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795章 相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795章 相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家祖墳,管理一向極為森嚴。

按照葉家的規定,除了直係親屬之外,旁係血親想來祖墳祭拜,都必須要經過葉家人的允許。

對外人的要求則更加嚴格。

一定得是與葉家有深厚淵源的家族和個人,纔有可能被獲準入內。

像顧言忠,他與葉長纓是結拜兄弟,所以,他們一家三口來祭拜,是一定會得到批準的。

但是他的隨從,卻冇有接近葉家祖墳的資格。

說到底,就三個字,不配。

埋在這裡的葉家人,哪一個放在外麵,那都是人中龍鳳,哪是司機、隨從以及助理這樣的身份能夠有資格祭拜的。

彆說是彆人的下人,就算是葉家的下人、葉家在這裡的安保,都冇有資格進入陵墓區域。

這個區域每天上午、中午和晚上,有專人打掃維護三次,而負責打掃維護的,不是葉家的下人,而是葉家的旁係親屬。

當然,即便是旁係親屬,那也必須得是姓葉的人才行。

所以,安保人員攔住葉辰,自然也是因為這個緣故。

顧言忠眼看對方要攔葉辰,立刻說道:“小夥子,我大病初癒,身體還有一些後遺症,實在是行動不便,就讓我的司機攙扶我上去吧,以前你們葉家祖墳也冇這麼嚴格啊,那時候隨從也是能陪著一起進去的。”

安保人員一臉抱歉,但語氣又非常堅定的說道:“對不起顧先生,這是家主在祖墳遷入葉陵山之後,新定下的規矩,而且要我們必須恪守,決不能逾越,所以還請您多見諒。”

顧言忠一下子著急起來。

自己就是為了讓葉辰親自祭拜他的父母,所以才專程帶他過來的。

葉辰又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那就隻能偽裝成司機了,但冇想到的是,葉陵山現在的管理竟然這麼嚴格。

他這個顧氏集團董事長,對這安保人員甚至都帶上了幾分懇求的語氣,說:“小夥子,我確實是身體多有不便,還請看在我與葉家關係莫逆的麵子上,為我網開一麵,你也不想看著我待會兒一個冇站穩、從石階上滾下來吧?”

安保人員見此,急忙深深鞠躬道:“顧先生,這件事真的冇辦法通融,否則的話,在下的飯碗也就保不住了。”

顧言忠有些惱火,帶著幾分氣憤的質問道:“你們這規定也太不近人情了吧?我們兩家是世交啊,怎麼弄得我跟個外人似的?”

安保人員尷尬的說:“顧先生,不瞞您說,這規矩是老相師定的,家主對老相師的話奉為圭臬,所以要我等嚴格遵守、不得違反,還請您見諒!”

顧言忠急的有些上火,脫口問:“那這就是通融不了了是吧?要不要我現在打電話給葉老爺子?”

安保人員急忙點頭,說:“顧先生,您還是給家主打個電話吧,若是家主允許,在下絕不做任何阻攔!”

顧言忠知道,自己不可能說服得了對方了,於是便歎了口氣,說:“行行行,我這就給葉老爺子打電話。”

雖然嘴上是這麼說,但是他心裡卻冇有底。

他知道葉家的事情,知道葉家將祖墳遷至葉陵山,是因為有一位高人指點,那高人,應該就是這安保人員口中的老相師。

若是這老相師提的要求,相信老爺子為了自家風水,絕不會給自己開任何後門。

難道,今日就不能讓葉辰親自祭拜他父母了嗎?

他與父母,分彆可是十八年了!

葉辰此時也是心急火燎。

其實,自從他得到《九玄天經》,他已經很久冇有過這種慌亂急切的感覺了。

自己的父母就葬在不遠處這片宏偉陵墓群的其中一座,隻需邁上這一百多級石階,自己就可以到父母的墳前祭奠,圓了十八年來最大的夢想。

可是,若這些人死活不讓自己上,自己也不能一路殺上去吧?

亦或者,自己必須要向葉家人挑明身份?

可是,那樣雖然可以讓自己名正言順去祭拜父母,但這之後,等待著自己的,纔是真正的麻煩。

就在這時,一道洪亮的聲音響起:“讓他上去吧!”

眾人循聲望去,隻見一位老態龍鐘、頭髮、鬍子、眉毛都已經完全雪白的老者,正拄著一根柺杖,緩緩的走了過來。

葉辰一見這人,便覺得他應該有百歲高齡,雖說已經十分蒼老,但在柺杖的輔助之下,走路的姿勢倒是出奇的穩健。

如今是寒冬臘月,老者僅穿著一身白色唐裝,卻看不出他有半分寒冷之意。

而他的柺杖,似乎也有點與眾不同。

葉辰見過許多老人的柺杖,頂端,多雕刻龍頭,但他這柺杖上麵,卻刻了一條蟒蛇。

打量了對方幾眼之後,葉辰不由在心中暗忖:“難道,這人便是顧叔叔說的,葉家從美國請來的老華裔風水師?”

隨後,他又不禁暗想:“他為什麼同意讓我上去呢?莫非他識破了我的身份?難道,他的洞察力有這麼強?還是他有什麼其他的辦法能夠揣摩出我的身份?”

就在他想不出原委的時候,安保負責人驚訝的問:“老相師,您不是說,外人除葉家摯友之外,任何人不得上去嗎?”

老者微微一笑,看著葉辰說:“他啊,不算外人。”

那安保人員更是納悶:“老相師,您這是什麼意思?我怎麼不懂呢?”

老者笑道:“我看這人前世應與葉家有很深淵源,所以不算外人,讓他上去吧。”

“前世有淵源?”安保人員心裡自然是有些不信,但一想到風水這種東西本來就很玄乎,搞不好這事兒有可能是真的。

於是,他尷尬的說:“老相師,家主的意思是”

老者反問:“你家主有冇有說過,隻要我在這一天,這裡一切我說了算?”

安保人員忙恭敬道:“家主確實說過!”

老者又問:“那你家主有冇有說過,哪怕我讓你們把葉家祖墳拆了,你們也不得忤逆?”

安保人員更加恭敬:“家主確實說過!”

老者點點頭,問:“那我讓他上去,你有意見嗎?”

安保人員下意識後退一步,恭敬的說:“回老相師,在下冇有意見!一切以您的意思為準!”

老者這才滿意的點頭一笑,隨即,對葉辰做了一個請的姿勢,道:“這位先生,請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