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881章 原則和節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881章 原則和節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東京安縵酒店。

洗過澡的蘇知魚,在自己的房間裡打開筆記本電腦,再度和哥哥一起,與遠在燕京的蘇守道進行了視頻會議。

兄妹二人將高橋真知的巨大讓步如實彙報給了蘇守道,讓蘇守道大為驚喜。

在蘇守道看來,高橋真知實在是太上道了,不但有乾掉伊藤家族的決心,還有讓利給蘇家、甘心做小弟的覺悟。

這樣的人,可謂是孺子可教。

蘇知魚說:“爸,我們明天會按照事先的約定,與伊藤家族的伊藤雄彥見上一麵,不過我覺得伊藤雄彥已經在這次的合作中失去了競爭力,他不可能給出比高橋真知更好的條件了。”

蘇守道嗯了一聲,笑道:“那就走個過場好了,把表麵工作做完,就可以跟高橋家族簽約了,不過簽約之前,你們還得把日本那幾個大港口跑一趟,考察一下東京、橫濱、名古屋和大阪港的實際運營情況。”

蘇知魚點點頭,道:“這您放心,我和哥已經規劃好時間安排了。”

“那就好。”蘇守道滿意的笑了笑:“冇想到高橋真知竟然願意把分成比例降低到25%,要知道你們爺爺當時的心理價位是30%,最高承受上限是35%,你們直接在他承受上限的基礎上,砍下了十個百分點,等合約簽下來之後,你們爺爺一定會非常高興,也一定會給你們記個大功!”

蘇知非笑道:“爸,如果爺爺真給我們記個大功,那到時候能不能讓他把遠洋航運業務整個都交給咱們家來運營?”

蘇守道笑著說到:“這塊業務,我是一定會向老爺子爭取的,而且我覺得老爺子同意的概率很高,你們在日本好好把合作前的準備工作做好,到時候我會跟老爺子說說,儘量讓他把這塊業務交給你們兄妹倆負責。”

蘇知魚急忙擺手:“爸,我可不想乾啊,讓哥接手就行了。”

蘇守道詫異的問:“怎麼?這麼好的機會,你為什麼不想乾?”

蘇知魚認真的說:“等忙完這件事,我就去美國讀mba了。”

蘇知非忙道:“哎呀姑奶奶,你天資這麼聰穎,還讀什麼mba啊?完全是浪費時間,不如早點回家族裡工作,也能提前鎖定一些資源啊!”

蘇知魚搖搖頭:“學無止境,我可不想這麼早就回來工作,而且我對家族的資源也不是那麼的感興趣。”

蘇守道忙道:“知魚,你年紀也不小了,差不多該考慮婚配的事情了,mba讀起來太浪費時間,還不如趁著兩年時間把婚結了。”

蘇知魚反問:“結婚?跟誰結啊?”

蘇守道說:“你爺爺自然會幫你選擇一個最好的。”

“我不要。”蘇知魚搖搖頭:“如果我讓我爺爺給我選,那我還不如就在東京街頭找一個看得順眼的人隨便嫁了。”

“少說這些混蛋話!”蘇守道怒道:“彆看你爺爺讓你去日本談合作,但他絕不會允許你嫁給一個日本人!”

蘇知魚撇了撇嘴,故意跟蘇守道慪氣說:“誰說要嫁給日本人了?東京街頭也是有很多中國人的好不好,來的路上我就碰到一個,又高又帥,還挺有範兒的,我看他就挺順眼,要不我跟他結婚得了,也比回去讓我爺爺給我選要好的多。”

蘇知非尷尬的說:“你知道人家叫什麼嗎?”

蘇知魚哼哼道:“我就是打個比方,不知道他叫什麼也不要緊,下次見麵我可以問他。”

蘇知非笑道:“估計是冇機會見他了,以高橋真知的性格,一定不會讓他活著離開日本。”

蘇知魚挑眉道:“你怎麼知道高橋真知就能殺得了他?我看那人能耐大得很,高橋真知未必能把他怎麼樣。”

蘇知非搖搖頭,笑著說:“強龍不壓地頭蛇,雙拳就算能敵得了四手,但未必能敵得了四十隻手、四百隻手。”

聽到這話,蘇知魚的表情浮上了幾分凝重。

剛纔說的話,隻是為了氣一氣爸爸,但真想起那個男人的身影,蘇知魚內心還挺為他感到擔心的。

想到高橋真知可能不會輕易放過他,蘇知魚便脫口說道:“下次跟高橋真知麵談的時候我會警告他,如果他敢在合作達成之後,悄悄對那個男人下手,那我就隨時終止合作!”

“胡鬨!”蘇守道厲聲嗬斥:“你作為蘇家的代表,一切都要以蘇家的利益為上,怎麼能讓一個陌生男人影響到蘇家的利益?!隻要我們能拿到高橋真知最大的讓步條款,這個陌生男人的死活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蘇知魚也動了幾分怒氣,據理力爭道:“那個男人是為了救一個同胞小女孩才得罪了高橋家族,我怎麼能眼睜睜讓高橋家族殺了他?”

蘇守道不屑的說:“那高橋家族殺他的時候,你彆看不就行了嗎啊?”

蘇知魚怒道:“爸!你怎麼能這樣?!還有冇有一點原則和節操了?”

“原則和節操?”蘇守道冷聲道:“我的原則和節操,是為了蘇家利益服務的!為了蘇家利益,我什麼原則和節操都可以不要!”

“你”

蘇知魚氣的說不出話來。

這時候蘇知非趕緊打圓場:“爸、知魚,咱們正事還冇說完了,你們倆怎麼還吵上了?”

蘇守道表情陰沉的說道:“行了行了,不扯這些冇意義的,知魚,你讀mba的事情,等你回來之後咱們再商議吧。”

“不用商議了。”蘇知魚麵色十分冷淡的說:“哈佛大學商學院的錄取通知都已經發到我郵箱裡了,八月開學,我五月就走。”

“你這孩子”

蘇守道正想說什麼,蘇知非的手機剛好接到一個電話,打來電話的,是隨同他們一起來東京的一位助理。

對方在微信中說:“大少爺,東京鬆本家族的族長,鬆本良人在酒店前台求見您和大小姐!”

“鬆本家族?”蘇知非皺了皺眉:“就是東京實力排在第三的那個鬆本家族?”

“冇錯!”

蘇知非看向電腦上的視頻會議介麵,開口問:“爸、知魚,鬆本家族的鬆本良人求見,要見一見嗎?”

蘇守道不屑的說:“據我所知,鬆本家族的實力,比高橋家族、伊藤家族要差出不少,我們隻需要在高橋家族和伊藤家族中做一個二選一就可以了,這種垃圾冇必要浪費精力。”

蘇知非便對電話裡的助理說:“拒了那個鬆本良人吧,就說我已經休息了,不見客。”

蘇知魚這時開口道:“哥,要不還是見一見吧,這個鬆本良人還是有些本事的,能靠一己之力,把鬆本家族帶起來,確實不簡單,而且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人家一個家族的族長親自找到酒店來求見,這已經把身段放得很低了,咱們要是連見都不見,多多少少有些說不過去。”

蘇守道這時候開口道:“知魚,你做事喜歡多考慮,這一點很好,但你也不能什麼都考慮得這麼多,這樣會過猶不及!如果你今晚見了這個鬆本良人,明天或許東京排名第四、第五甚至第四十、第五十的家族都會一窩蜂的來酒店要求見你們,你應付得過來嗎?”

“這個”蘇知魚一下子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蘇守道便繼續道:“行了,這件事還是聽你哥的,拒了吧。”

蘇知魚隻好點了點頭:“好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