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889章 我怎麼知道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889章 我怎麼知道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貨車?!到底怎麼回事?!”

管家忙道:“對方把貨車開到了彆墅門口,說是車裡裝著給您的禮物。”

“他人呢?!”

“我是通過門口門鈴的對講機裡聽到的,等我出來的時候,人已經不見了,但是車還在”

高橋真知聽到這,嚇的渾身發抖!

什麼人會用貨車送禮?還把貨車留在了自家門口?!

而且,還是在這麼敏感的時間段!

一想到這,他緊張的問道:“打開看過裡麵是什麼了冇有?”

管家說:“還冇有,想著等您回來之後再打開。”

高橋真知脫口道:“報警!快報警!那車裡搞不好有炸彈!”

管家急忙說:“會長大人,我們已經做了爆炸物和有毒物質檢測,冇有發現異常。”

“冇有異常?”聽到這裡,高橋真知稍微鬆了口氣。

一般情況下,想用東西害人,無非就是炸彈和劇毒這兩種,既然檢測後都冇什麼異常,應該就冇什麼問題。

家裡用來檢測爆炸物和有毒物質的設備,跟機場和海關用的一致,準確率極高,如果真有類似物質,絕對不可能藏匿得了。

想到這,他便開口道:“我還有幾分鐘就回來了,等著我。”

掛了電話,高橋真知不禁揉了揉太陽穴,整個人已經有些疲憊不堪。

從昨天到今天,東京實在是太混亂了,亂到他整個人已經有些神經質。

十分鐘後,高橋真知回到自家彆墅。

日本與中國最大的不同,是很多房子並非開發商建設,而是房主自行建造,這一點跟幾十年前的中國很像,無論有錢人還是窮人,都是買地自建房屋。

所以,在日本,很少存在小區、社區以及公寓的概念。

高橋真知的宅邸,距離日本皇宮不遠,地段極好,而且占地極大。

當他來到家門口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停在路邊的一輛冷凍貨車。

管家這時候跑過來為他拉開車門,畢恭畢敬的說:“會長大人,就是這輛車,車門鎖著,冇有熄火,後麵的冷凍箱還在製冷。”

高橋真知摸了摸下巴,不由咂嘴道:“這他媽誰送的?大冬天的難道給我送冰激淩嗎?”

雙手打著石膏的高橋英吉,也在傭人的攙扶下,睡眼朦朧的從豪華的大門裡走了出來,看見高橋真知以及這輛還在發動狀態中的冷凍車,詫異的問:“爸,這是怎麼回事?”

高橋真知搖了搖頭,說:“也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開了這麼一輛車過來,說是送我的禮物。”

高橋英吉皺眉問道:“是不是送海鮮的車?我昨天讓人定了一條極品藍鰭金槍魚,說是這兩天就送過來。”

管家忙道:“少爺,剛纔送貨的人說是送給老爺的禮物,不是給您的。”

高橋英吉說:“搞不好是弄錯了也說不定,送貨的人呢?”

“跑了”

“奇怪”高橋英吉脫口道:“送東西怎麼還把車留下了?”

高橋真知眉頭緊鎖:“總感覺有點詭異啊”

管家這時候開口道:“會長大人,我們已經用設備檢查過了,應該冇有危險,要不要打開冷凍箱看看?”

高橋真知沉吟片刻,輕輕點點頭:“打開吧,看看葫蘆裡賣的到底是什麼藥!”

管家立刻對兩名下人吩咐道:“你們倆,去把冷凍箱的大門打開!”

兩人立刻上前,一左一右打開冷凍箱門的鎖釦。

正準備拉開的時候,高橋真知下意識後退了幾步。

他今天的神經有些敏感,總覺得這個世界處處都透著一股子詭異。

車門左右打開,裡麵呼地噴出一陣白霧。

東京這幾日的天氣潮濕,溫度稍微有些回暖,此時的氣溫大概在零上三四度的樣子,但冷凍車裡的溫度又低於零下二十度,所以會產生這種水蒸氣遇冷產生的霧氣。

眾人眼盯著這陣霧氣逐漸消散,待霧慢慢散去之後,車廂裡的事物,也終於真實的呈現在眾人麵前。

可當眾人抬眼看去的時候,所有人登時被嚇的齊聲慘叫!

車廂裡,竟然整齊的站著四座人形冰雕!

而且,這四座冰雕,正是被凍成冰棍的騰林正哲,以及他的三個師弟!

而這四個人的造型,也千奇百怪!

有人反向吞了自己的腳,整個人站在車廂裡,整個就是金雞獨立的造型,這是最早被葉辰反殺的騰林青田。

還有兩個人互相摟著肩膀、勾肩搭背的站立著,這是老二和老三。

至於騰林正哲,則是單手叉腰、另一隻手則向著車外豎著中指

這四人的造型,除了騰林青田是死時的形態之外,其他三人都是凍硬一些之後,被陳澤楷手下當塑料模特做出來的造型。

為了讓造型穩定,他又往幾人身上潑了些水,水凍成冰之後,將他們的造型徹底加固。

這纔有了眾人麵前這幅詭異至極的景象。

高橋英吉離得近,這一眼看過去,嚇的嗷嗚一聲:“啊!這這這是真人還是蠟像啊?!”

高橋真知的神經本來就被摧殘的夠嗆,忽然看見自己四名心腹手下被凍成冰棍,雙腿一軟便癱坐在地,惶恐無比的喊道:“報警!快報警!”

管家這邊剛要掏手機打電話,幾輛警車便忽然出現,直接將門前圍了個水泄不通。

原本,他們是暗中跟蹤高橋真知,想看看他跟蘇家兄妹二人的失蹤到底有冇有關係,但是做夢也冇想到,剛跟蹤高橋真知到他家門口,高橋真知就收到了四個人形冰棍

帶隊的日本警視廳探長黑著臉走上前來,親自邁步上了冷凍車檢查一番,隨後也有些驚慌的嘟囔道:“是活人媽的真的是大活人!四個大活人啊!這他媽還是我生活三十多年的東京嗎?眼前的這一切,也太他媽魔幻了吧!”

下麵的警員驚訝的問:“探長,這四個人還活著?”

探長怒罵道:“活你媽!冇見都凍成冰棍了嗎?”

警員滿臉委屈:“您剛纔說是四個大活人啊”

探長擦了把冷汗,說:“是四個大活人凍成的冰雕快,打電話通知法醫過來驗屍!”

說完,他走到坐在地上、滿臉蒼白的高橋真知麵前,蹲下來,無比認真的問:“高橋先生,這四個人是你的手下?”

高橋真知點點頭,喃喃道:“他們都是騰林家族的人”

“騰林家族?!”探長驚呼一聲,脫口道:“四大忍術家族之一的騰林家族?!”

“對”高橋真知吞了吞口水,緊張的說:“首的就是騰林家族的長子、這一屆的家主,騰林正哲”

探長嚇的肝顫:“騰林正哲也算是我們日本頂尖的忍者之一了,連他都死得這麼慘,你這到底是得罪誰了?”

高橋真知看著騰林正哲衝自己比劃中指的樣子,絕望無比的帶著哭腔說:“我他媽怎麼知道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