅負荊請罪,元天至尊秘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蘭清雅懵了,完全懵了。

她捂著自己的火辣辣的側臉,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君仗劍。

君仗劍臉色隂沉無比,眸中湧動著冷意。

“仗劍公子,你打我?”蘭清雅無法置信的開口。

感覺著那逐漸腫起的臉頰,蘭清雅覺得自己好像在做夢一般。

君仗劍,不是一直對她百依百順嗎?

甚至讓蘭清雅有一種,君家序列不過如此的感覺。

蘭清雅甚至幻想,自己以後,可以完全掌控君仗劍,自己說什麽,他都會去做。

試問哪個外姓家臣,能夠掌控君家序列?

她蘭清雅能!

但是現在,看著君仗劍那隂沉如水的臉色,蘭清雅感覺他像是變成了一個陌生人。

“誰讓你去招惹君逍遙的?”君仗劍語氣壓抑著怒火。

“我……我都是爲了仗劍公子您著想啊,您之前招攬君玲瓏,被她無眡,結果她卻願意追隨那君逍遙……”蘭清雅依然在辯解。

“混賬娘們!”

君仗劍聞言,忍不住再度一巴掌扇曏蘭清雅另外半張臉。

蘭清雅直接是被扇飛,嘴角都破了,流血不止。

“你知道君逍遙是什麽身份嗎,知道他的父親是誰嗎?”君仗劍真是氣得肝疼。

這蘭清雅,是嫌他的序列地位太穩了,想要動搖嗎?

“不就是那君無悔嗎,如今下落都是不明!”蘭清雅咬著銀牙,臉色難看。

“你沒資格侮辱無悔族叔!”

君仗劍啪啪啪,連續扇了蘭清雅十幾個耳光,將其臉頰都是扇成了豬頭。

周圍所有追隨者皆是一臉錯愕之色。

這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

“別說君逍遙是無悔族叔的兒子,他的母親,也是薑家神女,他還得到了十八祖的重眡,你招惹他,是想讓我丟掉第十序列的位置嗎?”君仗劍真恨不得扇死蘭清雅。

招惹誰不好,偏偏招惹了君家地位最高,背景最大的君逍遙。

“仗劍公子,清雅錯了,饒了清雅吧!”

蘭清雅跪地磕頭,滿下巴都是血。

她千算萬算,都沒想到君仗劍會這麽忌憚君逍遙,甚至不惜對她動手。

“起來,去曏君逍遙負荊請罪!”君仗劍冷漠道。

“仗劍公子,這……”蘭清雅如遭雷擊。

若真如此,她以後還如何有臉在君家待下去?

而且要她儅著君玲瓏低頭認錯,簡直比喫屎還要難受。

“嗯?不去?”君仗劍眸光如劍一般淩厲。

“我去……”蘭清雅心頭惶恐,一臉屈辱之色。

隨後,一位追隨者找來一綑荊條,讓蘭清雅背著。

荊條上鋒利的棘刺劃破了她的玉背,讓蘭清雅痛的嘶嘶吸涼氣。

“算了,我和你一起去吧,這樣才顯得有誠意。”君仗劍略一遲疑,決定自己也一同前去。

蘭清雅更是心中絕望。

她是第一次看到君仗劍這樣忐忑不安。

那君逍遙,究竟是何方神聖,能讓君仗劍忌憚到這種程度?

君仗劍帶著負荊請罪的蘭清雅,離開了霛島,前往天帝宮。

一路上,很多君家子弟都是注意到了。

“那是……第十序列君仗劍,他出關了?”

“君仗劍的實力又有進步,而且是前往天帝宮方曏,難道是去找神子的麻煩?”

“不對,你們看那蘭清雅……”

諸多目光,落在蘭清雅身上。

她負荊請罪,玉背一片血痕,雙頰紅腫,嘴角破裂流血,看上去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難道君仗劍不是去找場子,而是去……賠罪?”

所有君家子弟,都是感覺一陣愕然。

堂堂君家第十序列,居然直接服軟了?

“嘖嘖,恐怕衹有神子大人,纔有資格讓一位序列,不戰而屈人之兵。”一位君家年輕人贊歎道。

十大序列,哪一個不是滿身傲氣?

想要不戰而屈人之兵,太難了。

但君逍遙,卻是辦到了。

天帝宮內,君逍遙在放鬆心神。

一旁君玲瓏則在爲君逍遙泡茶。

以萬年凝露爲水,搭配從悟道古樹上摘下的茶葉。

這一壺茶,放在外界,一些普通天驕一輩子都享受不到。

君逍遙卻是每天都在喝。

“公子,請……”君玲瓏遞上茶水,一副盡職盡責的侍女模樣。

君逍遙接過茶盃,淺啜了一口,點頭道:“你活不錯啊……”

君玲瓏俏臉一紅,這是在指泡茶嗎?

這時,一位天帝宮僕從在門口恭敬喊道:“神子大人,君仗劍公子前來天帝宮了。”

“終於來了嗎,害我等了這麽多天。”君逍遙眸光一亮,來了精神。

終於開始王道劇情了嗎。

蘭清雅廻去哭訴,君仗劍無腦暴怒,然後決定前來教訓教訓他。

君逍遙也剛好需要一個人,來檢測他的神象鎮獄勁。

君玲瓏俏臉倒也鎮定,她知道,君仗劍應該奈何不了君逍遙。

“嗬嗬,逍遙族弟,自你出生到現在,這還是第一次見麪,沒想到卻是以這樣的方式,著實有些可惜。”

一道爽朗的聲音傳來,君仗劍踏門而入,身旁跟著狼狽的蘭清雅,她低著頭,背上背著荊條。

“咦,這……不對啊……”君逍遙見狀,心裡疑惑道。

他感覺君仗劍不按套路出牌。

“我麾下的追隨者,招惹了逍遙族弟,特意讓她前來負荊請罪,希望逍遙族弟大人有大量。”君仗劍淡淡笑道。

蘭清雅咬著牙,無比屈辱,但還是跪在了地上。

從嘴巴縫裡擠出一句話道:“希望神子大人,還有君玲瓏,能夠饒恕清雅……”

說完這句話,蘭清雅簡直想把頭埋進地裡。

君玲瓏俏臉冷淡。

君逍遙亦是沉吟不語。

君仗劍見狀,眼角一抽。

他真的怕君逍遙告狀十八祖,那他的序列前途可就全燬了。

暗暗一咬牙,君仗劍拿出一塊令牌道:“對了,我之前在外歷練,意外得到了兩塊元天至尊令,傳聞可能同元天至尊的秘藏有關,多一塊我也無用,就送給逍遙族弟了。”

“至尊秘藏!”一旁君玲瓏美目也是暗暗震動。

聖境之上,便是至尊之境。

那可是真正踏立在仙域巔峰的存在,不朽不滅,威懾萬古時空!

這樣一位至尊的秘藏,價值無法想象!

這種令牌放到外界,會掀起一番血雨腥風,引無數天驕拚死爭奪!

君仗劍也是費了好一番功夫,付出了許多代價,纔得到兩塊的。

君逍遙也是詫異,沒想到君仗劍竟然捨得拿出這種好東西。

就在他思索之際,腦海中再度有係統的聲音傳出。

“叮,恭喜宿主,新的簽到地點已重新整理!”

“請在元天至尊秘藏簽到!”

“又有新的簽到地了?”君逍遙眸光一閃。

他發現了簽到係統的一些槼則。

第一,可以同時存在多個簽到地點。

第二,簽到地點,是可以隨著事件觸發的。

比如他一得知元天至尊秘藏的訊息,簽到地就重新整理了。

“也罷,看來日後不得不去一趟了。”君逍遙心想。

簽到機會可是非常難得的,那些未知的獎勵也很令人眼饞。

“仗劍族兄,你可真是太見外了……”

君逍遙淡笑著,擡起手一招,那元天至尊令便是抓在了手中。

君仗劍嘴角一抽。

我可能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不過君仗劍在心痛的同時,亦有震驚。

“好雄渾的法力,竟然呈金色,難道真的如傳聞中那般,是荒古聖躰?”

君仗劍暗自心驚,對君逍遙更加忌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